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5-20

[PK]家族荣耀 VOL.1-5 第一部

家族荣耀

堂本刚要结婚了,这个消息传来,犹如台风过境。于是堂本总堂这两天都处在低气压的笼罩下。原因很简单,少主生气了= =
堂本家族的少主是一个叫做龟梨和也的孩子,前两天刚刚过完他20岁的生日。本来作为堂本家这么一个大体系家族的继承人,怎么也应该是姓堂本的吧,可是这个未来的继承人偏偏就是不姓堂本,姓龟梨。用堂本家当家的堂本刚的话来说,“堂本和也这个名字我不喜欢”= =
其实,龟梨只是堂本刚的养子,是从孤儿院里面抱回来的小孩,20年前的某一天堂本刚刚刚成为这个家族家长的时候从外面抱回来的孩子。对于龟梨的身世有很多种说法。
说法一,龟梨是堂本初恋女友为堂本刚生的小孩。堂本刚在16岁的时候曾经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女朋友,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失踪了,那个时候堂本刚发了疯似的找了许久才放弃,而那个女孩子,老资格一点的组员都记得,那是一个叫做龟梨和美的漂亮孩子。
说法二,龟梨是堂本家族的孩子,但是他的父亲是堂本刚的父亲。也就是说表面上是父子的两个人真实的关系其实是兄弟。关于这一点,大多数人给的理由是,当初堂本刚与龟梨和美在一起的时候,老堂本也很喜欢龟梨和美小姐,经常会带龟梨和美小姐上街购物,为她挥金如土。龟梨和美失踪后老堂本就病倒了。
说法三,龟梨是堂本刚的小情人,当然这一点是在堂本刚要结婚的消息传出来之前让人深信不疑的。堂本刚与龟梨和也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做出些暧昧之极的动作。亲吻啊,拥抱啊。据说龟梨的初吻对象是堂本刚呢。
总之,不管龟梨和也的身世是什么,他与堂本刚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这些都不影响他在堂本家的领导地位。某些时刻,他这个继承人对这个家族的影响比远在荷兰计划着结婚的堂本刚来得要大。
“我说,小龟,你能不能换一个表情?”从进门到现在,坐在沙发上的孩子的表情就没有发生过变化,这让进出这个办公室的人都胆战心惊的,生怕不小心触动地雷的爆发。唯有龟梨的死党加左右手,加保兄的中丸雄一敢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打扰龟梨大少爷的兴致。
“……”沉默沉默沉没= =中丸雄一先生难得提起的话题,在龟梨和也先生坚强的怒气下勇敢的沉没了。
“和也?午饭时间要到了哦。”名为上田龙也的妖精是这个家族中唯一能用长辈的口气来和龟梨说话的人。并不是因为上田的辈分比龟梨高,相反的上田还是龟梨的手下呢,就是那个左右手中的右手。也不是因为上田年纪比龟梨大,说到年纪大,堂本刚的年纪要比龟梨的大,但是他在龟梨的面前一点都不像一个长辈,反倒是像一个孩子= =。更加不是因为上田的拳头要比龟梨的大,论功夫龟梨和上田应该是不相上下的,因为两个人都曾经一个人单挑十几个人而毫发无伤。至于为什么,堂本刚归结与上田比龟梨够妖孽= =这都是些什么破理由= =总之,在堂本家族里,中丸与上田是站在家族顶端的人。
“龟梨和也小朋友,今天的午饭是你上田哥哥我亲手制作的,你不作出反应是要造反还是怎么着?”见龟梨对于自己的叫话没有反应,依旧保持愤怒的思考状,上田同学迈着他妖孽的步伐飘到龟梨的面前用他锐利的眼神死死的盯上某小孩性感的双唇。“难道要你哥哥我口对口的喂你吃?”怒,本来就瘦得没几两肉了,小样你还敢在这里跟我完绝食?不想活了是不?不知道大爷我什么背景么?
“那家伙要结婚了。”沉默了许久的龟梨在听到上田的威胁后,很主动的给予了回应。这一回应让坐在一边的中丸更加确定了龟梨小M的个性。以及上田S的不到地位。有一个S到如此的LP,中丸觉得自己到现在还活着真是上辈子救过某贵人。
“结婚?结婚不就结婚了?”听到龟梨的话,上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结婚还不好?省得他一天到晚的坐在这里咬手绢,两眼泪旺旺的叫你宝贝。你不怕恶心,我还嫌他浪费国家水资源呢。”
“可是他是要嫁啊= =”本来人家还盼望着能有一个温柔贤淑的娘来着,一天到晚的吃大男人做的饭,难怪医生老说我营养不良呢。
“靠,你小子现在是要告诉我你鄙视同性恋是不是?你小子都亲手撮合了我和丸子,现在你告诉我你鄙视我们?小子,最近你哥哥的拳头比较痒。”臭小子,当初要不是你的设计,想我一全世界最完美无敌的S会被中丸雄一那小样小M给压到身下穷叫唤?
“问题是,对方是一警察世家= =”
……
…………
谢谢,给我把刀吧,把堂本刚那个老头子杀了,或者把那个新郎给杀了,或者我们集体自杀吧。
不知道色会和警察最不对付吗= =居然找个警察来结婚,堂本刚,两天没S你,皮痒了吧。

VOL.2
“我让你去和他们接触是去抑制他们活动的!不是帮他们盯梢!”一大早的山下智久的怒火就差点把暴力团对策科的屋顶掀到警视总监的脑门上。
触动这个最近活动频繁的活火山的是名为内博贵的可怜孩子。
“不过就是让你去盯着他们,结果呢,居然成为别人的帮手,帮他们盯梢?!!!!内!博!贵!”山下气愤的将手中的资料甩到内的面前,“你脑袋里装的是什么?警察学校那种地方,你到底是怎么走出来的?!”
“我以为……”可怜兮兮的看着伟大的山下大人,内博贵试图用以往征服锦户亮的手段来获得活命的机会,不过似乎没有任何效果。
“你以为什么以为!这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的时候我还能说你缺少经验,现在呢?!”
……以上内容过于血腥加复杂,某人在这里小偷一下懒……
“亮,你不进去真的不要紧吗?”蹲在门口,隔着厚厚的门板都能感觉得到山下的怒气,更何况是在风暴中心的内啊~善良、可爱的手越带着担忧的表情转过头仰望着和自己一样在门外偷听的前辈。
“= =他自找的,这次不让他好好接受点教训,迟早有一天他会去帮着那些人杀人的。”这孩子是真的要人来好好的教育教育了,虽然看他被人骂得连头都抬不起来心里会有点难过,可是看着他那张脸自己还真是骂不开口。
废话,要是你家最喜欢的宠物一脸可怜像的看着你,你还能恨下心来开骂?如果能,那是你大脑结构不正常。
“内这样又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老大要发那么大的火啊?真难理解。”同样为内同学感到可怜的还有善良的小眼睛男小山同学。
“你没听说吗?听说堂本先生要结婚了。”蹲在另外一边的加藤成亮同学抢先一步的把听来的消息公布了出来,“据说对方是道的大姐大呢。”
“诶?大姐大?哪个社团的啊?”听到内幕立刻来了兴趣的小山和手越完全忘记了自己蹲在门口的目的,而拉着加藤转移方向打听起消息来。
“听说是山口组的,据说是山口组老大的私生女。两个人是在堂本先生18岁的时候认识的。听说,堂本先生之所以成为警察完全是为了那个大小姐呢,据说当初两个人正在热恋中,后来因为山口组的动乱,那位大小姐被传死亡,堂本先生悲愤之下决定要为她报仇,所以决定成为警察的。”
“诶?真的?好感人的故事啊~~~~”
“恩恩,后来呢?后来呢?”
看着因为堂本光一的恋爱故事而兴奋起来的三人组,锦户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年头道听途说真可怕,流言传起来比F1方程式都快。人家堂本光一的结婚对象明明是堂本组堂本刚,居然能被他们传成是山口组过世多年的那位大小姐。如果那位大小姐地下有知的话,估计要爬上来好好的申述了。
算着山下的怒气差不多快发完了,锦户终于是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P,吃饭的时间到了。”
“小亮~”委屈的声音在听到锦户声音的同时传进耳朵。
“你叫小亮也没用,今天不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你下次指不定就帮着那些社会开枪了!”看着样子山下的怒气还没有结束。可是为了自家的老婆,锦户还是决定动手灭火。虽然内这家伙是需要好好的教育教育,可是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这个教育还是要适量,适度。
“好了,教训一个上午了,这家伙也知道错了,回头叫他写个检讨书给你就是了。”走过去拍拍山下的肩膀,神秘的说,“你要的东西我搞到了哦。”
“真的?”被锦户的话所吸引,山下完全没发现内在锦户与他说话的空挡溜了出去。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那位内同学的影子了。
“喏,给你。”手上的东西扔给山下,“自己慢慢看,我去吃饭了。饿死了~”说完便马不停蹄的出门去寻找自己的老婆去了。
龟梨和也,1986年2月23日生……
手中的是堂本组高层的资料,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家老头的婚姻,但是这个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所以现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了解对方的资料,越详细越好,然后抑制他们的犯罪。
堂本光一,你就逍遥快活去吧,我不把你家相方的社团打击下来我就不叫山下智久!


荷兰
“啊~啊~”坐在湖边长登上的人突然不耐烦的伸了伸手,“好累啊~~~~”
“你的鱼还没有上钩吗?我还等着鱼下锅哦~”听到自家相方的声音,在厨房忙碌的堂本光一从窗口伸出头,嘲笑起坐在那一个下午都没有收获的人来,“或者你打算改改今天的菜单?”
“臭光一!居然嘲笑我!我要告诉宝贝去!”听到恋人的嘲笑,堂本刚鼓气自己肉肉的脸掏出手机熟练的拨通。
然后某个诡异的声音传遍整个别墅。
[堂本刚!你个小M两天没S你,小样你皮痒了是吧!敢打扰大爷的美容觉?!]
……T T人家打的是宝贝的电话啊~为什么接的是龙也T T难道宝贝被龙也吃掉了?
“宝贝呢?T T”人家要向宝贝述苦啦,光一欺负人家。
[你家乌龟死掉了!]
“T T丸子呢?我要跟可爱的丸子接电话。”龙也好可怕……
[刚,回来吧,小龟真的出事了……]疲惫的声音,丸子的演技越来越好了,是龙也调教的吗?以后要把宝贝和龙也隔离开来,不然可爱的宝贝都要被龙也调教坏了。
“宝贝在哪呢?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刚,真的,小龟出事了,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刚,快点回来吧,不然你真的要看不到你家宝贝了。

光一,那个是我的宝贝~最最宝贝的宝贝,他不能出事的……

VOL.3
“你不进去吗?”病房外,堂本刚拉着陪同而来的堂本光一的衣袖,可怜兮兮的看着对方。“你不是一直想见他的吗?”
“你进去吧,这会让其他的人看到我,你会处在很难的地位,不是吗?毕竟伤他的人是智久手下的人。”温柔的拍拍堂本刚的肩膀,堂本光一微微的往后退了退。“我在车里等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满眼雾气的看着堂本光一离开的方向,堂本刚好好的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后推开了房门。
“你还知道回来啊?”病房里只有上田龙也一个人在,连本该躺在病床上的人都不在。
“和也呢?”颤抖的问出自己害怕的问题。不是说受伤了吗?不是说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吗?为什么没有躺在床上?为什么没有看到宝贝?“龙也,和也呢?”为什么不躺在床上好好的睡觉?
“不在了。”
“你说什么?”龙也,你不要那么正经的说话,我不习惯。什么叫不在了?为什么不在了?“什么叫不在了?”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本来想等到你回来的,但是他等不了了。”
“骗人。”什么叫等不了?为什么等不了?有什么让他不能等我下。
“他在哪里?”
“我说了,他不在这里了。”一样的话,你要重复多少遍?堂本刚。
“他在哪里???!!”堂本刚用力的抓住上田的领口,力气之大,仿佛想要将上田勒死。“你告诉我他在哪里??!上田龙也!”如此大叫着,本来充满气势的人,突然的瘫软下来。跌坐在身后的床上。
雪白的床单,一尘不染,这个孩子真的有躺在这上面过吗?不是家里他习惯了的水床,这样的床他睡得一定很不舒服吧。还有床边柜子上插的花,宝贝不喜欢这个花的,宝贝喜欢的花只有火焰百合啊,龙也不知道吗?宝贝喜欢火焰百合的啊,为什么不给他放那种花呢?还有还有,这个房间里到处都充满了浓重的药水味,宝贝不喜欢这个味道的,从他小的时候开始他就不喜欢医院,不喜欢药水味的,每次住院都要让人吧病房里面搞得没有药水味,才会住下来的,龙也为什么不给他把里面的药水味弄掉呢?这些宝贝都不喜欢的。
“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呢?”泪水就这样滴落下来,一点一点的打在洁白的床单上,不留痕迹的消失。“你小时候不是答应过我,不过怎样都会等我的吗?”
宝贝,小的时候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不管怎样,只要我说,你就会等我的吗?宝贝,我从来都没有食言过啊?!小的时候,我和你说我有重要的事要做,把你放在家里的密室里,要你在里面等我,你不是有乖乖的躺在密室里的沙发上等我吗?初中的时候,我和你说,我一定会去学校接你回家,夜里你不是认真的坐在学校的台阶上等我来了吗?大学那会,我答应你去看你的比赛,你不是赢得了胜利给我看吗?尽管那各时候我躺在医院里。宝贝,为什么这次就不等我了呢?我已经很用力很用力的回来了啊?
“刚?”因为堂本刚将手机忘在车上,而带着手机过来交给堂本刚的堂本光一一来到门外就听到堂本刚压抑的哭声,想都没想的推开房门。“出什么事了?”
“光一。”转过头,泪水和情绪在看到堂本光一的一瞬间猛的爆发出来,堂本刚扑进堂本光一的怀里放肆的大哭了起来,“光一!我没能保护好他……没能保护好你的儿子,我没能保护好和也,没能保护好他……我答应过和美要好好的爱着他,好好的将他带到你面前的。光一,怎么办?怎么办……我一直一直那么努力的宝贝着和也,为什么……”断断续续的哭泣着,断断续续的呢喃着,道出来的事实让上田龙也震惊,同时也让推着龟梨过来的中丸震惊,更加让坐在轮椅上的龟梨震惊。
“刚,你说什么?”这辈子龟梨和也都没有这么吃惊过,瞪大着双眼,愣愣的看着相拥着的两个人。
什么叫做没有保护好你的儿子?
什么叫做答应和美好好保护他?
什么叫做好好的将他带到你的面前?
堂本刚,那个他是谁?那个你又是谁?

“和也?”听到龟梨的声音,堂本刚和堂本光一的身体突然震了震,“为什么?你不是……”吃惊的转过头,看到脸色苍白的人也正吃惊的看着自己。堂本刚突然明白了什么转过头恨恨的盯着上田。
“我只是说他不在这,又没有说他死了,是你自己在那里乱理解”上田无辜的耸了耸肩。
哼!小M,这还不玩死你!你就慢慢的跟和也解释他的身世吧。不过,这么点小计谋就能挖到这么大的秘密还真是有意思啊~呵呵~~来来来,小丸子,我们走吧~大爷我今天心情好,请你吃饭~~

偌大的病房里只剩下三个人,堂本刚坐在沙发上,堂本光一站在窗边,龟梨坐在轮椅上,脚上打着厚厚的石膏,手上也满是绷带。
“丸子不是说你伤得很重吗?”堂本刚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将头低得下下的。
“你似乎很希望我伤得很重?”生气的口气,这口气是堂本刚最熟悉的,在他每一次将自己惹的祸留给龟梨去处理的时候,龟梨都是这样的口气。
“谁说的!宝贝,我都担心死了!”叫嚷着,堂本刚猛的将龟梨拥进怀里,“你都不知道我看不到你的时候有多担心!”
“堂本刚= =”
“是!”
“你压到我的伤口了!”
“啊~宝贝,没弄疼你吧,伤口没裂开吧。”惊慌的松开自己的双手,堂本刚急急的检查气龟梨的伤势来。
“堂本刚= =”身体因为堂本刚不知轻重的触碰而疼起来的龟梨,皱紧了双眉,不耐烦的叫着堂本刚的名字“堂本刚!你给我坐好!”
因为被自己宝贝大吼,堂本刚非常乖巧的缩坐回沙发上。在这整个过程中堂本光一始终一眼不发的看这龟梨。不知道想从龟梨身上看出什么来。
“现在,你们能和我说说了吧,关于我的身世。”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龟梨的态度仿佛是在和自己的对家谈判。
宝贝,你不要这个样子看我好不好?我不习惯啊~
“是谁来说?是你?还是你?”目光锁定在堂本光一身上,龟梨并不寄希望与思维跳跃迅速的堂本刚,事情如果让他来说只会越来越复杂。
“你是我的亲生儿子。”知道事情已经无法隐瞒,堂本光一很大方的道出了事实。反正这个事实迟早会让这孩子知道的。

三十几年前,在关西的一个小乡村里,堂本光一、堂本刚还有龟梨和美幸福而无知的和养育自己的老奶奶一起愉快的生活着。直到有一天一切的平静都被打乱。突然到来得女人说堂本刚和龟梨和美是她先生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因为自己不能生育所以决定将堂本刚接回堂本家。于是在当时十岁都不到的孩子们无力反抗的时候,堂本刚被迫与他们分开。
失去了堂本刚的两个孩子努力的学习、打工,为的就是能够去到那个听起来很遥远的东京,然后找到堂本刚。16岁那年,两个人终于是以自己的努来来到了东京,在一家拉面店里打工。那个时候的堂本刚已经开始接触家族的生意。
然后如所有白烂电视剧里所演的那样,因为某次的躲雨三个人再次相遇,往日的情感一触即发,堂本刚和堂本光一不顾一切的相爱了,并且不顾堂本家女主人得反对将和美带到了父亲得面前。
就在两个人热恋的时候,堂本家得女人突然来到堂本光一居住的地方。然后一切的悲剧就从这个地方开始。
被下了药的堂本光一与龟梨和美无法自制的发生了关系,而这一切正好让被女人设计过来的堂本刚看到。巨大的打击让堂本刚失去理智的和自己最爱的两个人断绝关系。将两人出东京。但他没有想到的事,对自己生母充满仇恨的女人不断的派人追杀两人,只因为和美酷似母亲的长相。
当父亲到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堂本刚才突然明白所有的事情,愤怒的将女人枪杀后,费尽心思找到的只有因为生产而奄奄一息的妹妹和美,以及光一因为追杀而落水失踪的消息。唯一能够安慰的便是和美冒尽一切危险生下的孩子,流着自己两个最爱的人的血液的孩子——和也。

VOL.4
“那么后来呢?”平静的听完堂本光一的叙述,龟梨很安静的坐在那里,很平淡很平淡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似乎应该称之为父亲的人,一脸的平静。
后来呢?后来怎样了?
受伤落水,然后被山下的父母救了起来。很善良的一对夫妇。什么都没有问的收留了堂本光一。可惜,没两年就因为某次火灾而过世。说起来,当时山下夫妇两已经离开了火场的,但是为了救邻居家的孩子又冲了回去,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最后的最后,站在山下家的废墟上的只有堂本光一和年幼的山下智久。
“接着,你就去做了警察?”在明知道堂本刚会继承堂本家的情况下,你跑去做警察?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想为我们报仇啊。
那个女人,伤害了和美,伤害了刚,伤害了我们所有人。也伤害了你……
我想要报仇,于是选择了和道敌对的一面,我想要亲手逮捕那个女人,亲手把她欠我们的要回来。我想用我的力量来守护刚。
用你的力量来守护刚?你忘了吗?堂本刚是这个暗面的领导者。
没有忘,那个女人将他推了进来,我想要做的是把他拉出来。
想要让他得到救赎。
那么我呢?对于你来说。
我的存在是一种错误,还是一种伤害?
和也……

“和也怎么样了?”因为龟梨一直一直的不肯让堂本刚靠近,倔强的将两个与自己血缘关系最亲密的人拒绝在门外。堂本刚只能坐在客厅里担心。
“发呆呢,一直看着窗外。”无奈的摇了摇头,中丸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以往那孩子不高兴,自己在他面前逗他还能从他眼里看到点情绪,今天不管自己怎么做,那孩子都没有反应呢。看来这次问题真的很棘手。
“怎么办??”泪眼汪汪的转向另一边的上田,结果只接收到“你很烦”的信号。
“死堂本刚,我不是小龟,不吃你这一套,要哭,你找你家条子去!”最讨厌人哭了。还是上去看看小龟好了~好歹是我养的崽子,不能让个条子给整没了。

“吃饭了!”一脚将虚掩着的门踹开,上田很王样的走了进去。
“吃饭了~”手中的餐盒里装的都是龟梨平时最爱吃的东西。“是你龙也哥哥我亲自下厨做的哦~绝无二家~~”
“我不想吃。”总算是有了点反应,可是看着更难过。
“和也……”叹了口气,上田难得的没有现出他的女王S样,而是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慢慢的抱住龟梨的脑袋。
“呐~和也,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你上田哥哥今天的战斗力是0,温柔度是100哦。”难过的话就哭出来,那些个“男子汉不能哭”、“想哭的时候抬起头,要流出来的泪水就会流回去”之类的话让他见鬼去吧。难过的时候就要发泄出来。
“哭不出来。”闷闷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今天的龟梨和也战斗力是0。
“为什么哭不出来呐?不是难过吗?”哭得出来吧,哭出来就不会这么难过了吧。
摇摇头,龟梨倔强的推开上田的的怀抱,慢慢的躲进被子里。
默默的看了龟梨许久,上田终于放弃的走了出去。
“和也,只有今天,只有今天我允许你懦弱,明天,太阳升起来后,你依旧是堂本家的龟梨和也!”
所以,小乌龟,今天我们做你的龟壳。


“智久,当时为什么不阻止内?”
“来不及。”
两个人的晚饭,在餐厅的偏僻角落里。无论多好的菜色都无法引起堂本光一的食欲。纵使对面的山下吃得很开心。
“是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不然凭着内博贵那迷糊脑袋能伤到堂本家的当家?
“我说不是的话,你会相信吗?”很好看的笑容。可是智久,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好了,你慢慢吃,我还有事。”这气氛太压抑了。
“智久!”
“恩?”
“不要伤害他。”

智久,不要伤害和也。
不要伤害刚。
他们和你一样重要。


“喂!山下智久!你最好有理由!”打扰别人H是会遭报应的!山下智久你最好有要紧的事,不然大爷我毒死你!
“小亮,陪我兜风吧。”今天郁闷指数是100!
“= =”大爷我今天情欲指数是100,义气指数是0。
“小亮,你今天陪我去兜风,我明天放你和内的假~让你们去补休!”
= =??? 休假=有空=和内在家=一起留在床上=H一整天……
“成交!”山下智久,有没有人说过,比起警察,你比较适合去做商人?还是歼商的那种。




“啊~~~注意前面!注意前面!拐弯了~那边是弯道!”
“山下智久!”
“我答应你来兜风,不是来和你送命的!”
“红灯啊~~~~红灯!!!!!”
“前面是悬崖!悬崖!”
车子发出难听的声音终于还是停了下来。前胎离悬崖只有1米。
锦户难以自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怒了。
“山下智久!你他妈的是疯子!”愤怒的摔门出去,锦户仿佛觉得不过瘾似的又用脚踢了踢车身。
“啊 ~好爽啊~~~~”心情恢复了啊~~~~
“山下智久,你还又没有一点作为执法者的自觉啊?”锦户鄙视的看着山下,“你刚刚至少违反了5项交通规则!”
“那又怎么样?”无所谓的笑着。“车子制造出来是让人开的。”
“你简直就是流氓= =。”
“我们都是啊~不是说警察是最正义的流氓吗?我们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流氓哦~~~”
山下智久,你不要这么不自然的兴奋好不好,这个样子比哭都难看。
你个全警视厅最流氓的家伙,现在笑得和哭一样是要干什么啊??

小亮,你知道吗?我最崇拜的人除了我家已经挂掉的爸妈就是光一了。
小亮,你知道吗?我从小就认为光一他啊是正义的代表哦。
小亮,你知道吗?龟梨和也是光一的亲生儿子。
小亮,你知道吗?光一成为警察的理由居然是为了帮助堂本刚。
小亮,你知道吗?我突然觉得一切都偏离了我原本认为的轨道。
小亮,光一要结婚了。
小亮,光一希望我能搬过去和他们一起住。


“光一,你和智久说了?”因为顾忌到两边人的缘故,本来想要大宴宾客的两个人最终决定只把两个孩子叫过来观礼。
废话,一边是道,一边是警察。这一见面,这婚礼也就可以直接结束了。
可是,即使是只有这两个孩子,杀伤力也是不容小看的。
“和也呢?会来吗?”他来了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他接受我这个人的存在了呢?
“和他说了,机票也放在他桌上了。”因为龟梨受伤的缘故,两个人的婚礼硬是推迟了半个月。现在终于是到这一天了。可是现在担心的情愫竟然比期待的情愫多。是担心两个孩子不过来,还是担心两个孩子见面后斗起来。堂本光一和堂本刚都说不清楚。
“两位,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开始?”和蔼的神父站在教堂的门口,一脸的慈祥。
幸福,就在眼前。


VOL.5
“两位,我们可以开始乐吗?”看到两个人还在向外张望,和蔼的神父再度催了催,过了约定的时间可不好啊。
失望的转过头,堂本光一看着身边的堂本刚,后者也是一脸的失望。
“开始吧。”果然还是不来吗?
不能原谅我们吗?

“那么,我们开始吧……”
“等等!!”突然的声音将老神父即将出口的话硬是给憋了回去。
转过头,耀眼的光线中,出现的是谁?

“我说,堂本小M!大爷我你都不请?不想活了?别以为有个条子姘头,我就不敢S你了~”
“刚,你都不叫我们来,难道是我们做得不够好?”
“……”
“= =喂,我说,堂本和也?!你不说两句?!”
“= =别叫我堂本和也= =中丸龙也!”
“NO!NO!NO!我得小和也,你搞错了~丸子他啊~是跟我姓的~哦呵呵~”
“= =上田雄一这名字难听到爆!”
“你对我的姓氏有什么意见吗?堂本小和也?!”
“都说了!别叫这样叫我,难听死了!”
%#◎%…………!◎!!¥¥……%……×◎¥!◎¥!……×◎◎◎¥¥%…………※

————————堂本小和也与中丸小龙也的争吵小分割——————————
堂本小和也:都说了不要叫我堂本和也!我不姓堂本!
中丸小龙也:不是堂本小和也???难道你是赤西小和也???!!!!!!!!!!
堂本小和也:= =你不知道这文是PK向的吗?????居然敢AK!来人啊~拖出去~拖出去~关起来~~~~~
上田小雄一:和也T_T你要把我老婆怎么样啊?放他下来= =
中丸小龙也:上田小雄一!你给我滚回去!别M样给别人看!
堂本小和也:怎么样?我要把他关起来!然后让他把牢底坐穿啊哈哈哈~~~~
牢底小11:你们都去死吧~把我的杭州还给我!!!!!!!!!!!!
————————牢底小11精神错乱的插花小分割————————————

堂本光一满头线的看着在门口突然就那样争吵起来的三个人,开始为着堂本家族的未来感到担心。
“刚?这就是将来要代表堂本家族家族荣耀的三人组?”
“= =那是他们表示亲情的方法= =你有意见?”
“……”

“和也”打断正在进行亲感联络的三人,堂本刚走到三人的面前,在龟梨的轮椅前蹲下。
“和也。”用力抱住!
“死堂本刚!你要谋杀??!啊~~~死条子!命案现场啊!!!你不出警吗????”
“今天我休假!”
“= =你还是条子吗???!!!啊!死堂本刚!你压到我的脚了!”
今天真热闹啊~~~~~~~
“呐!和也,别闹别扭,你不是有一堆话要对你家那两只说的吗?”好哥哥上田龙也,温柔的摸着龟梨的头发。
“死妖精!别把好好的气氛破坏了!”堂本刚抱着龟梨,嘟着嘴看着上田。完全无视了怀抱中龟梨的愤怒以及身后堂本光一的线。
“堂本刚!你给我松手!!!!!”终于愤怒了~
————继续精神错乱的分割——————

“呐,和也,你要和我说什么?”卡拉卡拉的眼神。堂本刚你现在完全就是一小M= =
“刚。”
“恩?”
“你先把我放开。”
“哦”松手。
“转过头去。”
“为什么?”好奇。
“转过头去!”找打是吧。
“哦”堂本刚= =你果然是小M。上田龙也一脸的鄙视= =

“呐,刚。”看到堂本刚按照自己的要求转过身去,龟梨脸上露出了不知道愉悦起来的笑容。
“恩?”被过身的堂本刚并没有看到龟梨愉悦的表情。
“你是喜欢我的吧。”
“当然!”激动的叫着,准备转过身的堂本刚突然感觉到有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身。
是一双堂本刚并不陌生的手臂,在这双手的主人还很小的时候,这双手总是环着自己的脖子。然后当手臂的主人开始慢慢的长大,这样亲密的举动越来越变得珍贵。因为堂本家族的荣耀在逼着那个孩子成长,成长成为能够维护这个家族的强大的男人。所以,当这样的双臂环住自己的时候,堂本刚突然的泪流起来。
“刚,是因为喜欢和也才对和也好的对吧。”
“恩”
“不是因为那个死条子吧。”
“他是你父亲。”
“不是因为死去的妈妈吧。”
“当然不是。”
“以后还会一直一直的喜欢我的吧。”
“你说什么呢?那是当然的。”
和也,宝贝,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是你的出现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和也,宝贝,你一定不知道,当小小的你对我伸出手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全世界。
是全世界的爱。

“那么,新婚愉快!”突然明快起来的声音,打破的是真相出现后带来的一切阴霾。
“新婚愉快!!!”上田和中丸一起愉快的叫着,气氛热闹了起来。然后堂本刚和堂本光一也跟着这气氛快乐了起来。于是所有的人笑在了一起。然后把可怜的和蔼的,正微笑着看着他们的神父忘在了脑后。
“堂本刚!今天你一定要把堂本光一压到床上狠狠的做上三天三夜!”
“为了堂本家族的荣耀!”
“反攻!反攻!”
“H到精尽人亡!!!!”
“去死吧!中丸小龙也!”
“你去死把堂本小和也!”

“好热闹啊。”喏喏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
所有的人停了下来。门口,一个日益健壮的身躯。
“p!!”堂本光一脱口而出的昵称道出了门口那人的身份。
山下智久。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