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2-19

[健弘]鼓1end(赠圆子)


甲骨文中发现的第一种乐器的名字
古代战斗前,敲起战鼓,鼓舞士气。

“啊,这个就是这次发现的画啊?保存得很完整呢。”
“啊,啊,是啊,看到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呢。开始以为不会发现什么画的,毕竟是从海底弄上来的东西。”
“真是难得的宝贝。”
“不过,这个画中的人好眼熟啊。”
“诶?你的梦中情人?不是吧~~!!”
“啊!啊!啊!你有爱人了?怎么会!我都还没有表白呢!!!”
“哦~~~哦~~~~小籁表白咯~~~大家过来哦,小籁向修明表白咯~~”
“啊,讨厌,田口真是烦!”

掀开布帘进去这个大帐篷的时候,一群狂热的考古学家正在那里愉快的玩笑着,和以往印象中的考古学者大大的不同。
印象中的考古学者应该是很严谨的,专心的注目于自己发现的古代遗迹的。而不是这样的欢快的玩笑着的。果然是因为年纪的原因吗?因为都是年轻人,最大的不过40岁,所以才会有格外的轻松的气氛?
我叫岩濑健,目前在为这个考古队工作。当然不是什么考古工作者,在考古队的人不一定是考古工作者。比如我,我是一名自由的摄影者,因为和前段时间和女友分手而正在到处旅游。在这里我能做的就是帮他们拍照。将那些沉淀了时间的物品记录下来。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
“小健~拜拜~”
和那些真正的考古工作者不同,我并没有住在考古场。因为我不喜欢住帐篷。关于这一点,他们就和我印象中的考古工作者一样了。为了新发现的遗迹,可以不回家,可以整夜整夜的守在边上,居住在帐篷中。
租住的房子也在海边,是为了工作上的方便。离考古地只有一千米的距离。但却可以带来完全不同的气息。
夜幕降临的海边有着城市里看不到的风景。作为自由摄影者的我,看过很多这样的风景,所以窗外的夕阳并不能吸引我。吸引我的是今天拍摄下来的东西。
冲洗照片是一天中最最安静的时刻。
看着淡淡的影象渐渐的清楚起来。我的心也随之兴奋起来。


敲鼓的人
为神之战争敲鼓的人

古老的画卷,奇迹般保留下来的画卷。画中穿着华彩的敲鼓人,坚毅的表情,如神般让人肃然起敬。
洗好的照片被一张张的夹在绳子上,我端着刚刚外送到的拉面,坐在它们的对面仔细的观赏着。
各种各样的器皿,各种各样的兵器,完全不需要摄影技巧的工作,如果不是因为给出的价钱较高,我还真不想要接下来。但是,现在看着那个敲鼓人,突然的觉得这个工作其实也不错。
那姿势,表情,完美得让我找不到任何的瑕疵。这便是我一直想要的模特,因为一直找不到那样的模特,所以我的摄影作品中从来都没有人物。如果他是现代人该有多好?我一定能拍摄出很多很多让我自己都折服的东西。
但是,为什么总觉得那人的身形中透入着淡淡的悲哀?
是什么让如神般的这个人透入出悲伤的情绪?
明明是那么有气魄的人和动作,为什么我看着想要流泪?

= =不是吧 ,哈利路亚不是只有在教堂里面的?
那大叔= =他果然又出现了。
“大叔,你那身衣服是……”
“诶?哦,哦,我可是为了配合那位才这样穿的。”大叔指着我拍摄的画卷,“怎么样?够气势吧。”
“还行。”气势?大叔,你这样穿真像个小厮。“大叔你不是住在教堂里的精灵吗?为什么来这里了?”
“啊啊,原来你不知道?????”
“诶?不知道什么?”
“我是海的精灵~~!!教堂精灵是我的兄弟,我们兄弟都长得一个样子!”
“|||||||||||||||||||||||||||||||||”
“呵呵,你不是想要了解他的哀愁吗?我送你过去吧。”
大叔,你不要这么热情好不好,我可没有说啊。
“我这就送你过去。”
“大叔!”
“去吧~!”
去吧,年轻人,只有你能够开出他的悲伤,或许也只有你能够解开他的心结。

一片白光,和类似于海鸥的叫声过后,我果然的被送到了画卷中的时候。而且衣服也换成了这个年代的。
古代的战场。
我该怎么做?虽然并不想来,但是真的很在意他的悲哀。
“殿下,请和我们回去吧。”
“殿下,夫人很担心您。”
“殿下。”
就在我无所事事的在海边瞎走的时候,远处突然来了一群人。或者更加确切的说法是,一群人在追一个少年。
啊~是他!那个敲鼓的少年。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拉着他摆脱了那群追着他的人。
“呼~~呼~呼~呼,啊,甩掉他们了,太好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努力的呼吸着。转头看向被我拉着的人。
惊呆
美丽出尘,这是我唯一能够找到的词汇。比画卷上更加清晰的面容。在看到画卷时已经觉得惊为天人,现在看到生人,我只能呆在那里。
直到那少年眉头微皱。
“可以放手了吗?你弄疼我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尴尬的松开自己的手,我一边道歉,一边忍不住的偷偷大量他。
或许是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的人,他在我松开手以后就离开我有几米远,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信息。
“那个,你没事吧?”话一出口,我就有想要死的冲动。这没头没脑的,到底是在说什么啊。
他似乎并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对于我的话并没有给予什么反应。
“我叫岩濑健,请问你怎么称呼?”我小心的和他套着近乎。
结果那孩子很是吃惊的看着我。“你不知道?”
不知道你是谁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吗?这样话也太过傲慢了吧。虽然你是我喜欢的那一型。

“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我的身份感到怀疑的少年,身边的气息发生了改变。敌意。
突然的变故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本来以为被甩掉的那群人突然的出现在我们周围,在我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便失去了知觉。

醒过来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类似于僧侣的男人。
“啊,你醒过来了啊。太好了。”因为看到我醒过来,男人放下手中的活,走过来将我扶坐了起来。“感觉怎么样?那些人动手从来都不知道轻重的。”
“那个……请问这里是哪里?”
“哦,这里是神隐村。”
“神隐村?”
“恩。”
“啊!”突然想到那个少年,我惊慌的爬了起来,“和我一起的少年呢?他怎么样了?”
“啊,少爷他正在主屋,等会儿会过来这边的。”
“少爷?”
“恩。”

通过交谈,我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名叫甲,是正在修行的苦行僧。因为,突然的战争而放弃修行投入到保卫家园的战斗中。
而让我心动的少年,名叫神崎弘人。听到这个名字,我便知道这孩子的身份。在古代,只有贵族才能够有姓氏,而神崎这个姓氏正是这个神隐村的主人的姓氏。神崎弘人,这个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战争的另一方,据说是弘人的同门师兄。听说是名叫草野彰的另一个贵族。
战争的起因是弘人的弟弟念的预言。
念是一个天生病弱的孩子。在这样的家族中,有弘人这样的优秀健康的孩子就够了,但是上天仿佛是为了弥补念的缺陷,让念拥有了预知的能力。而正是这种能力给神隐村带了战争的阴霾。
念一直很好被人保护着,随着他的哥哥弘人还有草野彰在师傅的家中一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一直到念十三岁生日那天,突然的疾病将念本就脆弱的生命一举击溃,在弥留之际念做了最后的预言。
得鼓神者得天下
在师傅的门下,弘人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像草野那样学习师傅精湛的武艺,但是其超强的领悟力却让他学得了师傅的音律。随心所欲的演奏乐器,是弘人的爱好,其中弘人摆弄得最好的便是鼓。
鼓,在古代的战斗前都要敲响战鼓来激发战士们战斗的士气。弘人的战鼓总能够最大限度的给予己方战士们以勇气,给予敌方以压力。是所向无敌的武器。所以弘人在战场上有着“鼓神”的称号。
念的预言一出,神崎家便兴奋了起来。如果鼓神指的是弘人,那么就意味着弘人的神崎家注定要得到天下的所有权。
一统天下,是所有领导者的愿望。念的预言,给神崎家带来了登上天下顶峰的希望。
战争也随之爆发。

“少爷不是好战之人,少爷一直以来的愿望是能够随心所欲的弹奏乐器,聆听天下的声音。”甲的表情在诉说的过程中一直很凝重。甲从小便是弘人身边的随从,在弘人上山学艺后,便在山下的寺庙开始了修行。从小跟随弘人,让甲十分了解弘人的心思。“少爷和草野彰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但是少爷从小就很听从对老爷的话……”
“甲,那个人醒了吗?”门外的声音打断了我和甲的对话,是弘人。
推门进来看到我已经醒了,弘人面无表情的走到我的面前,“这里面有一些吃的,你拿着尽快离开吧。”东西放下后,转身便要走。
“如果不愿意,你为什么不反抗!”我突然的起身抓住他离开的身影,虽然知道他会不高兴,但是我还是这么做了。总觉得,有些话不对他说不行。
“既然,对方是你的好朋友,既然你自己都觉得这样的战争不好,你为什么不说?!”
“如果不喜欢就应该说出来,你不应该隐忍着,这样对你,对草野彰,对天下都不公平。”
“战争会带来什么,你知道,从你对战争的厌恶中,我知道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那么,你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要一味的听从?”
“你喜欢音律,你应该要明白你是为什么而敲鼓的。”
为了什么?为什么敲鼓?
战鼓,为了什么能够振奋人心?
保卫和侵略的区别在哪里?
战场上,战鼓震耳欲聋,为了家园而战的勇士们,随着战鼓的节奏而奋起杀敌。
“你应该要让你的鼓声响于天地,震于人心。”

我不知道我的话对于他到底有没有用。
因为在话说完后不久,我便被大叔给带回了现实。

考古队的工作告一段落后我便离开了他们的队伍,继续开始我的旅程。弘人的画卷照片我很好的保存着。从那个年代回来后,再看照片的时候,我从画卷中已经看不到那种淡淡的忧愁,我想一定是什么解开了他的心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功劳。

在日本各地转悠了一圈后,我返回了东京。
“喂?健三~出来聚聚吧。”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工具。和礼分手两年,我们终于又能够想普通的青梅竹马的朋友那样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
礼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名叫大泽亚裕太。前两天鼓足了勇气向礼求婚。今天聚在一起就是要庆祝两人订婚。
聚会的地点选在了我们学生时代常去小店,除了我们几个死党,来的人还有大泽的几个朋友。
“啊,那家伙还真是慢啊。”
“都说了,叫他买手机,这年头还有谁是没有手机的啊,这样联系都联系不到。”
“就是就是。”
已经开始的时候,大泽还有一个朋友没有到。据说是一个船厂的老板。不过这年头没有手机的人还真是少。
“对不起,路上堵车。”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转过头――弘人。
神崎弘人

鼓神
“被称为鼓神的少年,在战争开始的前夜勇敢的阻止了战争的开始。然后便消失于人们的视野。而草野家族的继承人草野彰也在战争前夜离开。失去继承人的神崎和草野家族,失去了角逐天下的能力,而隐居于山林……以上,便是此次考古中发现的文献中叙述到的内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