--------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10-25

【PK】杯 END

龟梨和也喜欢收集杯子,喜欢到变态的地步。他的家里有整整一面的墙的壁橱是专门用来放他那些杯子的。还有部分杯子在装修的时候用在了家里的装饰上,比如他的茶几的底座是用25个杯子粘叠的,比如吧台上的水晶灯是用1000个小酒杯摆放出来的,再比如那用木质茶杯改造出来的CD架。总之龟梨和也对于杯子的喜爱已经达到了痴迷的地步。
赤西仁经常都说,龟梨和也那疯狂的爱好完全是被山下智久给培养出来的。
山下智久是一个自由摄影师,经常性的去到世界各地拍摄,每次回来他给龟梨和也的礼物永远都是杯子。
去中国瓷都的时候,带回来的是青花瓷杯;
去法国的时候,带回来的是水晶杯;
去国的时候,带回来的据说是世界上最大号的啤酒杯,然后现在这个杯子里养着一群漂亮的热带鱼。
其他的还有什么用动物的头骨打磨成的杯子,用火山灰融合成的杯子,用报纸压制出的杯子,用冰块雕刻出的杯子等等等等稀奇古怪的杯子。其中最最古怪的是用山下的牙齿钻成的杯子,那个所谓的杯子现在挂在龟梨的脖子上。
认识龟梨的人都知道,去到龟梨的家进门前最好买上一瓶水,因为虽然龟梨和也家有那么多的杯子,但是永远都没有你的那一个。
他能够在喝牛奶的时候用光滑的直筒杯,喝咖啡的时候用金边的咖啡杯,喝红酒的时候用质地良好的高脚杯,甚至于他专门为了每一种茶准备了一个相对应的茶杯。但他就是没有准备给他以外的人用的杯子。就连山下在每个休息日回到自己与龟梨的家的时候都不得不买上大量的纸杯供自己使用,因为在龟梨的理念里,出现在他家范围内的只要不是一次性的纸杯的杯子都是属于他的杯子。而山下也热于支持恋人这小小的执着。
最近龟梨迷上了陶艺,整天整天的泡在陶吧里,完全的把自己的酒吧扔给了上田龙也等人,惹得上田总是嗷嗷,“迟早这酒吧得姓上田。”
结果人家根本不在乎,而且完全把这日进斗金的酒吧当成了烫手的山芋,“你要喜欢你拿去好了。”依旧故我的每天钉在陶吧里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
因为身体不好,龟梨总是小心的被人照顾着。山下在家的时候山下照顾,山下不在的时候上田照顾。结果当上田被酒吧的生意绊住脚步的时候,龟梨在陶吧里发起了高烧。医院一住就是一个星期,完全让山下上了来接他出院。
处理山下的坏脸色,龟梨的办法永远只有一个,也永远都有效。小脑袋在山下并不是很宽阔但绝对温暖的怀里一下一下的蹭着,像一只可爱的吉娃娃一样瞅着恋人的眼睛,直到那双眼睛变成月牙状。
“和也为什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
“为什么要不好好的休息?”
“……”
“为什么不乖乖的呆在酒吧里?”
“……”
“为什么要去做什么陶艺?”
“因为想要做一个杯子。
我想要做一个杯子,送给最爱的智久。
智久给了我那么多的一辈子,我想要把我最最用心的一辈子送给智久。”
原来,我的和也一直都知道。那些杯子的含义,原来你都知道。
恩,一辈子,你给了我那么多一辈子。把你可能会有的那么多的一辈子都给了我。所以我也想要将我最最用心的一辈子送给你。下辈子的事我不知道,这辈子我很用心的活着,所以我想将这辈子送给你。
不过,智久啊,那么多的一辈子,你能不能考虑让我压一次啊?你不会想要压我那么多辈子吧?
……你永远都只能是被压的那个!

一杯子,一辈子,请珍爱你收到的杯子吧。

2008-07-21

[PK]VHK系列文之龟梨和也的另类恋人 1

1
结束工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龟梨习惯性的在暗中将自己甩向沙发,然后不无意外的听到某声闷哼。
“宝贝,你回来了。”意料中的怀抱,意料中的亲吻,意料中的柔和灯光。
“今天比较早呢。”
“只是例行的会议而已。”对于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龟梨向来不喜欢,能不参加就不参加的。今天如果不是正好上中丸的生日,龟梨是一定不会过去。有这个空去见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还不如到街上晃晃,指不定能碰上一两个欠收的小鬼。
“不满意了?连我都被你收服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怀抱的主人用自己的獠牙蹭了蹭龟梨粉嫩的颈脖。
“又没把领带解开,不是说不喜欢被勒着吗?”说话间勒在颈项上的色领带如有生命般松散开来,随意的滑落在米色的地毯上。
『烦死了,老头子!』
“宝贝,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向我撒娇吗?”舔着龟梨的脖子,男人妩媚的笑着。
“山下智久!说了很多次,不要对我读心!”本来还老实的窝在山下怀里的龟梨在听到山下的话后很生气的挣扎出来。
无奈的看着自己瞬间空荡荡的怀抱,山下踱步到浴室门口靠在门边,“宝贝,不要每次恼了就把自己关进浴室。”
“我讨厌你这样。”突然在背后出现的龟梨用不知道从哪边拿过来的凳子死死的将山下按在墙上,“非常讨厌。”
“好了,宝贝,你今天怎么了,脾气很暴躁哦。”柔声的安抚着龟梨的情绪,“你看,我们必须要好好的沟通一下。我保证,一定不对你用读心,但是,作为交换,你也必须保证不用瞬移,OK?”
身后的凳子放了下来,山下顺势将龟梨搂进怀中,转移回沙发。
“宝贝,告诉我怎么了?今天发生什么事了?”缓缓亲吻着龟梨的发顶,这是自两人在龟梨5岁那年相遇开始就有的动作,是最能安抚龟梨情绪的动作。
“恶心。”将自己埋在山下怀里,龟梨只是吐出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但是山下立刻就明白了。
“又遇到他们了?”
沉默代表回答。
人类总是这样,和自己不同的就视之为异类,就想要将之控制,如果控制不了就想要毁灭。圣战士,一个专门捕捉心灵传输者的组织。虽然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却是一个充满罪恶的组织。从来不听从他人声音的组织,只要能够进行心灵传输就是他们捕捉的对象,只要和心灵传输者有关系的人,就是他们手中的砝码。
作为心灵传输者,龟梨深深的厌恶者他们,因为他的父母就是在圣战士所谓的保护中去世的。如果不是遇上山下,年仅5岁的龟梨必将在痛苦的电击中死去。
“交手了?”担心的审视着龟梨的全身,虽然知道作为吸血鬼猎人的龟梨身手好到那些战士绝对触碰不到他,但是关心则乱是自然的道理。
“没有。”因为没有交手,所以才更加恶心。
作为吸血鬼猎人,龟梨的身手即使是在圣战士当中都十分有名。年少成名后,圣战士看到他就会选择绕道而行,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个新人,想要借由抓住龟梨来提升自己在业界的名望,往往是落魄而逃。
因为这样的原因,总是会有些较为弱小的传输者想要自龟梨处得到庇护。因而近年来在日本聚集的传输者越来越多。据说有数十人。当这些人在日本得到安宁后,人类贪婪的本性又再一次爆发出来。不想要工作,不想用自己的劳动去换得生活的需要。凭借着传输者的特性,这些人成为专门进行偷窃的集团。
忍无可忍的失主们在通过猎人组织与龟梨达成协议后,从欧洲重金聘请圣战士来日本。
安静了仅仅5年的日本,又一次充斥着让人心烦的电击声。
“不谈这个了,过两天和我回去一趟吧。”不想让龟梨继续烦躁下去,山下适时的调换话题,不过似乎这个话题并不能改变龟梨今天的心情。
“不去。”懒懒的果断的拒绝,龟梨瞬移到冰箱旁寻找着可以用来填饱肚子的东西。说实话上田做的东西真的不是人类可以接受的味道。
“微波炉里面有披萨。”意料之中的答案,山下没有过多的去纠缠,转身到酒窖中拿出前段时间从古堡中带回来的红酒,给自己和龟梨各倒了一杯。
“喝点红酒,有利于睡眠。”将红酒递给龟梨,山下低头咬了口龟梨手中的披萨,“不好吃了,叫外卖吧。”
“无所谓,能吃就行了。”与山下在吃方面的绝对要求不同,只要能够入口的东西,龟梨都不会拒绝。当然上田的料理以及番茄、青椒、梅干除外。

翻滚完床单,龟梨在山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中渐渐有了睡意。
“真的不和我回去?”就在龟梨即将入梦的时候,山下再一次提到了之前的话题。
“我可不想每天对着那些老古董。”
“宝宝,你好像忘了,我也已经有近千岁了。”
“烦死了,睡觉。”转过身,霸道的将山下的左手按在自己的腰间,背对着山下,龟梨沉沉的睡去。
“晚安,我的小王子。”

2008-07-21

[PK]死亡游戏番外 第一章

第一章
迷路的小兔子

周末开门比较晚,基本上龟梨是处在梦游状态将店门打开的。每个山下不在家的日子里,龟梨都是在床上度过的。除了必要的生理需要,一般龟梨会直接在床上迎接山下的回归。对於这一点,虽然在床上的龟梨很是性感,为著他的身体著想山下依旧会在每个清晨用电话将龟梨叫醒。
“HI~宝贝~有没有兴趣陪我吃个早餐?或者我应该称之为午餐?”山下的突然出现让龟梨很是吃惊,呆呆的在原地看了山下有一分锺。
“我回来了,宝贝。”甜腻的亲吻龟梨,舌尖划过牙齿,有淡淡的牛奶的味道,可以确定这个不知道照顾自己的孩子再一次在空腹的情况下喝牛奶,而且还是那该死的冰牛奶。
山下喜欢用孩子来称呼龟梨,因为这个孩子总是不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身体。像小孩子一样一定要有人时刻的在身後提醒他应该怎样做。其实山下心里很明白,离开了自己的龟梨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强人,他很享受龟梨在自己面前的孩子样,让龟梨依靠是山下值得自豪的事情。
中午近2点龟梨才吃上今天的第一餐,情事过後的慵懒让两人直接选择用外卖拉面来解决民生大计。
因为是经常光顾的店,所以即使是已经过了用餐的点,外卖还是很快的送了过来。
送外卖的孩子是一个生面孔。
“啊啊??熊井老板居然用童工?!”无良的逗弄著孩子的是今天将龟梨“吃”了个精光的山下。“来来,小朋友,过来告诉哥哥是不是大熊叔叔压迫你啊?是的话哥哥给你出气。”
本来只是无心的玩笑,结果小孩子真的认真起来,泪眼汪汪的扯著山下的袖子:“哥哥……”
起身到柜台处拿钱的龟梨出来看的便是,本来腼腆的孩子哭得一抽一抽的扯著山下的袖子不放。
“怎麽了?”好奇的上前询问,结果换来山下一脸的严肃。

没有什麽老板的压迫,是这个孩子自己在熊井的店门口昏倒的。醒过来以後便自己主动留下来帮忙。因为熊井是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生意人,店里又刚刚才装修完,所以能够给这个孩子提供的帮助也仅仅是让他在店里帮忙,给他提供住宿和食物。
这孩子名叫中岛裕翔,父母双忘,在遇到熊井之前一直和养父母生活在一起。离开养父母的原因是非常落俗套的家庭暴力。
养母生不出小孩,所以想要领养一个孩子。结果中岛过去後没多久养母便怀上了。所以说,生育这种事情,一定要多试几次,最好一直试到双方再无这样的功能为止,不然指不定那天怀上了,另一个孩子又给领了过来,对工薪阶层来说会成为一个很大的负担。中岛家就是这样的情况。
养父因为公司债务的原因而脾气暴躁,养母也因为产後抑郁症而性格古怪。夫妻两个经常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闹,最直接的受害者就是被领养过来,成为负担的中岛。
忍受不了一再的暴力相向的中岛,在得知养父想要将自己送给一个有恋童癖的男人以换得一个大合同的时候,终於决定逃出来。於是在饥肠辘辘的时候遇上了熊井。

“啊!这样的人应该得到制裁!制裁!”原警务人员的山下非常有正义感的义愤填膺的握紧了拳头。背後正义的光芒耀眼的闪动著。
相较於山下,龟梨的动作显得实际得多,也更为有效。“反正店里一直想要再招人,不如就让这个孩子留下来好了。”
“可是,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小孩子小声的说著。能够被这样漂亮的人收留是很幸福的事情,但是一想到养父正在四处找自己便担心起来。果然,我是无法得到幸福的。
“没关系的。”山下温柔的摸了摸中岛毛茸茸的脑袋,指了指在柜台打电话的龟梨,“那个哥哥可是社会哦。社会!”得意起来的人完全忘记自己是社会家的倒插门的事情了。而且最近堂本家也在洗白来著。
虽然说洗白,堂本家的势力在日本还是不容小视的。简单的一个电话,对一般人来说万分头痛的事情便轻松的解决掉了。所以说,这个世界上社会的存在是有他的道理的。
“以後,和我们一起生活吧。”天使一样的人,中岛留著泪用力的点头。

因为部分手续的问题,中岛暂时被送回福利院。利用这几天的空档,龟梨和山下一起将楼上一直空闲著用来做换衣间的屋子收拾了一下,给中岛做卧式。
“和也想要收养那个孩子是因为小彻吗?”摆放东西的时候,两人东南西北的聊著天。
“恩,想起小彻了,那家夥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麽。”柴源彻,之前案件的目击证人,因为失忆,龟梨和山下曾经扮作他的家人和他生活过一段时间而产生了感情。後来被当时的主治医生,隶属於堂本家的中丸收养带去了美国。最近一直和中丸的姐姐一家一起生活,是个十分招人喜欢的孩子。
本来一直都有联系的彻在最近突然没了消息,几次打电话过去,中丸姐姐也只是说这孩子最近似乎迷上了拳击每天都在努力的联系。
“和小彻曾经一样不幸的孩子,我想给他与现在的小彻一样的幸福。”因为太心疼那个时候的小彻,所以无法放著现在的裕翔不管了。孩子都应该在家人的疼爱下无忧无虑的长大的。这是家人存在的意义。

2008-05-25

【润龟】有爱系列小对话

专门送给某水的东西。
本来早就答应给他的。
但是,因为电子书的问题,所以原本写好的那部分就先不给他了,这个是特别写的,不定期更新~
电子书的制作我会加快速度的~
以上。

一、关於跨年
刚:“润~润~过来过来~”
润:“什麽?”
刚:“听说你前段时间买到了XX限量的指甲油?”
润:“恩,准备给我家龟做生日礼物。”
刚:“让给我吧。那个颜色很配我的新造型。”
润:“……”
刚:“今年跨年让你家龟和你合唱?”
润:“成交!”
(所谓男人很容易被眼前的利益诱惑~)

二、关於爬墙
龟:“斗斗我们去看舞台剧吧~”
斗:“好~”
山:“T T斗斗~”
龟:“龙也!龙也!我们去逛街~然後去吃饭~”
上:“好~”
亮:“T T龙也~”
龟:“前辈~想和你探讨这个剧本~”
二:“没问题”
翔:“T TNINO~”
山、亮、翔:“松本润!你又和乌龟吵架了!??”
(所谓生活总是不那麽尽如人意~)

2008-05-19

[PK]死亡游戏番外 序

死亡游戏番外



冬季 东京
阳光落在龟梨脸上的时候,龟梨正梦到他站在甲子园的球场上,用力的甩动着自己的青春。然后一阵阵的欢呼把他包围,所有人都在用力的喊着他的名字。
“龟梨和也!”
“龟梨和也!”
“龟梨和也!”
“和也!”
“和也!”
山下坐在马桶上大声的呼喊着恋人的名字。
“和也!宝贝!你醒了没?”
两个男人的家里,某些生活必须品用过之后总是会忘记放回它应该出现的位置上,比如卫生纸。
昨晚浴室的激情,山下用纸擦拭粘在自己和龟梨身上的精液的时候,突然的燥热让他立刻又将战场转移到卧室的大床上,于是本应该放在马桶附近东西被激情中的两个人完全的遗忘在离马桶最远的那个角落。
当龟梨顶着如鸟巢般凌乱的头发睡眼惺忪的出现在浴室门口的时候,山下智久正一脸抱歉的坐在马桶上。
“白痴!”

离东京警视厅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咖啡店,警视厅的人路过这里都喜欢到这个地方坐坐或者进来问候两句。不明所以的人以为这个地方是警察之家,每每经过这个地方都不会想要驻足停留。哪怕它看起来非常的舒适。
于是,老板之一的山下智久在开张第一个月的月底看到冷清的账本后直接在小店的某口摆上了“概不欢迎制服者进入”的字样。但是依旧无法让那些个没有自觉妨碍到他人呼吸的人拒之门外。
于是在惨淡的经营了一年以后,另一位老板龟梨和也直接的将小店的名字改为侦探社。
PK侦探社
很没有创意的名字,这个牌子挂上去当天就被重案组的一干人等好好的嘲笑了一番。但是我行我素惯了的山下智久根本不受影响,因为这个牌子上的字是他家宝贝和也亲手给写上去的。
改为侦探社后的小店,进进出出的人始终还是重案组的成员们,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人进来也无非是一些抓人私情的无聊小事。好在两个人并不需要靠这个店的收入来维持生活,所以小店的人气一直没有影响到两个人对生活的激情。
因为没什么人过来,所以一般小店都在下午开门,开门后龟梨都会给自己和山下泡上杯咖啡坐在门外悠闲的看着路边的风景。如果遇上一两个旅人,会邀请坐下来一起喝上一杯,聊一聊一路的风情。聊到兴致来了便会一起共用晚餐。
每天的晚餐都是山下负责准备的,克服心理障碍后的山下非常喜欢看到龟梨享用自己亲手奉上的食物时的表情。所以现在的龟梨只是偶尔的做一些甜点,在每个修业日的下午,和山下两个人一起融化那些甜蜜的巧克力,性质起来的时候就直接交缠在一起。
这样的生活模式让龟梨很是满意。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小店的人气不怎么样,但是由于两位老板对接手的案子的认真程度,小店渐渐的在业界有了那么一点名气。委托也越来越多,渐渐的山下开始挑案子,用他的话来说,“一月一两个足矣。”
于是生活在淡淡的甜蜜缠绕中缓慢的前进。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