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9-26

[接龙文]武石岗的阳光雨露2 (11完成部分)

栋栋和宵,宵和栋栋。

宵一直认为栋栋不是普通人,一天只睡五、六个小时还能那么有精神,普通人谁能作到?
栋栋一直相信宵不是人,一天睡上十七、八个小时,上课时依旧能睡得云里雾里,是个人都不会这样睡。
栋栋管这样的宵叫考拉
结果宵扑过来用力的抱住:“那你就是我的尤加利树!”

栋栋的成绩一直很好,所以按成绩排座位栋栋永远坐在前三排。
宵的位置始终在后三排。
某一天栋栋坐回到宵的身边,宵虽然不开心却睡得安然。
栋栋坐回宵的身边后再也没有回到前三排。

在这个班里宵有很多朋友,没有栋栋在身边宵也可以笑得没心没肺。
栋栋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一边,可爱的笑容只有宵曾经看过。

对于一个问题,宵会据理力争,面红耳赤。
栋栋永远平静的把答案说得滴水不漏。

宵和栋栋,任谁来看宵都是受照顾的那一个。
“栋栋为了照顾宵,都不肯坐回前面来!”娇滴滴的女生背后的议论,宵听得见。
但宵知道,栋栋其实是不会照顾自己的人。
你有见过谁明明花粉过敏还去花鸟市场买仙人球的?
你有见过谁明明把脚给伤了还坚持走上半小时去买感冒药的?
这些事栋栋都作过,后果可想而知。

在大好的天气里宵把窗户关得紧紧的,对抱怨着的人说:“外面的声音太吵了,我没办法听清楚老师在讲什么。”然后很开心的看着窗户外盛开的桂花,骄傲的做着鬼脸。
明明可以获胜的比赛因为宵和栋栋的缺席而输掉,隔天宵很是诚恳的对自己的兄弟们说,“昨天吃坏了肚子,让栋栋带我去医院了。”手机不停的响动着提醒着自己不要忘记去买药酒。

栋栋一直没有自行车,无论到哪里去都是宵用他的两轮法拉利载着。
宵知道那是因为栋栋小时候的车祸留下的心理阴影。反正栋栋有自己载,所以宵从没想过帮栋栋去克服。

北湖环湖有一条林荫小道,没事的时候栋栋会到那里去写生。栋栋的画很漂亮,宵一直挺喜欢的。但是宵知道,这个是栋栋的痛,无论画得有多漂亮,栋栋的未来不属于它。
所以虽然栋栋的家庭条件还不错,宵还是喜欢自己的家庭,至少他喜欢的东西,父母都能够支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7

[PK]家族荣耀 VOL.9

VOL.9

“欢迎回家,宝贝。”机场外堂本刚在等待了许久之后终于是等来了他想见到的人——龟梨和也。
因为柴源彻的死,龟梨在枪伤康复出院后就陪同柴源星子去了美国,在那里待了将近半年。这次回来主要是因为龟梨和美的忌日。
“看来你一切都好。”和堂本刚简单的亲吻之后,龟梨看向了站在堂本刚身后的亲生父亲——堂本光一。
“欢迎回家,宝贝。”伸展出大大的拥抱,对于自己的亲生儿子,堂本光一给予了最为温柔的怀抱。“看到你的笑容,真好。”
“恩,看到你们都好,很开心。”

“星子还是不打算回来了?”回到堂本本宅,在等待饭后的水果的间隙,堂本刚迫不及待的问起了龟梨在美国半年来的生活。
“反正那边的酒吧很适合她的风格,不想回来就不回来。毕竟这里的回忆不那么美好。”对于柴源星子的心情,龟梨是完全能够理解的。毕竟这片土地上结束了柴源彻的生命。
“那么你呢?宝贝,所有的伤痛都愈合了吗?”堂本刚死死的盯着龟梨。柴源彻与龟梨的感情有多深,堂本刚知道得一清二楚。
“人总不能老是活在回忆里吧。”这才是龟梨和也。堂本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如果没有这样的担当是无法承担起堂本家族的家族荣耀的。

结束对母亲的简单祭祀之后,龟梨根据堂本刚的要求开车将堂本光一送回警局。
“你那台小破车,拜托你快点换过吧。”免费充当司机,龟梨对此抱怨连连。从堂本光一和堂本刚结婚以来,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宝贝,爸爸只是想能多和你待待。”看着自己生命里的奇迹,堂本光一的眼神极其温柔。
“拜托,这些肉麻的话亲对刚说去。”无奈的摇摇头,龟梨有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感动的。
“是真的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堂本光一认真的看着龟梨的侧脸,他的认真让龟梨突然紧张起来,不得不将车子停靠到路边。
“你到底怎么了?突然这么认真,我不习惯的。”
“和也。”叹息的将龟梨整个人拥进自己的怀里,堂本光一的声音充满着魔力,“你不知道我有多感激和美将你生了下来。你不知道,当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你的存在的时候我有多激动。虽然你的出生在最一开始伴随着那样的阴谋。但是和也,我想要让你知道,你对于我有多重要。不,别动,听我说完好吗?”
“当初与你母亲发生关系后不久,我就因为追杀而与你母亲失散。后来被P的父母所救。在与他们一起生活的日子里,看到他们一家三口愉悦的样子,我不止一次的奢望着,能够有一个孩子。所以,你不知道,当刚告诉我,和美为我生下你的时候我有多激动。你不知道,当你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有多想要将你狠狠的拥入怀中。和也,你是和美留给刚,留给我的最大的礼物。所以,不要再怀疑自己对于我们的价值好吗?”
“恩。”在堂本光一的怀里沉默了许久之后,龟梨终于是将手环上了父亲的腰。

“我说,山下智久先生,你好歹也是个警察吧= =为什么天天搞得跟社会斗殴一样?”柴源彻的案件结束后,山下就因为堂本光一的要求住进了堂本本宅。而打从龟梨从美国回来开始这两个人就开始了之前幼稚游戏的延续。
“我说,你好歹也是个社会老大吧,天天窝家里喝香蕉汁,搞得跟三好青年一样。”不会回嘴那就不是山下智久。
“总比某人每天窝房间里打CS泄愤来得强。”
“某人好像也是该游戏的死忠吧。”
※ ¥×※×#◎◎
对于两人毫无营养的斗嘴,堂本刚和堂本光一都选择以微笑来处之。
毕竟,无论斗得有多厉害,那两个孩子都是好好的生活在他们身边。
日子在两个人的不断斗嘴中慢慢的流逝。

“诶?借游艇?”堂本刚吃惊看着眼前的山下,“P你要和人出去玩?对方是怎么样的女孩子?漂不漂亮?家里是做什么的?你们是在哪里认识的?”
一连问出一大串问题,山下脑门上的青筋随着问题的不断累计而不断的壮大。
“堂本刚!”暴怒的大吼在打断堂本刚的问话的同时也将临近天亮才躺下的龟梨吼了起来。
“山下智久!”随着另一声大吼,堂本大宅新的一天在这样热烈而不热闹的气氛中开始了。
“就是说,你们有一个任务要出,然后需要借用游艇?”终于是明白山下其实是为了工作而不是约会而借游艇以后,堂本刚的脸上写满了失望。
“怎么现在的警察都这么穷了?连个游艇都租不起还要向我这个社会借?”因为被打扰到睡眠而错过入睡时机的龟梨脸色苍白的坐在堂本刚的身边努力的喝着手中的香蕉汁。对于打扰他睡眠的元凶没有一点好脸色。
“要不是领导的要求,我才不会向某暴发户来借东西。”
山龟斗在这一年里已经成为了堂本大宅的特色,一天不出现就会让人觉得不自在。
于是在和龟梨又一次斗嘴之后山下终于是接到了那个游艇。
到不是山下赢过了龟梨,而是说借游艇的其实是堂本光一,要山下去只不过是例行的手续问题而已。
至于为什么要借堂本家的游艇,那是因为,对机械充满了兴趣的堂本光一已经将目前最先进的各种设备斗都装备到了这个游艇上,你要说它是一个全能型的战舰都不为过。
而借来用的目的主要是监视以及在必要的时刻追捕某个大人物。

2007-09-11

[弘人中心]庭院 VOL.1

他们不喜欢我
我知道
我也不喜欢他们
他们知道
所以
我们把对方当作空气
所以
当那个所谓的爷爷把这个庭院给我的时候
我乐得高兴
不用再看到他们
他们也不用再看到我

我叫神崎弘人
是山田家不受欢迎的私生子
同时也是古老的神崎一脉唯一的继承人。
古老的神秘的神崎家族唯一的一人

VOL.1庭院钟声

“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打扫的阿福说昨天那个园子又敲钟了。”
“敲钟?每个园子都会敲的啊?”
“啊~你不知道啊~那个园子是没有钟的。”
“诶?!没有钟?你怎么知道啊?”
“你不知道,老太爷的第一任夫人住过那个园子,我婆婆伺候过那位夫人。据说那位夫人不喜欢钟,所以那个园子里面所有的钟当时都被拿走了。”
“可能是弘人少爷带进去的啊。”
“所以我才说你啊,对这个家族的消息掌握得一点都不全,弘人少爷搬进那个园子的时候除了衣服是什么东西都没带的。”
“啊,那……”
“所以才说奇怪嘛,那个园子果然不吉利。”
“啊,吓人啊。”

叽叽喳喳的女人
甲皱了皱眉头,然后迅速的离开。他讨厌这些女人,因为她们总是多嘴,总是让流言满天飞。
“少爷。”进到园子的时候,落大的庭院中一片落寞。
“少爷。”叫了几句没有人回应,甲端着东西走进屋里。
将手中的衣物放在小桌上,甲四处张望了会,走进园子的后院。
果然,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少爷。”恭敬的称呼。无论对方是怎样和蔼的人,甲对于自己的尊敬的人永远是如此的毕恭毕敬。
“你来了啊。”坐在池塘边看书的少年回头看了看甲,然后继续手中的文字。
“少爷,我拿了些过冬的衣物过来,还有一些小点心,放在桌上了。”
“恩。”
“少爷,天凉了,您晚上注意关窗。”
“恩。”
“少爷,池子边上寒气大,您看书的话还是在屋里看吧。”
“恩。”
“少爷,点心要记得吃。”
“恩。”
“少爷,晚上要早点睡。”
“恩。”
“少爷,我过两天要跟着管家出去收帐。”
“恩。”
“我已经和裕翔说好了,他会过来伺候您的。那孩子很聪明的。”
“恩。”
“少爷,我先去打扫屋子。”
“恩。”

住在偏院的小少爷,不受这个家族喜欢的小少爷。
因为弘人喜欢安静,所以落大的园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居住,负责伺候他的甲住在园子外面。每天早晨进入园子,太阳下山的时候离开园子。
这个园子除了甲不会再有什么人进来。
自从10岁那年被山田一夫带进山田家,神崎弘人就不受人欢迎,没有人喜欢他。而带他回来的山田一夫仅仅因为小儿子在临死前的苦苦哀求。
“父亲,父亲,拜托您,拜托您,把弘人抚养长大。您可以不见他,您只要给他口饭吃就可以了,他也可以不姓山田。父亲,求求您。”
本来是最受宠爱的小儿子,却因为喜欢一个歌姬而失去家族的疼爱。
大氏族的山田氏是无法容忍这种败坏家族名声的行为的存在的。所以,当山田清一说,绝对不会离开那个歌姬的时候,山田清一便和这个家族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从小在家族里被人疼爱着,呵护着长大的小少爷,在离开家后受尽了苦难。终于被病魔打倒在床。而那个深爱着的女人,早就因为自己的贫穷而远离,只留下小小的儿子。
唯一的儿子,孝顺的儿子,一直照顾着自己的年幼的儿子。山田清一此生最后的愿望是弘人能够活下来。
不能姓山田,这个是对山田清一的惩罚。
神崎是母亲的姓氏。

其实母亲并没有父亲所想的那样的无情,其实母亲是古老的渡灵家族的继承人。
其实离开家的母亲早就死去,在自己出生一个月的时候。
渡灵家族的人的一生必须结束于血脉的延续。
不能让父亲看到自己的死去,所以母亲离开,孤单的在远离爱人的地方离开这个世界。
神崎一族注定是孤单的。能够陪伴他们的永远只有孤独和那些虚幻的灵魂。


2007-09-09

[接龙文]武石岗的阳光雨露1 (叁柒完成部分)

宵与栋栋的相遇很简单,其实在人的一生中和另一个相遇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高二分班按身高排位子,站走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勾搭上了。

在这个世界上宵一直都相信,有种人你认识一个就够了,栋栋对于他来说就是这么回事。很多时候宵经常想,如果和栋栋不是同一个性别他们会发展成什么关系?不过这种妄想经常就在另一位的召唤下消失的干干净净。
“又在乱想什么了?”
“没有~嘿嘿~”

栋栋笑起来很可爱,不过他不常在宵面前笑,他在他面前似乎习惯把脸拉下来,感觉上只有他对他才能保持这样的意见。而宵老是笑的,对谁都是笑着的。
“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栋栋和宵,宵和栋栋。

武石岗的后面就是北湖,在市区最大的湖,在这头远远看不到那头的湖。栋栋的家在学校边上,每天走路。宵的家在湖的另一边,每天骑车。
“这车行吗?”
“你太小看它了= =+被东风碾过都能骑!”
“……= =’”
“诶~别走啊~~~相信我撒~~就让我载你撒~~~~”

结果……无论载了多少次栋栋,每当他的手放在宵的腰上的时候,宵都会笑的握不住龙头。
“平时没见你那么敏感?”
“这个嘛~哈哈哈哈哈哈~别动!手别动~痒!!!!”
“注意前面!!!别乱晃啊!!!”

理论上栋栋是属于书生型,金边眼睛+整洁的衣杉。
理论上宵是属于运动型,歪歪的挎包+两轮法拉利(自称)

不过,宵知道栋栋曾经为了个女生打群架而被休学,而栋栋知道宵其实是……运动白痴,走平路都能自己踩前脚跟的家伙。
“真是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
“嘿嘿~”心安理得接受栋栋创可贴照顾的某只依旧笑的很可爱。

宵喜欢变化的天气,栋栋喜欢安稳,不过自从某只在上学路上因为下雨而被东风车撞过以后,某只就更不喜欢变化的天气了。
“离我远点。”
“不要~”
“纸巾拿好,过去。”
“3Q~”
“别甩!你以为你是狗吗?”
“嘿嘿~”
“没把水擦干前不准过来。”
“快上课了。”
“不管= =#”
“呃……”
结果宵还是回座位了,滴着水,靠栋栋很近。

北湖边上有家店夏天卖刨冰冬天卖水煮,他们是常客。夏天的风吹过湖面,除掉刺目的波澜,带着樟香的树影下,翠绿色的是宵的绿豆冰,浅黄色的是栋栋的菠萝冰。
“栋栋~看有鱼!”
“别傻了,湖这么广没鱼才怪。”
“栋栋~看有鸟!”
“别傻了,树这么多没鸟才怪”
“栋栋~看有蝴蝶!”
“别傻了,你没见过蝴蝶吗?”
“栋栋~……呃……有——”
“别傻了,你想吃我碗里的菠萝就直接说。”
“还是你了解我啊……”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