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1-02

[PK]死亡游戏 第三部 VOL.26 (25做了点小小的变动)

VOL.25
剥去面皮,原来我们是一样的丑陋。

发现尸体5个小时以后,详细的现场勘查报告和法医鉴定报告放在了泷泽的桌子上。虽然很想要装聋作哑的当作没看到这个东西,然后带着今井飞到遥远的瑞士,在浪漫的气氛中庆祝两人的五周年。
但是,高层紧随而到的步伐,让泷泽连隐藏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报告落入高层之手,随之一起沦落的还有全体组员可爱的休假。
“那么在案子结束前二组的休假全部取消。泷泽你要好好的督促他们啊,这个案子压力很大啊。”重复的听着以往任何一个案件都会听到的交代内容,泷泽很好脾气的将高层请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真是个只会动嘴的家伙。都不知道压力压到哪里去了。
“根据死者身上的特殊纹身,在进行DNA比对后,确定死者名叫井之原快彦,在横滨经营一家寿司店。”对于取消休假一事,小山庆一郎很好的保持了自己对待工作时一惯的态度。毕竟在内被借调美国期间,任何的休假都会显得孤单。
“横滨警署在三天前曾接到过死者夫人的报案,称死者在一个星期前外出采购后便没有再回去过。”
“根据法医的鉴定,死者的死亡时间至少在一星期前。死因是失血过多。身上唯一的伤口就是面部,具法医鉴定,凶手是在死者活着时将死者面皮剥落的。”倒吸气的声音迅速的在不大的房间里响起。
活生生的将一个人的面皮剥落,那是怎样一种血腥的场面。人们无法想象。
“小山,你继续。”在队员们短暂的议论之后,山下示意小山继续汇报。
“恩。从现场勘测的结果来看,发现尸体的地方并不是第一凶案现场。鉴侦科在死者的衣物中发现了一张画纸。从画纸的纹路来看,画中描述的是一个带有窗户,可以看见警视厅的房间。从凶手的作案手法上看,这张画纸极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线索。目前亮和龙也正带人在警视厅附近查找。”
剥皮,移尸,留下画纸,以及在犯罪现场中提取不到任何的指纹和毛发。
一连串的举动清晰的告诉山下等人,他们的对手有着极为缜密的心思。真是个可怕的家伙。除了近乎于变态的冷静外,这个凶手估计还是个刑侦学和医外科学的高手。
“现在进行分工。”冷静的看着坐在自己眼前的队员们,山下深知这一次他们面临着怎样的挑战,而他能够调动的人偏偏在这个时候锐减。内在一个星期前随同一组的人到美国去引渡一个犯人;横山因为上一个主办的案子开庭而暂时缺席。目前留在手边的只有小山、锦户、上田、龟梨以及刚刚结束休假的加藤成亮。而龟梨前段时间为了追捕一个罪犯曾经把脚给伤了,还没好利落只能当半个人用。这也是为什么那天去送柴源彻的时候他会叫锦户陪在龟梨身边的原因。
头痛啊。
就在山下还没有为目前人员的奇缺头痛完时,另一个更加头疼的消息又传了过来。
“找到画中的房间了。”上田不紧不慢的声音透过免提传进所有人的耳朵,“房中发现一具尸体,没有面皮。”

随着死亡人数的加,案件的等级被迅速的提高。本来在忙于银行抢劫案的三组也被泷泽给强行调了部分出来。所以,当第二份报告出现在会议室的时候,小型会议室里整整坐了15个人。
总指挥:泷泽秀明
成员:
重案二组:山下智久 小山庆一郎 龟梨和也 加藤成亮 上田龙也 锦户亮
重案三组:风间俊介 长谷川纯 手越佑也 北山宏光
鉴侦课:村上信五 大仓忠义
法医课:今井翼 中岛裕翔
如此强大的队伍,老头子这次手笔真是大了。也可见案子在社会上的影响。

“死者的死亡原因和第一死者一样,失血过多。根据DNA比对,我们在新河日会酒店发现的死者名叫坂本昌行,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第一个陈尸现场的屋主。而陈放第二具尸体的房间,从酒店拿来的资料中显示,登记人是河合郁人,新河日会的少爷。”
简单的介绍,现场依旧没有留下什么比较有价值的线索。凶手留下的依旧是一张画纸,碗。

“现在进行任务分配。”再坐在这里也不会有更好的消息了,泷泽终于开始了任务的分配。
“村上和大仓重新对两个现场收集回来的东西进行检查,任何一个细节都别给我放过。小山和加藤去帮忙。”
“上田和锦户去联系新河日会,看看河合郁人现在在哪。”
“长谷川和手越去调查一下井之原快彦失踪前的情况。”
“风间和北山去坂本家。”
“小龟的脚还没好,你留守,去翻翻以前的材料,看看有没有什么类似的案件。另外,凶手留下的谜题,就交给你来破解了。动作要快。”
“p,你和我再去一次现场。”

意外发生的时候山下正和泷泽在新河日会的现场,距离警示厅只有三条街的距离。所以当接到消息迅速回的时候,正好看到今井将龟梨带出来的场面。
“和也!”惊恐的大叫着,山下不顾其他人的阻挡硬是冲了过去。
这一次,警戒线留给他的是目前还有微弱呼吸的恋人。
“冷静点,他还活着。”阻止山下以粗暴的方式接收龟梨,今井用力将山下推离龟梨的身边,“送他去医院,你去开车。我们直接过去。”时间,我们现在需要和时间抢人。

手术进行了很长时间,长到山下以为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漫长的寂静中,山下始终盯着自己染满龟梨鲜血的双手。
“P,和也不会有事的。”今井的声音仿佛在天边一样断断续续。“不会有事的。”
反复的念叨着,其实连今井自己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
头上的伤,腹部的伤,腿上的伤,没有哪一处伤是好看的。
血汩汩的流,比水管子都不为过。
送进去的时候今井曾经探了探,脉搏根本摸不到。
这样的情况下,能不能活,天都不确定。
和也,加油啊。





VOL.26

迷失

[和也~和也~和也~和也~]
谁?
[和也要乖乖的听话哦,不准任性。]
翼哥?
[和也要好好的吃饭,不能挑食哦。]
还是P?
[和也,要快乐,永远都要快乐。]
你是谁?
[和也!我爱你!]
你到底是谁?
[和也,你要幸福。]
喂!等等!你是谁!

“等等。”虚弱的声音突然的打破白静的病房里的安宁,自手术后便守在一旁的山下立刻站了起来。让自己担忧的面容融入龟梨还迷糊着的双眼。
“和也?”摁着一边的呼叫器,山下仔细的盯着龟梨的双眼。
从手术室出来时医生曾经要他们做好最坏的打算。
[因为病人的头部受到严重撞击,所以会出现怎样的后遗症我们暂时还不能确定,但是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
“P?”终于看清楚担心着自己,一直用力握着自己的手的人是谁时,龟梨露出了虚弱的笑容,“我睡了很久?”
以指腹轻轻的摩挲着龟梨的脸颊,山下尽力的让自己不要激动的哭出来,笑得一脸的温柔。
“才三天而已,只要你醒过来,多久都可以。”
“三天啊,P一直都在吧。都憔悴了。”
“我怕某个小懒猪赖床呢,当然要在身边把你叫醒啊。”
小声的交谈着的两人,三天的时间仿佛隔世。让他们更加珍惜眼前的这个人。

爆炸很幸运的没有给龟梨留下什么严重的后遗症。几处伤口医生也承诺会给消除掉。当时说来也巧,要不是龟梨的手机正好在那个时候响了起来,龟梨迟疑了下停下来掏手机,和爆炸物之间距离较远。现在的龟梨和也可能就是被装在小盒子里的一把灰了。
“炸弹是寄给二组的?”
和龟梨的好运相比,当时在爆炸物附近的几个勤杂人员很不幸的都遇难了。
“恩,当时我在办公室里翻阅档案,然后接到楼下的电话说有我们组的包裹,要我下楼去签收。”躺在床上,在休息了两天以后,龟梨顺利的离开了高危病房,今天的脸色看起来还不错。所以精神很好的配合着一组做着笔录。
“有说明是哪里寄来的吗?”顶着一边山下怒视的目光,石垣大佑小心翼翼的给龟梨做着笔录。
“没有,当时就说是有一个包裹。”仔细的想了想,龟梨确认的点了点头。楼下的值班员从来都不是多事的人。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基本上算是一个好人,就这样死去了,想想真让人伤感。
“对不起,打扰了,龟梨君的探病时间到了哦。”可爱的女护士,总是向人介绍说自己叫UP的可爱的女孩子。很准时的敲开了龟梨的房门。“就算是警察也不能剥夺病人的休息时间哦。”
败给UP的坚持,和山下露骨的不高兴,石垣匆匆的离开了医院。只留下得到许可留院照顾病患的山下,和当班护士UP。
“想不想喝水?”仔细的为龟梨将枕头调整好,山下一边询问着,一边将事先温着的水倒了出来。
“恩。”乖巧的点着头,在山下倒水的空隙,龟梨的目光始终定格在山下的身上。
“怎么了?哪里不对吗?”感受到龟梨的目光,山下认真的检查着自己的衣着。没什么不对啊,虽然几天没回家了,但是个人卫生还是很讲究的。今井说得对,“和也现在最需要你的照顾。”所以啊,绝对不能病了。所以前两天特意叫小山帮自己去拿了一堆的换洗衣物过来。
“没有,就是想看着你。”
“啊啊,我的小和也是在向我撒娇吗?”开心的捧住龟梨的脸,山下CHU的一声印上一个响亮的吻,让龟梨立刻红了双颊。
“UP在这里呢。”
“我什么都没看到哦,你们继续!继续!”可爱的UP。

“这个是爆炸当天的影像资料。”一组的会议室里,一片暗。石垣带着给龟梨做的笔录回来的时候正好上负责影像调查的中江川力也向组长上里亮太做汇报。
“送包裹的人是上午9:30进门的,停留了1分钟后便离开了。1分钟后值班的村上拨通了二组的电话。9分钟后龟梨出现在电梯口。离包裹大约13米左右的时候,龟梨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看电话。”
“根据笔录,龟梨那个时候是接到了一通电话,号码他不熟悉。龟梨说,接通后还没有说话他就失去了意识。我刚才去调查过了,是一个公用电话亭的电话。”石垣适时的插入进自己调查的结果。
等上里看完石垣的记录,中江川继续自己的话题,“根据放大后的影像我让纮太去调查了快递公司。”
接到中江川扔给自己的‘棒子’,牧野纮太将从快递公司弄来的资料递给了上里。“根据快递公司的记录,包裹是名叫河合郁人的人在爆炸当天上午8:30送到快递公司的。”
“河合郁人?”上里头疼的皱紧了眉毛,“山下他们那边的失踪者?”

因为犯罪嫌疑人和山下手上的案子重合,所以两边的人马重新组合,聚集在了一起。整容进一步的强大起来。身材肥厚的上司扔给泷泽一句“一定要破案。”便将一到三组全员给配置到了这个案子上。炸警示厅,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捅了马蜂窝。
“在将现场碎片拼合之后,我们找到了一个指纹。”骄傲的微笑着,对于自己手下的能力,涉谷昴永远都是自信满满的。“比对之后证实该指纹是河合郁人的。”
“另外,在反复的观看了当时的录像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丸山隆平,涉谷手下最最出名的细节观察者,在警示厅有着显微镜的称号。虽然本尊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
动态的画面定格后被无限的放大。
“在炸弹爆炸前,有一颗子弹射了进来,打中了爆炸物。根据对炸弹的分析,该炸弹装有定时设备。如果河合郁人的目标是重案二组,那么爆炸的时间就不应该是那个时候。而且根据快递公司的记录,河合当时要求送到的时间是10:00前,因为快递公司上午的订单不多,所以公司调度让人于9:10前将物品送了过来。送入警示厅的时间是9:30。龟梨出现在电梯口的时间是9:39,紧接着炸弹爆炸,比河合要求的时间早了20分钟。”
本该在预定的时间里爆炸的东西提前引爆,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阻止着凶手。
“根据我们的检验,第二死者坂本昌行的死亡时间是发现尸体的前三天。”今井翻阅着当天的检验结果,本来早就该讨论的东西,因为突然的爆炸事件而拖后。虽然说进度上慢了下来,但是却让法医那边的新人有了很好的学习的机会。“死因和第一死者一样,不同的是我们在死者的胃里找到了一些安定的成分。”
“被人迷昏后剥皮?”
“可能吧。”
“新河日会那边,我和亮询问过了,河合在井之原失踪前便出国考察,直到坂本的尸体被发现的前一天才回来。”上田依旧保持着他自己的风格,一边照着镜子整理着自己已经很完美的发型,一边念叨,“爆炸发生后便没有人再看到河合,估计是躲起来了。”

“找!一定要把那家伙找出来!”
那家伙应该就是谜题解开的关键,一定要找到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