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2-18

[PK]喜多川老爹家的男人们(又名:喜多川拳馆的男人们) 第一集

第一集

“起床了!”月亮还爬在半空中的时候,喜多川拳馆突然的传出一声巨响。几秒钟后,灯火通明。在拳馆生活多年的生物已经动作迅速的忙碌起来,只有一个人还缩在温暖的被窝里没有动静。这样的行为在拳馆是不会被原谅的,所以当一盆在户外放了一晚上的水全部倾倒在那人身上的时候,站在边上的山下并没有给予更多的同情。只是在盘算着被淋湿的被褥应该收这人多少钱。
“啊~好冷好冷~”尖声的叫着,声音因为意外的冰冷而变得有一点尖锐的奇怪。全身湿透的龟梨双手抱肩用力的颤抖着。“干什么……啊欠!”很有气势的话因为紧接而来的喷嚏而失去了力道。
“喜多川拳馆的规矩,绝对不允许睡懒觉!”固执的老头,用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手,“5点半开饭!”说完转身离开。
“什么嘛,臭老头!”不满的嘟囔着,龟梨继续抖动着,没有做下一个动作的打算。山下智久看着他,终于计算出应该收的费用,“弄湿被褥,费用500。还有,现在已经是5点25了。逾时不候。”
“诶?啊!”喜多川拳馆一如既往哦热闹着。

“好饿啊~”拖长的没有力气的声音时不时的混杂在拳头击打在沙包上的声音中。时钟的指针尽职的指在十点的位置上。即使速度再快,龟梨还是错过了早餐。最近赤西有一场比赛目前正在减重期间,为了防止上次的事件再发生。泷泽早早的做了规定,所有人绝对不允许在饭点以外的事件吃东西。
“饿死了~”另一边正在练拳的赤西似乎是受到了龟梨的感染,挥动的拳头渐渐的没有了力气和章法,嘴里也在念叨着和龟梨同样的内容。
“龟梨和也!闭上你的嘴巴!”因为赤西的怠慢而生气的泷泽冲着龟梨的方向吼了起来,“再听到你的声音就给我进桑拿房!”
委屈的看看的泷泽,真想不通,本来挺温柔的一个人为什么在站上拳台以后就变成恶魔了。龟梨摸了摸自己可怜的肚子,低下头继续努力的擦拭着拳击用具。
“小龟~小龟~”小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龟梨转过头看到内站在玄关处冲自己招了招手,“过来~过来~”
疑惑的站起身,龟梨手里抓着拳套边擦着边走到内的身边,“什么事?”
“和我去买菜吧。”小声的建议着,在龟梨来了以后,内主要的工作就是准备每天的食物。以往都是在头一天晚上先买好的,但是因为最近学校正在假期,所以都是当天才去买。
“不要。”果断的拒绝,并不是因为说这个是内的工作自己不去帮忙,而是因为一个早上没有吃东西,龟梨怕自己有命出去,没命回来。
“走啦。”知道龟梨没有吃东西才特意来找他一起去的。龟梨那么瘦的说,和仁那个胖子不一样,完全不需要减重啊。“可以到外面去吃东西。”
听到内的话,龟梨立刻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在大家发现他们以前拉着内冲到了外面。

“那两个孩子出去了呢。”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上,今井看着慢慢变小的两个身影,愉快的享受着太阳的洗礼。
“两个臭小子!告诉泷,明天开始所有的打扫工作都归那个小鬼了。”喜多川想也没想的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好严苛啊~人家还是个小孩子呢。”
“什么小孩子,U和泷这么大的时候都站在拳台上了。”
“和也还是个新手,老爹你和泷对他太严格了。”
“就是要在还是新手的时候教给他所有的规矩。”
“我知道~知道,你怕这个好苗子会走上我的老路对吧。”玩笑似的掀起自己以前的伤口。今井粗大的神经在当时那个时候以及现在都帮了他很多忙。
“翼。”喜多川老爹难得的皱起了眉头。
“好啦,好啦,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无所谓的推门出去,完全离开前又将头探进来,“我会让他成为最优秀的拳手的!”因为我想要在那个孩子身上实现我所没有实现的东西。
“最优秀的啊~”感叹着,喜多川看了看门檐上空出来的地方,“空了很久了呢。”有翼的话应该不会再空多久了吧。
“啊,终于粘好了。”将最后一块金属物质帖牢,喜多川老爹满意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奖杯,“我果然是世界第一的喜多川啊~阿勒?~”刚刚还很牢固的停留在奖杯杯身上的弧形把手很不给面子的在老爹还在得意的时候脱落。
“果然不能原谅那小鬼!”
可怜的奖杯以脱落的把手无声的叙述着之前的悲剧。

一个星期前

“打搅了!”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精神的状态拉开门冲进去,刚看到里面的画面就呆住的是一个穿着名牌,但是看起来脏脏的年轻人。手里还拿着泷泽重新写过后帖出去的招聘海报,嘴里那句自我介绍消失在拳馆强烈的磁场中。“我是来应征的……”龟梨和也~
新的对手已经定了下来,为了能够挽回上一次败局,最近拳馆的人都练得很凶,其中以因为体重问题失去比赛资格的赤西最为突出。即使已经被汗水浸透,挥舞着拳头的男人们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教练泷泽和今井的鼓动声不时的传入众人的耳朵。
“最后1分钟!”
“动起来!注意脚下!脚下!”
“仁,注意你的移动!”
“速度!”
“怎么了?龙也的速度慢下来了!”
“对!对!右边!右边!”
“注意出拳的角度!P!”
“小亮怎么了,反应迟钝了!”
胸腔,胸腔里面仿佛有万马奔腾,龟梨看着眼前这些被汗水包裹着的男人们突然觉得呼吸苦难。锐利的眼神,滴水的头发,强硬的拳头。即使已经疲惫不堪仍然紧绷的肌肉。汗水的味道,汗水的温度,这个地方是男人的世界,强大的男人们的世界。
“啊诺,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拎着刚刚买回来的菜,内博贵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孩。穿着一身名牌,但是脏脏的,不会是要饭的吧。
“诶?啊!”因为内的询问而清醒过来的龟梨将手中的广告递了过去,“我是看到这个过来的。”

“U知道U应征的是什么工作吗?”明明看起来是个很一般的老头,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意外的有个性。龟梨愣愣的指了指广告上的内容,表示自己确实有认真理解上面的意思。难道我的理解有错误?你们其实是在应征沙包?
“U确认U能够胜任该工作?”喜多川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孩,脏乱的名牌,瘦小的身形。突然的回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幕,那两个孩子跟着自己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瘦瘦小小又脏脏的。不过现在都已经长成可以独当一面的人了。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身边的泷泽和今井。
“打杂的怎么胜任不了,就算是拳击手,我也能做!”龟梨不经大脑的将话说得满满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底气。或许是被刚才的磁场给影响了吧。
“小鬼,也不怕闪了自己舌头。”锦户冷冷的开口。敢藐视他们,你看来是不想活了。
“总比某些个要趴下的好。”不还口不是龟梨的作风,但是这样的还口直接导致了最后的结果。
“小鬼,有本事啊,上拳台!”
“上就上!谁怕谁!”
“好啊~内!拿一副拳套过来!我要好好收拾这个小子!”
“亮啊,人家是外行啊!”
“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抽风起来的锦户亮基本上和疯狗是没有区别的,压根不会管对手是不是外行人。不然他也不会曾经在拳台上将已经认输的对手打得不见人形,只因为对方在比赛前嘲笑了上田一两句。
当龟梨戴着拳套站上拳台的时候,拳台略高于其他的平台让他更进一步接触到头顶灯光的炙热。然后凭借着刚才看到的男人们挥出的拳头,尝试着挥舞着自己的拳头。要用力的挥出去!用力的。
“出拳的时候不要闭着眼睛。”今井突然的指导使得龟梨莫名的看向他。
“在拳台上不要东张西望,眼睛要盯着自己的对手,思考对方会怎么样出拳。”提醒着龟梨锦户已经上台,今井站到了台边。如正式的比赛般给龟梨作出了正确的指导。
“亮的勾拳很厉害,要注意不要给他出拳的机会。不断的移动能够消耗对方的体力,亮可是已经持续运动了一下午了。这个时候没存什么力气了……”
锦户一脸线的爬上拳台,开始怀疑今井到底是不是拳馆的,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比赛的结果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如果身为外行的龟梨能够将锦户给打趴下,那么喜多川拳馆也就没有继续开下去的必要的。但是这场比赛还是让喜多川老爹作出了某项决定。要让龟梨和也加入拳馆。当然,在那个无比尊贵的奖杯没有破之前,这个决定还是很单纯的。
谁都不知道当时从拳台上爬下来的龟梨是怎么碰到那个离拳台有一定距离的橱柜的。大家只是听到一声巨响,然后就看到那个无比尊贵的奖杯支离破碎的躺倒在喜多川老爹的脚边。
于是在那个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夜晚,喜多川老爹的怒吼成为了龟梨和也拳击生涯开始的号角。
“U死定了~!!!!!!!!!!!!!!!!!!!”
于是在那个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夜晚,龟梨和也背负着要用另冠军奖杯来赔给会长的使命开始了他做为练习生的生活。
练习生=无工资劳动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2-08

【日志】2008年日志NO.1


听到了爆竹的声音才终於是觉得新年到了~
小孩子们在外面放著烟花呢。
上午从农场回到了家里,路上车子只跑了1个小时。
让人感叹起交通的飞速发展,到去年为止,去一趟农场都还要1个半小时呢,结果这次回去就缩短为1个小时了。是不是再过段时间会变得更快?︿_︿什麽时候上班的道路能变得不堵车就更加好了。
回来後吃了中饭然後开始睡觉,一直睡到刚刚。被妈妈嘲笑了,说整一个跟倒时差差不多了。晚上没吃东西,午饭还在胃里回荡。中午吃了古老肉呢~年年除夕都会吃到的菜,今年任是到今天才吃到,整整一盘被我一个人吃掉了大半,然後感叹著,过年啊~就是应该要吃这个的~结果成了外婆的笑话,被说成是小馋猫了。这不能怪我啊= =这东西我都吃了二十几年了,突然没吃到很不习惯的。
农场的新年没什麽味道。当然就算留在南昌,新年也没什麽味道。现在的新年已经没有了记忆中的味道,庙会啊,猜灯谜啊,等等儿时的年味都已经找寻不到了。表哥说,明年我们回江苏去过新年好了。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说吧。谁知道明年咱们在那儿呢。
今天一回来就爬上来看了看文的反映情况,是不是因为过年了啊?都没有人的样子,有点受打击呢。但是呢,还是会继续的,毕竟是开年之作啊~
以上,
今年要好好的写日志了。

2008-02-01

[PK]喜多川老爹家的男人们(又名:喜多川拳馆的男人们) 引子

引子

寒冷的冬季,就应该要坐在暖桌里,吃热腾腾的关东煮。亦或是坐在热气腾腾的店里吃烫口的火锅。食物带着暖意进入口腔,咀嚼后留下美味进入胃里。填饱肚子的同时带给身体温暖。这样下着大雪的日子就应该这样过的。
不要在寒风中卖力的奔跑,不要在饥肠辘辘的时候只喝开水,不要在需要脂肪来御寒的时候甩掉身上的脂肪。随心所欲的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想要躺着不动就可以窝在暖桌里待上一整天。这样的生活才叫生活。
但是生活,人生,你选择了某条人生的道路之后,就必定要失去某些东西。生活就是这样,在让你看到它可能达到的美好程度的同时,给予你最最残酷的现实。
所以,无论肚子叫嚣得有多么的厉害,无论体力已经透支到什么程度,为了继续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前进下去,喜多川拳馆的男人们依旧在冷清的街道上奔跑着。陪伴他们的只有瑟瑟的寒风,浓重的呼吸,以及鬼马会长喜多川老爹的叱责声。
“怎么了!没力气了吗?!”中气实足的叫喊声,真看不出现在这个骑在破烂自行车上的老头已经近70岁。手中的软木棒用力的挥舞着。如果将身下的自行车换成彪悍的骏马,手中的软木棒换成锋利的武士刀,那么就俨然是一个策马疆场的武士。
“老头……是……是……妖怪吗!?”气喘吁吁的挪动着自己的双腿,赤西仁乘着老爹不注意的时候拍了拍跑在身边的锦户亮的手臂。
因为赤西的举动,本就举步艰难的锦户踉跄了几步,凭借着自身良好的运动神经迅速的调整自己的频率,然后狠狠的瞪了瞪身边的人。
咬牙切齿的说:“你以为这是谁害的!”因为愤慨,锦户的声音很大。不过在某些时刻喜多川老爹都会如同重听的老人般不会给予任何反应,只要你不要像山下那样停下来。
“痛!痛!痛!”揉着自己的头,因为停下脚步而被老爹用软木棒敲打的山下狼狈的躲闪着。柔顺的头发也因为汗水及主人的动作而形态不保,如同杂草般堆积在漂亮的脑袋上。
“速度加快!加快!”
“鬼畜”是老爹年轻时候的称谓,即使到了今天用在这个老人身上都不为过。
“你们跑就好了,为了什么连我都要陪着出来。”哭丧着脸,身材高大的内博贵骑在完全与他形象不符合的小绵羊上。只不过是在拳馆打工的年轻人,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中依旧被老爹拽了出来,唯一的理由只能是连带责任。
以体重来划分等级的拳击运动,体重是决定选手所参加比赛的重要因素。因此无论是教练还是会长都十分重视手下小子们的体重。而内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顾这些拳手的生活,显而易见他将某几位照顾的过头了些。
五天前的赛前计重,山下勉勉强强的通过最轻量级计重。本来被教练泷泽寄予厚望的赤西仁却因为体重超出2公斤而失去重要比赛的参赛资格。锦户虽然很漂亮的赢得了比赛,但是当时没有阻止两人海吃海喝的罪过还是让他无法避免处罚。
“动作加快!最后抵达的人今晚没有饭吃!”
“诶?”
“啊~!!”
“你们!是不是人啊!!!”
热血的年纪,就应该如此。
看着年轻人如此有干劲,喜多川老爹也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果然还是年轻的好啊。
寒冷冬季的街道上,喜多川拳馆的男人们坚毅的步伐俨然成为这个冬天的风景。

“好,写好了。”俊秀的男人,赞赏的看着平铺在自己眼前的东西。那是适才其充满自信写下的东西。对于自己在书法上的造诣,今井翼向来很有自信。
“好了没有?小翼,你已经弄了几个小时了。”不解风情的男人在屋外用力的敲着房门,对于今井的拖拉,泷泽显然已经无法理解了。“不就是个招聘告示吗?至于写这么久?不行的话就我……”
话还没有说完,今井就推开了房门,将自己的杰作“啪”的一声交到泷泽的怀里。
“原来已经写好了啊。”泷泽感叹着打开了被细心折叠好的纸张,在上面的东西步入眼底的时候,嘴角微抽,眉毛微翘,以哭笑不得的表情看向正在得意的恋人。“翼。”
“怎么,写得还不错吧。”得意的人眼高于头顶,完全看不到泷泽的表情。
“还不错。”虽然很想要指出,但是为了恋人那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积极性,泷泽还是将东西收下匆匆的离开了。与其在这边说,还不如自己写过个。至于以后问起来,就说是不小心给弄坏了好了。

招聘启示
本公司因需要现招打杂人员一名
……
…………
………………
有意者请来公司面谈。
地址:XXXXXXXXXXXXXXXXXX

“啊!”在大冷的天还只是穿着单薄外套走在街头的人很自然的会引起众人的注意。更何况某毫无自觉的人还当街发出极大的声音。穿着像个有钱少爷的男人紧紧的抓着刚刚从公示栏上撕下的海报,以锐利的眼神与人对视着。被盯着的学生的一只手正抓着这个海报的另一角。
“放手。”年轻男人的声音是从牙缝里面传出来的。
“你才应该放手。”少年并不畏惧男人的凶狠,以眼还眼的用力回瞪了回去。
“放手!”
“不放!”
“放手!”
“不放!”
旁若无人的两人就这样当街对视起来。直到一阵寒风吹过,两人极有默契的同时打了冷颤。然后如同变戏法般,到刚才为止都凶狠的以眼杀人的男人的表情突然就那样跨下来。撇着嘴居然就那样伤心起来。
“呜呜~东京这个地方真可怕……”
于是如同每个破烂电视情节中用来博取他人同情的情节一般,男人可怜兮兮的叙述着自己倒霉的经历。
第一次出远门,下车时钱包被偷了,最最重要的唯一和亲戚联络的地址没有了。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等等等等。
等男人好不容易将整个过程说完抬起头的时候,街上已经空无一人,本以为会欣喜的看到学生留下的海报,结果却空无一物。东京果然是个残酷的地方!连个小孩子都残酷得可怕!
男人沮丧的蜷缩在公示栏旁,寒风一阵胜过一阵。于是原本就没有被好好粘贴的广告们被吹得漫天飞舞。然后那张本来毫不起眼的招聘广告飘落在男人的面前。
招聘启示
喜多川拳击馆因需要现招打杂人员一名,有意者请入馆面谈。
地址:XXXXXXXXXXXXXXXXXX
于是名为龟梨和也的男人,顺应着他的天命走进了喜多川老爹家的男人们的生活中。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