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02

[PK]喜多川老爹家的男人们(又名:喜多川拳馆的男人们) 第二集

第二集

任何地方都会有他的生存法则,喜多川拳馆也是一样。

喜多川拳馆生存法则:第一,绝对不要无视今井教练的指导。

“再有一分锺!坚持!”
“是!”
“好~休息。”
“对了,小亮,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出拳前不要去刻意的降低身子,这样遇上真正的强手,你的意图会很容易被人发现的。”
“知道了。”虽然回答的很爽快,但是谁都能看出来,现在正坐在那里喝水的锦户亮其实并没有将今井翼的话听进去多少。
“还有,仁也是,不要做无谓的移动,这样只会消耗你的体力。”
“哦。”依旧回答的很爽快,但是谁都看得出来,现在对於赤西仁来说,那边的包子比较是重点。
“好了!休息时间到!”泷泽突然的推门进来,用力的敲了敲立柱上的锺。“都起来!谁让你们坐下的!
仁的体力还要加强,快点过去,做100组挥拳!
小亮,你那个习惯一定要改掉,也去做100组挥拳!
P和龙也来进行实战训练!
都动起来!看著我干什麽!”
“可是,今天的训练时间已经到了啊。”几个训练生已经有点招架不住想要倒下。
“我是教练,我说了算。”泷泽霸道的继续敲响铜锺。
“都起来!都起来!把翼刚才的指导都认真的做起来!”
诶?!
喜多川拳馆生存之道,绝对不要无视今井教练的任何指导,因为这会被泷泽教练当作是对今井教练的欺负,而用力的报复蹂躏。

喜多川拳馆生存法则:第二,绝对不要在锦户亮面前提身高。

“OK!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随著今井拉响铜锺,一天的训练终於是结束了,不过今天结束的似乎早了点。被老爹S惯了的众人有点不习惯的相互看了看。
“这麽早就结束了?”有点不敢相信呢。
“啊,老爹说了,今天要大扫除。”变戏法一般的从角落里拿出清扫工具,今井笑得人畜无害,开始安排分工。
“仁负责一楼所有的地板,反正你正需要减肥。
丸子负责把暂时不用的东西整理出来,动作要快点,不要看到什麽就要怀念半天啊。
龙也负责把丸子整理出来的东西弄到杂物库去,用左手提啊,可以顺便练练你的左手技能。
内负责把那些放在高处的箱子拿下来,所有的都要拿哦,绝对不准把箱子推到最里面去,等下我会检查的,绝对不会让你像上次那样偷懒!
亮负责在下面接内拿过下来的箱子,让後教给丸子。你就不要去帮忙内拿那些箱子了,个子不高,不要东西没拿到反倒把自己摔了,过两天就要比赛了,要注意不能受伤。
……”
今井还在安排著个人的工作,但是锦户已经因为他刚刚的话而被刺激到,握紧的拳头正在现实他现在有多忍耐。
“啊,发现黄色漫画!”已经开始在整理橱柜上方的箱子的内,突然的拿著本杂志叫起来,“诶,写著名字。仁!你干嘛把你的杂志放在这个地方啊?”
听到内的话,负责打扫地板的赤西一边用力将装满水的桶子提进来,一边大声的回答:“因为怕小亮看到骂我啊,那个地方小亮绝对看不到。”
於是在另外两个没神经的人的对话中,锦户的小宇宙终於是爆发了。
“赤西仁!”
鸡飞狗跳~
喜多川拳馆生存之道,绝对不要在锦户亮面前提身高,因为到现在为止锦户依旧相信每天喝牛奶能够长高。

喜多川拳馆生存法则:第三,绝对不要在赤西仁面前提吃的东西。

“啊咧?小龟呢?”内推开拳馆的大门,不无意外的看到热火朝天的练习场面。本来过来是想要找龟梨一起去买东西的,却没有看到龟梨的身影。
“哦,内,你过来了。”中丸抱著本书在内的身後说话。
错身让中丸进到里面,内依旧在四处找著龟梨。
“找谁呢?”将手中的书放在地板上,中丸在换室内鞋的空档与内闲聊起来。
“哦,找小龟呢,想说叫他和我一起去超市买东西。”
“哦,小龟一早被老爹出去拉练去了。”喝水经过两人身边的赤西插进话来,“老爹说小龟的体力还不行,要多训练来著。”
“拉练?”中丸想到刚才看到的场面,挠了挠头,“刚才好象看到他在新开的那家拉面店那里。”
“诶?!”如狗耳朵一般灵敏的声音接收器,赤西在听到中丸的话的瞬间扑到中丸的身上。
“新开的拉面店?!!!!!!就是那个有很多叉烧的拉面店?!就是那个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太阳蛋的拉面店?!!!!!就是那个以羊脊骨做熬汤头的拉面店?!!!!就是那个连乌龙茶都很特别的拉面店!!!!!!!”
一连串的感叹,整个拳馆都陷入在赤西无限的想象中。於是因为比赛而正在进行节食的某头牌悲痛的抱紧了在他身下已经被他压得没有什麽声音的中丸医护。“拉面啊~太过分了~呜呜~小龟我恨你!”
“救命……”

“啊欠!谁骂我?”
“久等了,这是本店的金牌拉面!请慢用。”
“啊,谢谢~”

喜多川拳馆生存法则:第四,绝对不要欠山下智久的钱。

因为平时没有及时进行维护,本来打算让龟梨入住的杂物房因为年久失修,在上田用怪力将门打开後。古老的房子很给面子的在瞬间坍塌。上田只是拍拍手便当作什麽都没有发生般的离开了,只留下龟梨一个人在寒风中发呆。
好冷~
於是,最後龟梨被塞进了山下的房间。
因为是身无分文的来到拳馆的,所以龟梨没有任何的换洗衣物,包括被褥。
当他抱著山下提供的T-shirt和短裤去洗澡的时候是心存感激的。
仅限於他返回寝室之前。
当他回到寝室之後,出去前一刻还整整齐齐的寝室,现在虽然依旧整洁,但是几乎所有的东西上都被帖上了字条。
山下所有物,使用费500。
“衣服的费用是1000哦,这麽算来你现在已经欠我1000了。”山下坐在暖桌前,认真的记著什麽。龟梨靠过去才发现那是本账本。标题是:《龟梨和也欠款详录》
“你……”不知道该说些什麽,龟梨只能指著山下不断的重复一个字眼:“你……”
“还债的话,你在拳馆是没有收入的,这样好了,以後你就给我打工吧。每完成一项我交代的工作我就从你的欠款中扣除相应的部分。就这样了。睡觉。”
於是,在龟梨还没有来得及对此做出任何的反应的时候,就已经被山下扣上了大大的欠债人的身份。
“对了,棉被的费用是2000,看你可怜,给你打个折,算你1999好了。”
是谁说山下前辈是好人来著!
於是,喜多川拳馆的众人们很慕的发现。打从龟梨来了以後,山下每次洗澡的时候龟梨都很热心的坐在一边帮忙搓澡。山下每次训练完了以後,龟梨总是很迅速的送上毛巾。
这样的生活真皇帝啊~

喜多川拳馆生存法则:第五,绝对不要进上田龙也的房间。

即使是职业拳击手也有休息的时候。喜多川拳馆的休息日是每周日。在这一天平时被拳击挤满整个生活的众人都会离开拳馆。
老爹基本上都会在这天和老夥计们喝茶聊天。
赤西会到附近的拉面店去打工,最近他终於是在最爱的拉面店应征到了工作。
山下会到附近的图书馆看书,听说最近他迷上了经贸管理。
中丸在周日的时候医学院基本上都有实习课程,虽然他只是拳馆的小小医护,但是在拳手们都在训练的日子里,他也是要尽量留在身边方便照顾的。
泷泽和今井会乘机出去约会。
上田每到周日都行踪成迷,即使是他的恋人锦户也不可能知道他在哪。
而锦户则会和好兄弟内结伴回大阪,看看家里的人顺便找当地的朋友玩玩。
其他人基本也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没什麽特别的。
龟梨因为对这个地方实在不怎麽熟,最主要是身无分文,山下早上离开前给了他个打工任务,“把房间好好整理下,衣服都洗了。”所以,在所有人都快乐的生活著的时候。龟梨窝在拳馆,哼著小歌努力的搓洗著山下那些明明是些便宜货,但是却要求一定要手洗的衣物。
“啊,打扰了,这里有上田龙也先生的快递。”快递公司的员工爽朗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龟梨正好将衣服晒好。
“啊,他正好不在。”慌忙的将手中的盆子放下,龟梨扎著个冲天辫急急的走到玄关口。
“没关系的,你帮他签收吧。他说了如果不在的话就叫拳馆的人帮忙签收的。”
“哦。”听到这话,龟梨乖乖的拿起笔在收件人的位置上画上自己的名字,“说起来,你经常给龙也送快件?”
“啊,是,每隔段时间都会有快递过来。基本上都是像今天一样是录像带。上田先生似乎很喜欢看录像呢。那麽谢谢了,我先走了。”
送走快递先生,龟梨在将山下吩咐的所有事情都做完後,便拿起快递上了楼。
“对不起,打扰了。”虽然知道房间里面没有人,但是基本的礼貌还是必要的。龟梨和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来著。
推开门,房间里很暗,窗帘被拉上了。龟梨在暗中摸索著找到了电灯的开关,“啪”的一声打开。
“啊~~~~~~~~~~~~~~~~~~~!!!!!!!!!”
如见鬼般的叫声随即从上田的房中传出。
“啊,完蛋了!”刚刚从图书馆回来的山下在听到叫声的下一秒迅速的行动起来。冲到上田的房间的时候,龟梨已经晕倒在一堆骷髅模型当中。
喜多川拳馆生存之道,绝对不要随便进上田龙也的房间,因为不知道他最近会喜欢上什麽恐怖的东西而用那些东西将房间塞满。
“谢谢你。”醒过来的时候,龟梨看到山下将毛巾从自己的额头上取下来。
“不用谢,这个的费用是200.”
“诶!~”




……………………………………废话时间……………………………………
因为接到通知星期一要跟著领导去外地考察,
所以,本来星期一要更新的内容,今天更新了~
以上~

2008-02-18

[PK]喜多川老爹家的男人们(又名:喜多川拳馆的男人们) 第一集

第一集

“起床了!”月亮还爬在半空中的时候,喜多川拳馆突然的传出一声巨响。几秒钟后,灯火通明。在拳馆生活多年的生物已经动作迅速的忙碌起来,只有一个人还缩在温暖的被窝里没有动静。这样的行为在拳馆是不会被原谅的,所以当一盆在户外放了一晚上的水全部倾倒在那人身上的时候,站在边上的山下并没有给予更多的同情。只是在盘算着被淋湿的被褥应该收这人多少钱。
“啊~好冷好冷~”尖声的叫着,声音因为意外的冰冷而变得有一点尖锐的奇怪。全身湿透的龟梨双手抱肩用力的颤抖着。“干什么……啊欠!”很有气势的话因为紧接而来的喷嚏而失去了力道。
“喜多川拳馆的规矩,绝对不允许睡懒觉!”固执的老头,用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手,“5点半开饭!”说完转身离开。
“什么嘛,臭老头!”不满的嘟囔着,龟梨继续抖动着,没有做下一个动作的打算。山下智久看着他,终于计算出应该收的费用,“弄湿被褥,费用500。还有,现在已经是5点25了。逾时不候。”
“诶?啊!”喜多川拳馆一如既往哦热闹着。

“好饿啊~”拖长的没有力气的声音时不时的混杂在拳头击打在沙包上的声音中。时钟的指针尽职的指在十点的位置上。即使速度再快,龟梨还是错过了早餐。最近赤西有一场比赛目前正在减重期间,为了防止上次的事件再发生。泷泽早早的做了规定,所有人绝对不允许在饭点以外的事件吃东西。
“饿死了~”另一边正在练拳的赤西似乎是受到了龟梨的感染,挥动的拳头渐渐的没有了力气和章法,嘴里也在念叨着和龟梨同样的内容。
“龟梨和也!闭上你的嘴巴!”因为赤西的怠慢而生气的泷泽冲着龟梨的方向吼了起来,“再听到你的声音就给我进桑拿房!”
委屈的看看的泷泽,真想不通,本来挺温柔的一个人为什么在站上拳台以后就变成恶魔了。龟梨摸了摸自己可怜的肚子,低下头继续努力的擦拭着拳击用具。
“小龟~小龟~”小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龟梨转过头看到内站在玄关处冲自己招了招手,“过来~过来~”
疑惑的站起身,龟梨手里抓着拳套边擦着边走到内的身边,“什么事?”
“和我去买菜吧。”小声的建议着,在龟梨来了以后,内主要的工作就是准备每天的食物。以往都是在头一天晚上先买好的,但是因为最近学校正在假期,所以都是当天才去买。
“不要。”果断的拒绝,并不是因为说这个是内的工作自己不去帮忙,而是因为一个早上没有吃东西,龟梨怕自己有命出去,没命回来。
“走啦。”知道龟梨没有吃东西才特意来找他一起去的。龟梨那么瘦的说,和仁那个胖子不一样,完全不需要减重啊。“可以到外面去吃东西。”
听到内的话,龟梨立刻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在大家发现他们以前拉着内冲到了外面。

“那两个孩子出去了呢。”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上,今井看着慢慢变小的两个身影,愉快的享受着太阳的洗礼。
“两个臭小子!告诉泷,明天开始所有的打扫工作都归那个小鬼了。”喜多川想也没想的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好严苛啊~人家还是个小孩子呢。”
“什么小孩子,U和泷这么大的时候都站在拳台上了。”
“和也还是个新手,老爹你和泷对他太严格了。”
“就是要在还是新手的时候教给他所有的规矩。”
“我知道~知道,你怕这个好苗子会走上我的老路对吧。”玩笑似的掀起自己以前的伤口。今井粗大的神经在当时那个时候以及现在都帮了他很多忙。
“翼。”喜多川老爹难得的皱起了眉头。
“好啦,好啦,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无所谓的推门出去,完全离开前又将头探进来,“我会让他成为最优秀的拳手的!”因为我想要在那个孩子身上实现我所没有实现的东西。
“最优秀的啊~”感叹着,喜多川看了看门檐上空出来的地方,“空了很久了呢。”有翼的话应该不会再空多久了吧。
“啊,终于粘好了。”将最后一块金属物质帖牢,喜多川老爹满意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奖杯,“我果然是世界第一的喜多川啊~阿勒?~”刚刚还很牢固的停留在奖杯杯身上的弧形把手很不给面子的在老爹还在得意的时候脱落。
“果然不能原谅那小鬼!”
可怜的奖杯以脱落的把手无声的叙述着之前的悲剧。

一个星期前

“打搅了!”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精神的状态拉开门冲进去,刚看到里面的画面就呆住的是一个穿着名牌,但是看起来脏脏的年轻人。手里还拿着泷泽重新写过后帖出去的招聘海报,嘴里那句自我介绍消失在拳馆强烈的磁场中。“我是来应征的……”龟梨和也~
新的对手已经定了下来,为了能够挽回上一次败局,最近拳馆的人都练得很凶,其中以因为体重问题失去比赛资格的赤西最为突出。即使已经被汗水浸透,挥舞着拳头的男人们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教练泷泽和今井的鼓动声不时的传入众人的耳朵。
“最后1分钟!”
“动起来!注意脚下!脚下!”
“仁,注意你的移动!”
“速度!”
“怎么了?龙也的速度慢下来了!”
“对!对!右边!右边!”
“注意出拳的角度!P!”
“小亮怎么了,反应迟钝了!”
胸腔,胸腔里面仿佛有万马奔腾,龟梨看着眼前这些被汗水包裹着的男人们突然觉得呼吸苦难。锐利的眼神,滴水的头发,强硬的拳头。即使已经疲惫不堪仍然紧绷的肌肉。汗水的味道,汗水的温度,这个地方是男人的世界,强大的男人们的世界。
“啊诺,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拎着刚刚买回来的菜,内博贵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孩。穿着一身名牌,但是脏脏的,不会是要饭的吧。
“诶?啊!”因为内的询问而清醒过来的龟梨将手中的广告递了过去,“我是看到这个过来的。”

“U知道U应征的是什么工作吗?”明明看起来是个很一般的老头,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意外的有个性。龟梨愣愣的指了指广告上的内容,表示自己确实有认真理解上面的意思。难道我的理解有错误?你们其实是在应征沙包?
“U确认U能够胜任该工作?”喜多川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孩,脏乱的名牌,瘦小的身形。突然的回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幕,那两个孩子跟着自己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瘦瘦小小又脏脏的。不过现在都已经长成可以独当一面的人了。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身边的泷泽和今井。
“打杂的怎么胜任不了,就算是拳击手,我也能做!”龟梨不经大脑的将话说得满满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底气。或许是被刚才的磁场给影响了吧。
“小鬼,也不怕闪了自己舌头。”锦户冷冷的开口。敢藐视他们,你看来是不想活了。
“总比某些个要趴下的好。”不还口不是龟梨的作风,但是这样的还口直接导致了最后的结果。
“小鬼,有本事啊,上拳台!”
“上就上!谁怕谁!”
“好啊~内!拿一副拳套过来!我要好好收拾这个小子!”
“亮啊,人家是外行啊!”
“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抽风起来的锦户亮基本上和疯狗是没有区别的,压根不会管对手是不是外行人。不然他也不会曾经在拳台上将已经认输的对手打得不见人形,只因为对方在比赛前嘲笑了上田一两句。
当龟梨戴着拳套站上拳台的时候,拳台略高于其他的平台让他更进一步接触到头顶灯光的炙热。然后凭借着刚才看到的男人们挥出的拳头,尝试着挥舞着自己的拳头。要用力的挥出去!用力的。
“出拳的时候不要闭着眼睛。”今井突然的指导使得龟梨莫名的看向他。
“在拳台上不要东张西望,眼睛要盯着自己的对手,思考对方会怎么样出拳。”提醒着龟梨锦户已经上台,今井站到了台边。如正式的比赛般给龟梨作出了正确的指导。
“亮的勾拳很厉害,要注意不要给他出拳的机会。不断的移动能够消耗对方的体力,亮可是已经持续运动了一下午了。这个时候没存什么力气了……”
锦户一脸线的爬上拳台,开始怀疑今井到底是不是拳馆的,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比赛的结果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如果身为外行的龟梨能够将锦户给打趴下,那么喜多川拳馆也就没有继续开下去的必要的。但是这场比赛还是让喜多川老爹作出了某项决定。要让龟梨和也加入拳馆。当然,在那个无比尊贵的奖杯没有破之前,这个决定还是很单纯的。
谁都不知道当时从拳台上爬下来的龟梨是怎么碰到那个离拳台有一定距离的橱柜的。大家只是听到一声巨响,然后就看到那个无比尊贵的奖杯支离破碎的躺倒在喜多川老爹的脚边。
于是在那个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夜晚,喜多川老爹的怒吼成为了龟梨和也拳击生涯开始的号角。
“U死定了~!!!!!!!!!!!!!!!!!!!”
于是在那个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夜晚,龟梨和也背负着要用另冠军奖杯来赔给会长的使命开始了他做为练习生的生活。
练习生=无工资劳动力

2008-02-01

[PK]喜多川老爹家的男人们(又名:喜多川拳馆的男人们) 引子

引子

寒冷的冬季,就应该要坐在暖桌里,吃热腾腾的关东煮。亦或是坐在热气腾腾的店里吃烫口的火锅。食物带着暖意进入口腔,咀嚼后留下美味进入胃里。填饱肚子的同时带给身体温暖。这样下着大雪的日子就应该这样过的。
不要在寒风中卖力的奔跑,不要在饥肠辘辘的时候只喝开水,不要在需要脂肪来御寒的时候甩掉身上的脂肪。随心所欲的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想要躺着不动就可以窝在暖桌里待上一整天。这样的生活才叫生活。
但是生活,人生,你选择了某条人生的道路之后,就必定要失去某些东西。生活就是这样,在让你看到它可能达到的美好程度的同时,给予你最最残酷的现实。
所以,无论肚子叫嚣得有多么的厉害,无论体力已经透支到什么程度,为了继续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前进下去,喜多川拳馆的男人们依旧在冷清的街道上奔跑着。陪伴他们的只有瑟瑟的寒风,浓重的呼吸,以及鬼马会长喜多川老爹的叱责声。
“怎么了!没力气了吗?!”中气实足的叫喊声,真看不出现在这个骑在破烂自行车上的老头已经近70岁。手中的软木棒用力的挥舞着。如果将身下的自行车换成彪悍的骏马,手中的软木棒换成锋利的武士刀,那么就俨然是一个策马疆场的武士。
“老头……是……是……妖怪吗!?”气喘吁吁的挪动着自己的双腿,赤西仁乘着老爹不注意的时候拍了拍跑在身边的锦户亮的手臂。
因为赤西的举动,本就举步艰难的锦户踉跄了几步,凭借着自身良好的运动神经迅速的调整自己的频率,然后狠狠的瞪了瞪身边的人。
咬牙切齿的说:“你以为这是谁害的!”因为愤慨,锦户的声音很大。不过在某些时刻喜多川老爹都会如同重听的老人般不会给予任何反应,只要你不要像山下那样停下来。
“痛!痛!痛!”揉着自己的头,因为停下脚步而被老爹用软木棒敲打的山下狼狈的躲闪着。柔顺的头发也因为汗水及主人的动作而形态不保,如同杂草般堆积在漂亮的脑袋上。
“速度加快!加快!”
“鬼畜”是老爹年轻时候的称谓,即使到了今天用在这个老人身上都不为过。
“你们跑就好了,为了什么连我都要陪着出来。”哭丧着脸,身材高大的内博贵骑在完全与他形象不符合的小绵羊上。只不过是在拳馆打工的年轻人,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中依旧被老爹拽了出来,唯一的理由只能是连带责任。
以体重来划分等级的拳击运动,体重是决定选手所参加比赛的重要因素。因此无论是教练还是会长都十分重视手下小子们的体重。而内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顾这些拳手的生活,显而易见他将某几位照顾的过头了些。
五天前的赛前计重,山下勉勉强强的通过最轻量级计重。本来被教练泷泽寄予厚望的赤西仁却因为体重超出2公斤而失去重要比赛的参赛资格。锦户虽然很漂亮的赢得了比赛,但是当时没有阻止两人海吃海喝的罪过还是让他无法避免处罚。
“动作加快!最后抵达的人今晚没有饭吃!”
“诶?”
“啊~!!”
“你们!是不是人啊!!!”
热血的年纪,就应该如此。
看着年轻人如此有干劲,喜多川老爹也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果然还是年轻的好啊。
寒冷冬季的街道上,喜多川拳馆的男人们坚毅的步伐俨然成为这个冬天的风景。

“好,写好了。”俊秀的男人,赞赏的看着平铺在自己眼前的东西。那是适才其充满自信写下的东西。对于自己在书法上的造诣,今井翼向来很有自信。
“好了没有?小翼,你已经弄了几个小时了。”不解风情的男人在屋外用力的敲着房门,对于今井的拖拉,泷泽显然已经无法理解了。“不就是个招聘告示吗?至于写这么久?不行的话就我……”
话还没有说完,今井就推开了房门,将自己的杰作“啪”的一声交到泷泽的怀里。
“原来已经写好了啊。”泷泽感叹着打开了被细心折叠好的纸张,在上面的东西步入眼底的时候,嘴角微抽,眉毛微翘,以哭笑不得的表情看向正在得意的恋人。“翼。”
“怎么,写得还不错吧。”得意的人眼高于头顶,完全看不到泷泽的表情。
“还不错。”虽然很想要指出,但是为了恋人那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积极性,泷泽还是将东西收下匆匆的离开了。与其在这边说,还不如自己写过个。至于以后问起来,就说是不小心给弄坏了好了。

招聘启示
本公司因需要现招打杂人员一名
……
…………
………………
有意者请来公司面谈。
地址:XXXXXXXXXXXXXXXXXX

“啊!”在大冷的天还只是穿着单薄外套走在街头的人很自然的会引起众人的注意。更何况某毫无自觉的人还当街发出极大的声音。穿着像个有钱少爷的男人紧紧的抓着刚刚从公示栏上撕下的海报,以锐利的眼神与人对视着。被盯着的学生的一只手正抓着这个海报的另一角。
“放手。”年轻男人的声音是从牙缝里面传出来的。
“你才应该放手。”少年并不畏惧男人的凶狠,以眼还眼的用力回瞪了回去。
“放手!”
“不放!”
“放手!”
“不放!”
旁若无人的两人就这样当街对视起来。直到一阵寒风吹过,两人极有默契的同时打了冷颤。然后如同变戏法般,到刚才为止都凶狠的以眼杀人的男人的表情突然就那样跨下来。撇着嘴居然就那样伤心起来。
“呜呜~东京这个地方真可怕……”
于是如同每个破烂电视情节中用来博取他人同情的情节一般,男人可怜兮兮的叙述着自己倒霉的经历。
第一次出远门,下车时钱包被偷了,最最重要的唯一和亲戚联络的地址没有了。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等等等等。
等男人好不容易将整个过程说完抬起头的时候,街上已经空无一人,本以为会欣喜的看到学生留下的海报,结果却空无一物。东京果然是个残酷的地方!连个小孩子都残酷得可怕!
男人沮丧的蜷缩在公示栏旁,寒风一阵胜过一阵。于是原本就没有被好好粘贴的广告们被吹得漫天飞舞。然后那张本来毫不起眼的招聘广告飘落在男人的面前。
招聘启示
喜多川拳击馆因需要现招打杂人员一名,有意者请入馆面谈。
地址:XXXXXXXXXXXXXXXXXX
于是名为龟梨和也的男人,顺应着他的天命走进了喜多川老爹家的男人们的生活中。

2008-01-20

【健弘】两个人的圣诞节 END

“Merry Christmas!”
“圣诞快乐~!”

圣诞节
大街上随着节日的到来装饰得越来越漂亮
永远相信着圣诞老人的小孩子愉快的围着和蔼和亲的老人欢闹着
快乐的圣诞歌曲随便走到哪里都能听到
热恋中的恋人紧紧相拥着走在街上
幸福得连边上的人都暖和起来

神崎弘人站在大大的圣诞树前
仰头看着华丽的大树

两年前和莱绪一起在这里许过愿
如今大树依旧如两年那样华丽
但是许愿的人已经少了一个

[我想要和弘人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弘人~你快许愿啊~]
[哦,希望每一天都快乐。]
[诶?就这样哦。]
[小孩子一样。]
[不管啦,弘人的愿望太随便了,一定不会实现的。]
[想要莱绪身体健康,永远都快乐,幸福。]

想要莱绪身体健康,永远都快乐,幸福
圣诞树,你不是已经听到过了的吗?
为什么没有实现我的愿望呢?

“你身体不舒服吗?”
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弘人茫然的抬起头。
很温柔的一个人
全身都透露出温暖
“你身体不舒服吗?”岩濑健担心的看着眼前瘦小的人。
“我没事。”又换上了一贯对人爱理不理的外壳。弘人转过身想要离开,却被人一把抓住手臂。
“等等。”健抓着弘人,仿佛怕他会消失般用力。
“你要干什么?”弘人不爽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有个人说要我交一个东西给你。”支吾着,健努力的从公文包中将东西掏了出来。
是一张精致的圣诞卡片。
“给我的?”弘人疑惑的看这眼前的男人。
“恩。”

弘人,要一直一直都幸福
弘人,要一直一直都笑着
弘人,要一直一直都快乐

莱绪……
眼睛突然就那样红了起来,
弘人不断的用手摩挲着眼前的这张卡片,努力的摩挲着,仿佛这样就能个感受到莱绪的温暖。
看着这样的弘人,健伸出手将他拥入怀中。
“那个人希望你能快乐,如果你一直这样哭下去,那个人的会难过的。”我也会难过的。

一个人的圣诞节,原来也并不是那么的难过。



“弘人,圣诞快乐,我爱你!”
一进家门,健就冲向坐在沙发上的弘人,用力将他拥入怀中,深情的拥吻。
温暖爆炸般的洋溢在这个房间。
许久之后两个人才分开。
“不要随时随地的发情好不好。”推开健,弘人脸红红的钻进厨房。
“不对哦,弘人说错话了哦。”无赖似的趴上弘人的肩头,健用力的将弘人抱住,阻止他一切的动作。
被健死死的盯着,弘人红着脸好不容易的崩出句话。
“圣诞快乐,健。”
“什么?我没听到哦。”
“圣诞快乐,健。”
“是这个样子的吗?好奇怪哦。”
“你!”
“恩?什么?什么?”
“圣诞快乐,健,我爱你。”
“啊~最爱弘人了。”
“你讨厌死了,滚开啦,我要做饭。”
“呵呵~”
“不要笑得向白痴一样,要帮忙就过来。”
“遵命!”

温馨的晚饭,两个人的圣诞节,一切都刚刚好。
“当时……”
“恩?”
吃过饭,两个人窝在沙发中温存,弘人玩弄着健的衣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开口。
“当时,你怎么能找到我?”
“啊?”
“就是两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次,你怎么知道我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圣诞树那边?”
“心灵感应啊~”
“你正经点好不好= =”
“真的是心灵感应嘛~”
“不理你了#”
“诶~不要啊~”
“你,摸哪里啊!”
“呵呵~”
“你越来越白痴了!”
“恩恩~”
“……”

弘人,你知道吗?
为什么我能够知道你什么时候出现。
因为我曾经遇到来自过去的那个人。
因为要遵守和那个人的约定,因为想要弘人幸福。
所以我去了教堂,找哈利路亚大叔,回到那个年代。
我一定一定不能错过你。
一定不能错过你。



“我的愿望?”莱绪躺在病床上,努力的保持着清醒,看着眼前戴着礼帽的男人。
“恩,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的愿望……”
我的愿望,希望弘人永远的幸福。
在我离开后,给他一个能够让他幸福的人。
“那个人要由你来为他选择哦。”

岩濑健先生,因为你曾经在我家的店中看着一枚戒指流泪,所以我对你的印象很深。
岩濑先生,你相信命运吗?
因为知道岩濑先生是好人,所以想要拜托先生一件事。
帮我照顾这个人吧。
他是我最爱的人,
如果是你的话,
你应该能够给他幸福吧
来到未来的机会只有一次,所以,请你帮我给他幸福吧。
在圣诞夜去找到他,然后给他幸福。



大叔~拜托你了,帮我回到这个照片中这个人的年代吧~
我想要让他有一个幸福的圣诞节
想要让他幸福
想要让他一直一直笑下去

2007-12-19

[健弘]鼓1end(赠圆子)


甲骨文中发现的第一种乐器的名字
古代战斗前,敲起战鼓,鼓舞士气。

“啊,这个就是这次发现的画啊?保存得很完整呢。”
“啊,啊,是啊,看到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呢。开始以为不会发现什么画的,毕竟是从海底弄上来的东西。”
“真是难得的宝贝。”
“不过,这个画中的人好眼熟啊。”
“诶?你的梦中情人?不是吧~~!!”
“啊!啊!啊!你有爱人了?怎么会!我都还没有表白呢!!!”
“哦~~~哦~~~~小籁表白咯~~~大家过来哦,小籁向修明表白咯~~”
“啊,讨厌,田口真是烦!”

掀开布帘进去这个大帐篷的时候,一群狂热的考古学家正在那里愉快的玩笑着,和以往印象中的考古学者大大的不同。
印象中的考古学者应该是很严谨的,专心的注目于自己发现的古代遗迹的。而不是这样的欢快的玩笑着的。果然是因为年纪的原因吗?因为都是年轻人,最大的不过40岁,所以才会有格外的轻松的气氛?
我叫岩濑健,目前在为这个考古队工作。当然不是什么考古工作者,在考古队的人不一定是考古工作者。比如我,我是一名自由的摄影者,因为和前段时间和女友分手而正在到处旅游。在这里我能做的就是帮他们拍照。将那些沉淀了时间的物品记录下来。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
“小健~拜拜~”
和那些真正的考古工作者不同,我并没有住在考古场。因为我不喜欢住帐篷。关于这一点,他们就和我印象中的考古工作者一样了。为了新发现的遗迹,可以不回家,可以整夜整夜的守在边上,居住在帐篷中。
租住的房子也在海边,是为了工作上的方便。离考古地只有一千米的距离。但却可以带来完全不同的气息。
夜幕降临的海边有着城市里看不到的风景。作为自由摄影者的我,看过很多这样的风景,所以窗外的夕阳并不能吸引我。吸引我的是今天拍摄下来的东西。
冲洗照片是一天中最最安静的时刻。
看着淡淡的影象渐渐的清楚起来。我的心也随之兴奋起来。


敲鼓的人
为神之战争敲鼓的人

古老的画卷,奇迹般保留下来的画卷。画中穿着华彩的敲鼓人,坚毅的表情,如神般让人肃然起敬。
洗好的照片被一张张的夹在绳子上,我端着刚刚外送到的拉面,坐在它们的对面仔细的观赏着。
各种各样的器皿,各种各样的兵器,完全不需要摄影技巧的工作,如果不是因为给出的价钱较高,我还真不想要接下来。但是,现在看着那个敲鼓人,突然的觉得这个工作其实也不错。
那姿势,表情,完美得让我找不到任何的瑕疵。这便是我一直想要的模特,因为一直找不到那样的模特,所以我的摄影作品中从来都没有人物。如果他是现代人该有多好?我一定能拍摄出很多很多让我自己都折服的东西。
但是,为什么总觉得那人的身形中透入着淡淡的悲哀?
是什么让如神般的这个人透入出悲伤的情绪?
明明是那么有气魄的人和动作,为什么我看着想要流泪?

= =不是吧 ,哈利路亚不是只有在教堂里面的?
那大叔= =他果然又出现了。
“大叔,你那身衣服是……”
“诶?哦,哦,我可是为了配合那位才这样穿的。”大叔指着我拍摄的画卷,“怎么样?够气势吧。”
“还行。”气势?大叔,你这样穿真像个小厮。“大叔你不是住在教堂里的精灵吗?为什么来这里了?”
“啊啊,原来你不知道?????”
“诶?不知道什么?”
“我是海的精灵~~!!教堂精灵是我的兄弟,我们兄弟都长得一个样子!”
“|||||||||||||||||||||||||||||||||”
“呵呵,你不是想要了解他的哀愁吗?我送你过去吧。”
大叔,你不要这么热情好不好,我可没有说啊。
“我这就送你过去。”
“大叔!”
“去吧~!”
去吧,年轻人,只有你能够开出他的悲伤,或许也只有你能够解开他的心结。

一片白光,和类似于海鸥的叫声过后,我果然的被送到了画卷中的时候。而且衣服也换成了这个年代的。
古代的战场。
我该怎么做?虽然并不想来,但是真的很在意他的悲哀。
“殿下,请和我们回去吧。”
“殿下,夫人很担心您。”
“殿下。”
就在我无所事事的在海边瞎走的时候,远处突然来了一群人。或者更加确切的说法是,一群人在追一个少年。
啊~是他!那个敲鼓的少年。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拉着他摆脱了那群追着他的人。
“呼~~呼~呼~呼,啊,甩掉他们了,太好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努力的呼吸着。转头看向被我拉着的人。
惊呆
美丽出尘,这是我唯一能够找到的词汇。比画卷上更加清晰的面容。在看到画卷时已经觉得惊为天人,现在看到生人,我只能呆在那里。
直到那少年眉头微皱。
“可以放手了吗?你弄疼我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尴尬的松开自己的手,我一边道歉,一边忍不住的偷偷大量他。
或许是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的人,他在我松开手以后就离开我有几米远,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信息。
“那个,你没事吧?”话一出口,我就有想要死的冲动。这没头没脑的,到底是在说什么啊。
他似乎并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对于我的话并没有给予什么反应。
“我叫岩濑健,请问你怎么称呼?”我小心的和他套着近乎。
结果那孩子很是吃惊的看着我。“你不知道?”
不知道你是谁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吗?这样话也太过傲慢了吧。虽然你是我喜欢的那一型。

“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我的身份感到怀疑的少年,身边的气息发生了改变。敌意。
突然的变故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本来以为被甩掉的那群人突然的出现在我们周围,在我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便失去了知觉。

醒过来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类似于僧侣的男人。
“啊,你醒过来了啊。太好了。”因为看到我醒过来,男人放下手中的活,走过来将我扶坐了起来。“感觉怎么样?那些人动手从来都不知道轻重的。”
“那个……请问这里是哪里?”
“哦,这里是神隐村。”
“神隐村?”
“恩。”
“啊!”突然想到那个少年,我惊慌的爬了起来,“和我一起的少年呢?他怎么样了?”
“啊,少爷他正在主屋,等会儿会过来这边的。”
“少爷?”
“恩。”

通过交谈,我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名叫甲,是正在修行的苦行僧。因为,突然的战争而放弃修行投入到保卫家园的战斗中。
而让我心动的少年,名叫神崎弘人。听到这个名字,我便知道这孩子的身份。在古代,只有贵族才能够有姓氏,而神崎这个姓氏正是这个神隐村的主人的姓氏。神崎弘人,这个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战争的另一方,据说是弘人的同门师兄。听说是名叫草野彰的另一个贵族。
战争的起因是弘人的弟弟念的预言。
念是一个天生病弱的孩子。在这样的家族中,有弘人这样的优秀健康的孩子就够了,但是上天仿佛是为了弥补念的缺陷,让念拥有了预知的能力。而正是这种能力给神隐村带了战争的阴霾。
念一直很好被人保护着,随着他的哥哥弘人还有草野彰在师傅的家中一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一直到念十三岁生日那天,突然的疾病将念本就脆弱的生命一举击溃,在弥留之际念做了最后的预言。
得鼓神者得天下
在师傅的门下,弘人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像草野那样学习师傅精湛的武艺,但是其超强的领悟力却让他学得了师傅的音律。随心所欲的演奏乐器,是弘人的爱好,其中弘人摆弄得最好的便是鼓。
鼓,在古代的战斗前都要敲响战鼓来激发战士们战斗的士气。弘人的战鼓总能够最大限度的给予己方战士们以勇气,给予敌方以压力。是所向无敌的武器。所以弘人在战场上有着“鼓神”的称号。
念的预言一出,神崎家便兴奋了起来。如果鼓神指的是弘人,那么就意味着弘人的神崎家注定要得到天下的所有权。
一统天下,是所有领导者的愿望。念的预言,给神崎家带来了登上天下顶峰的希望。
战争也随之爆发。

“少爷不是好战之人,少爷一直以来的愿望是能够随心所欲的弹奏乐器,聆听天下的声音。”甲的表情在诉说的过程中一直很凝重。甲从小便是弘人身边的随从,在弘人上山学艺后,便在山下的寺庙开始了修行。从小跟随弘人,让甲十分了解弘人的心思。“少爷和草野彰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但是少爷从小就很听从对老爷的话……”
“甲,那个人醒了吗?”门外的声音打断了我和甲的对话,是弘人。
推门进来看到我已经醒了,弘人面无表情的走到我的面前,“这里面有一些吃的,你拿着尽快离开吧。”东西放下后,转身便要走。
“如果不愿意,你为什么不反抗!”我突然的起身抓住他离开的身影,虽然知道他会不高兴,但是我还是这么做了。总觉得,有些话不对他说不行。
“既然,对方是你的好朋友,既然你自己都觉得这样的战争不好,你为什么不说?!”
“如果不喜欢就应该说出来,你不应该隐忍着,这样对你,对草野彰,对天下都不公平。”
“战争会带来什么,你知道,从你对战争的厌恶中,我知道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那么,你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要一味的听从?”
“你喜欢音律,你应该要明白你是为什么而敲鼓的。”
为了什么?为什么敲鼓?
战鼓,为了什么能够振奋人心?
保卫和侵略的区别在哪里?
战场上,战鼓震耳欲聋,为了家园而战的勇士们,随着战鼓的节奏而奋起杀敌。
“你应该要让你的鼓声响于天地,震于人心。”

我不知道我的话对于他到底有没有用。
因为在话说完后不久,我便被大叔给带回了现实。

考古队的工作告一段落后我便离开了他们的队伍,继续开始我的旅程。弘人的画卷照片我很好的保存着。从那个年代回来后,再看照片的时候,我从画卷中已经看不到那种淡淡的忧愁,我想一定是什么解开了他的心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功劳。

在日本各地转悠了一圈后,我返回了东京。
“喂?健三~出来聚聚吧。”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工具。和礼分手两年,我们终于又能够想普通的青梅竹马的朋友那样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
礼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名叫大泽亚裕太。前两天鼓足了勇气向礼求婚。今天聚在一起就是要庆祝两人订婚。
聚会的地点选在了我们学生时代常去小店,除了我们几个死党,来的人还有大泽的几个朋友。
“啊,那家伙还真是慢啊。”
“都说了,叫他买手机,这年头还有谁是没有手机的啊,这样联系都联系不到。”
“就是就是。”
已经开始的时候,大泽还有一个朋友没有到。据说是一个船厂的老板。不过这年头没有手机的人还真是少。
“对不起,路上堵车。”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转过头――弘人。
神崎弘人

鼓神
“被称为鼓神的少年,在战争开始的前夜勇敢的阻止了战争的开始。然后便消失于人们的视野。而草野家族的继承人草野彰也在战争前夜离开。失去继承人的神崎和草野家族,失去了角逐天下的能力,而隐居于山林……以上,便是此次考古中发现的文献中叙述到的内容……”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