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5-20

[明勇]千里之外 END

千里之外
“嘟……嘟……这里是泽明彦和石田勇也的家,现在家里没有人,请在嘟声有留言……嘟!”
[是我,明彦,勇也你还在加班?打你手机没人接听,你又把手机忘在家里了吧。我大概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回去了,你照顾好自己。就这样,晚上早点休息。]
留言机停止的时候,站在玄关处匆忙脱鞋子的勇也停下了动作,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有气无力的将鞋子扔到一边,“啊~又是差一点,真是的。”
抱怨的将背包扔进沙发,从沙发的缝隙里摸出遗落在那里的手机。
“两个未接电话?小夏?”一边收拾因为早上匆忙出门而散落在房间各处的衣服,一边拨通了夏树的电话。
“小夏?找你勇也哥哥有什么事啊?”
[小勇,周末的时候我想去你那里]夏树嫩嫩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周末的时候家里就我一个人太无聊了。]
“周末?”迅速的在脑子里回忆自己的工作安排,周末那一块严严实实的被会议给占据,“不行啊,我周末有个会要开。”虽然不忍心让那个孩子失望,但勇也还是明确的给了她答案。
[哦……]夏树的声音明显的暗淡了下来,透露出了失望的情绪,不过这个小大人般的孩子很快的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没关系,我还可以在家里弹钢琴。最近刚学会了个新的曲子,小勇什么时候回来东京,我弹给你听?]
“好啊~”
[小勇,你一个人在那边还好吗?有好好的休息没?]
“小大人,你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夏树过于成熟的口气让勇也哭笑不得。躺倒在沙发里寻找最舒适的位置将手机换个手,“你勇也哥哥是一个很独立的人。”
[泽先生还在国外吧,小勇一个人在那里不寂寞吗?]
“……”
[小勇,为什么不回东京来呢?]
为什么不回东京?在挂掉电话后勇也心里默念着着句话想了许久。
抛开在东京的亲人、朋友和工作,追着泽明彦来到这边,一切都要重新来过。即使一再的被人叫做打工的都没有像以前那样甩手走人。两个人居住的地方,总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使用,即使是在生病无人照顾一个人躺在地上烧得昏昏沉沉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回去东京,回去亲人朋友的身边。
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心甘情愿的为这样一个男人留下来?自己到底是怎样爱上这个男人的?当初和南分手,宿醉之后见到泽明彦的脸,为什么就那么快的和他一起过来这边了?只不过是一次和男人的酒后乱性,结果就像处女一样叫着要对方负责跟着跑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了。
这样胡思乱想着,在得出结论之前,勇也便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醒过来的时候,勇也闻到了刺鼻的药水味。干涩的眼皮与几乎撑破脑子的头痛让勇也呻吟出声,于是成功的吸引了坐在身边的人的注意。
“啊~他醒了,你要和他说话吗?”夏树糯糯的声音爬进耳朵,似乎是在和什么人通电话。
略有些冰凉的东西被放到了枕边,直到泽熟悉加担心的声音传进大脑,勇也都没有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觉得怎么样?]
“啊?”干得冒火的喉咙让声音变得极为古怪。
[怎么会什么都不盖的在沙发上睡着?]
“……”
[我过两天就回去,在我回去之前你就在医院里好好的休息,我已经拜托大姐去照顾你了。]
原来是医院啊,难怪气味这么难闻。
[好了,你好好休息,晚点我再给你电话。]。
连“再见”都还没有说,泽就把电话给挂了,勇也有点生气的嘟起了嘴。
“他那边正忙着,你别怪他。”成熟女性的声音,勇也转过头,看到野田提着一大袋水果站在门边。
“大姐。”努力的让自己发出声音,沙哑的声音让夏树立刻递过一杯水,“小勇,喝点水。”
“你啊,差点把那家伙给吓死。”将手中的东西放下,野田一屁股坐在勇也的身边,用力的拍了拍勇也的肩膀,“要不是那边实在是走不开,他一定会冲回来。”
“我到底怎么了?”即使是到现在勇也都搞不清楚自己躺在医院的原因。
“诶?你是不是把脑子给烧坏了?!”夏树夸张的放大了声音惹得勇也又一阵头痛。
“小夏,你手机响了哦。”野田指了指夏树的背包,可爱的手机铃声被压抑在包包里面怪可怜的。
“你发高烧,昏睡了两天。”趁着夏树出去接电话,野田为了方便说话坐在了夏树之前的位置上,“泽给你打电话,家里,手机都没人接,打到公司,他们说你一天没去上班,泽气得把你公司的人骂了一顿之后拜托我去看看你。管理员帮我打开房门的时候,你在沙发上烧得满脸通红,医生说是疲劳过去再加上受寒才烧得这么厉害的。”
“泽啊,这次又把你公司的同事给得罪了!”平时挺有礼貌的家伙,生起气来怪吓人的。
“……”
“小勇,妈妈过来接我了,你好好休息。”夏树挂断电话后便将自己的东西收了起来,接到电话过来这边已经呆了一整天,也该回家了,学生的生活可是很忙的。
“我也要走了,还有个会议,我已经拜托护士来照顾你了,晚点的时候我会再过来的。”泽回来后一定要让他好好的报答我,大姐的工作可是很忙的。
“啊,麻烦你们了。”
“哦,对了,小勇。”夏树似乎想起了什么在门口停了下来,“你妈妈和妹妹那里我们没有告诉她们,是泽先生说的不要让她们担心。就这样,再见!~”
“再见!”
不让妈妈她们担心,泽还真是细心。其实在生活中,泽一直都是细心的那一方。被新公司的人叫做“打工的”的时候,安慰自己的是他。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的也是他。每次生病醒来时总能在床边看到趴睡在那里的他。小夏问为什么不回东京,其实答案早就有了,是他——泽明彦。
虽然这个男人将自己带来这边之后又常时间的不能陪在自己的身边,虽然两个人老是相隔千里,但是自己总是能感受到来自千里之外的爱,泽明彦这个男人并有让地理上的距离阻断两人心里的联系。
其实石田勇也要的并不多,只是希望在暗的夜晚能有个人陪伴,泽做到了这一点,家里那满满一箱子的留言带,记录他满满的关心与爱,石田勇也的心早在来这里之前就被千里之外的那个男人给捆绑住了,早就无法离开他的身边。

“勇也。”走出医院的大门,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男人温柔的笑着,这份温柔是我想要的,走过去,主动的献上自己的吻,唇齿间的温度是我心里的温暖。
千里之外的爱,我接受。
我爱你,泽明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