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8-30

[PK]死亡游戏 第三部 VOL.23

VOL.23

我的世界早已停止了前进

如果没有那么一场意外,矢吹隼人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他会在他的幸福里一直一直的快乐下去,每天每天只需要肆意的欢笑,没心没肺的大喊大叫。
如果那一场意外不是来得那么突然,也许矢吹隼人的世界不会崩溃得那样的快。他的世界会在悲伤中慢慢的沦陷,而不是“砰”的一声就消失殆尽。
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所以无论武田说再多的如果,那些事情还是真真正正的发生了。那个叫做小田切龙的男人还是迅速的消失于他们的眼界。
接到电话的时候,武田正和矢吹在街上大采购,因为那一天是那个人的生日。矢吹很兴奋的叫着,“我给龙一个大大的惊喜!然后就能和他滚床单了!”年轻而美好的生命,肆无忌惮的叫喊,是这个年纪才能有的骄傲。
到医院的时候,只能看到血染的床单,其他什么都没有。
小田切家的人,从来都不希望自己家的孩子和矢吹等人有任何的瓜葛。即使是尸体也不行。
他们只能从医生那里知道,人在送来的路上就不行了,突然发生的车祸,速度很快,内脏受到巨大的冲击,回天乏术。
无法相信的事实,但它确实发生了。
据说本来无论如何那车子都不会撞到小田切龙身上去的。因为当时他好好的在人行道上走着。如果当时他不冲过去,他不会有任何事情,会连一点伤都没有。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如果,所以小田切龙冲了过去,所以本来会葬身车祸的孩子活了下来。
因为世界上确实没有什么如果的事,所以谁都不会说,如果当初石田没有带着被小田切龙救下的孩子去见矢吹隼人,那么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
警察找了很多地方,包括矢吹隼人的家、3D以前的教室、小田切龙生前打工的地方以及小田切的墓地等等。警方也找了很多人,包括矢吹的家人、武田等人,还有小田切家的人。谁都不知道那个自从小田切龙走了以后就开始自言自语,情况时好时坏的人到哪里去了。
最后,还是龟梨的提议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带着大队的人马去了石田和岩濑掉下山崖的地方才发现那个男人的踪影。
神智不清的男人,静静的坐在山崖边,默默的看着远方。对于警方的任何叫喊都没有反映。然后就在山下准备叫人强行将他带走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
“龙一直很喜欢蔬菜口味的饼干,为什么现在不喜欢了呢?”
“因为那个人是石田勇也,不是小田切龙。”虽然事实很残酷,上田还是将一切赤裸裸的抛到了矢吹的脑中。
因为看到带着柴源彻过来道歉的石田勇也,本就神智不清的矢吹隼人,直觉的认为眼前这个人就是小田切龙而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转而将不知所措的人抱了个满怀。等到岩濑健过来的时候,石田已经因为矢吹的力量受了伤,手臂伤是被人用力拥抱留下的勒痕。
满怀着对小田切龙的死的内疚,即使是知道看到石田,矢吹隼人会神志不清,岩濑等人还是没能放着矢吹不管。
将他带入他们家进行照顾,希望能够凭借着矢吹对石田的依赖慢慢的让矢吹接受小田切已经不在的事实。耐心、大度的让石田整天整天的陪伴在矢吹身边,因为这是他们欠小田切龙,欠矢吹隼人的。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帮助,却让矢吹的病更加的严重。一直一直的坚信着自己每天每天看到的那个人就是龙,每天每天的拉着龙开心的大小。越来越不能接受其他人触摸龙,哪怕是短暂的注视都能让他醋意大发。
意识到,矢吹的情况不就医不行的时候,岩濑和石田终于是决定将人送进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结果,一直以来都很温柔的,只在吃醋的时候才会变得难缠的人,突然的就那样的发狂了。
将和自己生活了近一年的岩濑三人绑架了起来。傻傻的认为自己最爱的人做在空空如也的副驾驶席上,石田哀求的声音让他直觉的认为是龙饿了,买了龙最喜欢的蔬菜口味的饼干。然后突然的认为后座上的三个人是龙的父亲派来的人。想要带龙离开,想要让他们找不到自己和龙,所以用力的将车子从山崖边推了下去。
“小彻,对不起。”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终于清醒了的人,泪流满面。龙离开的事实,迷糊间和岩濑一家生活的记忆,亲手杀死对自己好到不能再好的那两个人的记忆。突然的就那样清楚起来。
正常起来的矢吹隼人,除了偶尔一点点小任性以外是一个很善良很善良的人。会给迷路的小朋友找妈妈,会带行动缓慢的老人家过马路。十足的一个任性的好孩子。
所以,当一切一切的记忆都回来时,当明白龙确确实实已经不在时。一切都崩溃了。
柴源彻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找矢吹隼人报仇,从来都没有过。并不是因为两个爸爸在车子下坠时对自己说的话:“小彻要好好的活着,不要恨隼人叔叔。”
180的智商让他清楚的明白所有的事情。不因该怪谁,也没有谁要去责怪。而且两个爸爸最后很幸福。这样就好了,事情到这样结束就可以了。所以选择假装失忆,以为这样就不会打破隼人叔叔好不容易沉寂进去的梦境,以为这样就能守护住最后一个对自己好的人的幸福。
结果,忘记了大人们有他们的能力,忘记了隼人总有一天会清醒。
挣脱开龟梨的手,柴源彻向矢吹伸出自己的小手。
“叔叔。”哀求的声音,想要告诉隼人,我没有怪你,从来没有。
“小彻,对不起。”
孤单单的悬崖边,风呼呼的刮着。若干年后,不会有人记得在这个崖边发生的故事。

小彻,谢谢你们给我的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6

病了……

如题
病了……
所以
更文推后……

2007-08-18

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文荒
文荒啊= =
24H正H着,群里吼了半天,米什么人搭理我。
然后,持续的文荒,今天荒得更加厉害。
厉害到,我看到更新就往里面冲。
看了第一句后才发现= =
ND居然是俺自己刚更的东西= =
所以文荒啊~~
最近强人们都跑哪去了啊!!!
写点东西出来看吧!
什么CP的都OK了~啊!!!!!!!!!
刚刚称着文荒很无聊的到处溜达,然后在百度里面搜索的时候,因为俺娘的一句郭敬明,手一抖把他的BO给搜出来了。
所以反正无聊,看看吧。
本着这样的心态进去了。
结果……
满世界的照片= =
俺过段时间也来贴吧。
反正俺脸皮厚~~

2007-08-18

[PK]死亡游戏 第三部 VOL.22

VOL.22

忘记有的时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小鬼睡了?”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山下端着咖啡说:“我饿了,和也。”撒娇的口气。
“请叫我勇也,健。”从身后拿走山下即将入口的咖啡,“晚上少喝点这东西。”转身倒入自己的口中。
看到龟梨的举动,山下皱了皱眉头,“应该少喝点的是你吧,小勇也。”
“半杯而已。”无所谓的耸耸肩,龟梨拎着咖啡杯走进了厨房。到刚才为止一直在哄着阴沉沉状态的小孩子,没有进食的胃终于是叫嚣着饿了。
“你对自己应该多关心点。”靠在门上,山下满眼温柔的看着龟梨小小的背影。“微波炉里有粥,你先去洗澡,出来就有得吃了。”照顾好爱人的身体是好恋人的基本。

“叮!”的一声过后,山下端着粥走出了厨房,正好上龟梨从浴室里出来。
“可以吃了哦~”
“啊,谢谢。”
很自然的走过去,两人短暂的亲吻之后,龟梨端着粥坐到了唯一的单人沙发上。山下则很自然的拎着干毛巾坐到扶手上,在不打扰龟梨进食的前提下开始擦拭龟梨的头发。
“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哦,洗完澡要把头发擦干净。”
“有你在嘛。”含糊的说着这样的话,现在的龟梨完全是一个在向恋人撒娇的小孩子。
无奈的接受着恋人小孩子一样的撒娇,山下专心的擦拭着龟梨的头发。
“等这件事结束后,我们出去旅游吧,好久没有放假了。”
“泷泽哥哥会同意吗?”
“叫上他们一起去吧。”搞笑的将手做枪装放在下巴处,山下智久在某些时候脱线得可以。
“你做梦吧。”
“宝贝,你头发长长了许多呢~”和几个月前比明显长了呢。
“恩?”龟梨停下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认同到,“最近太忙了,都没有空剪了,这两天去吧。”
“别,我喜欢现在的长度。”贪恋的靠上去,山下淘气的嗅着龟梨发上淡淡的味道。
情绪到了,就应该做。山下一直奉行着这样的主义,而龟梨和他在一起待久了也不太会拒绝这刚好的情绪。
所以两个人很快的陷入单人沙发里,相互抚摸。
“你说,这么大的客厅里为什么只有这么一个单人沙发啊。”亲吻龟梨身体的间隙,山下忙里偷闲的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确实,在这个家里,这么大的客厅里只有这么一张单人沙发是件奇怪的事情,两个人也不像是没钱的样子啊。更加不像是会节俭的人家,毕竟没哪个节俭的家庭会有人热衷B牌的东西。
“想要紧密接触吧。”想了许久,龟梨喘息着回答问题:“单人的沙发,想要容纳两个人的话就需要紧密的结合吧。”
山下动了动埋在龟梨身体深处的东西,询问到:“像我们这样?”
因为顶到敏感点,龟梨尖叫了起来,无暇顾忌其他的抱紧了山下。
高潮过后的两个人保持着向拥的姿势躺在单人沙发上。
“他们一定很相爱吧。”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话,让山下愣了愣,随即反映过来,更加用力的将龟梨抱紧。
“恩。”
“一定爱到不可分离。”
“我们不也一样吗?”
“呵呵。”成功的听到山下的告白,龟梨有点小得意的将头转向另一边。然后,一个小小的孩子闯近了他的眼球。
“彻?!!!”吃惊的叫着孩子的名字。沉浸在情欲中的山下也因为他的叫声立刻清醒了过来。
该死的,忘记还有个孩子在这里了。
两个人慌乱的穿着衣服,手忙脚乱的,屋内一阵热闹。
所以我才说小孩子麻烦的啊!~~~

“就一个人在?”进到泷泽的办公室的时候,山下对于空荡的办公室一阵夸张,本来还想要看到些火热的场面呢。听说今井在他办公室里来着。
“翼刚接到CALL出去了。你想看到怎样的场景?”眯起眼睛看着山下,泷泽不爽的玩弄着手里的钢笔。
“当然是想看到想看的东西啊~~”
“找打呢?放着正事不做跑我这里来干什么啊?不用陪你儿子了?”
“说到儿子,我有正经事找你才来的。”一直吊儿郎当的人,突然的严肃了起来。
因为山下的严肃,泷泽也跟着认真了起来,办公室的气氛突然的变得紧张。
“我认为现在的计划没有任何效果。”
“类似家人?”
“恩,总觉得那孩子并没有失去记忆。”
“诶?”听到山下的结论泷泽很是吃惊。要知道,下诊断的可是这个领域里很有名的医生啊。
“至少不是失去全部的记忆。”可能只是忘记了当初那个案件发生时的画面。

那个案发现场,看过一次的人绝对无法忘记。
两个年轻的躯体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将在那场车祸中唯一幸存的孩子死死的护在中间,正因为这样的保护才使得柴源彻从完全无可能有生还者的车祸中活下来。
被人恶意的从山坡上撞下山的痕迹。
完全没有人在的驾驶坐。
被困死在后座的三个人。
比这再残忍的场面泷泽他们都曾见过,但只有这个场面最震动他们的心。
强烈的不想要分开的意识。
强烈的想要保护住怀里的孩子的意识。
到底是哪一个,泷泽他们无法猜测。
只知道,在人们想要将柴源从两个人的怀中弄出来的时候。任人们如何用力都无法将岩濑健和石田勇也的手臂打开。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着,天知道在车子掉下山崖的那一刻他们用了多大的力气才造成现在这样的拥抱。
为了能够将柴源彻救出来,最后人们不得不残忍的用电锯去割那两具美好的躯体。那样的一个场面让所有的人泪红了眼睛。这也是为什么泷泽会要求山下全组放弃其他的案子专心办这个案子的原因。

“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
“因为那孩子的眼神始终没有改变过。”
“改变?”
“那孩子的眼底一直悲伤着。”

“小彻~我们去动物园吧~”拉着柴源的手,龟梨很是阳光的冲着柴源笑着。指着前面的大门,很大声音的提议着。

“无论小龟如何冲他笑,如何关心他,那孩子的眼神始终那么悲伤着。”

“小彻饿了没有?我们去吃蛋糕吧。”蹲在柴源的面前,龟梨努力的调动着柴源的情绪。

“始终没有和我们说过一句话。”

“回家吧?好不好?回家爸爸给你做好吃的东西。”征询着柴源的意见,小小的孩子只是沉默的拉着龟梨的手,没有任何的情绪。

“他仿佛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和我们交流。”
那个孩子可能没有失忆。
他可能亲眼见证了他两个爸爸是如何拥抱他入怀的。
他可能亲眼见证了他两个爸爸是如何死死的护住他的。
他很可能亲眼看到人们为了救出他,是如何切割他两个爸爸的身体的。
他可能亲眼见证了这个世界上最最悲烈的情感。

“比对结果出来了!”在案件发生的一个星期以后,今井很是兴奋的冲进了办公室。手里的文书异常的颤抖着。
所有的人因为今井手里的文书而振奋起来。

因为凶手行事十分小心,所以无论是在车子里,还是其他地方都没有留下什么能够证明凶手身份的东西。不死心的涉谷昂在对整个车子进行分解处理之后,终于发现一点点塑料包装袋。在与近千种塑料袋进行比对之后终于是找了出来。真相终于是稍微的浮出水面了。
“根据比对,这种塑料袋是一种饼干的包装袋。”拨开谜底的过程,是一种享受,山下很乐于这种享受,但在这个时候也有那么点沉不住气。
“然后呢?”
“别急。”今井依旧保持着他不快也不慢的语速。
“这是一个还在试用期进行调研的商品。目前在东京只有三家超市参与调研。而最靠近案发现场的超市正好有卖……”

来自某企业的新商品因为还在市场调查期,所以是免费赠送的。是特殊的蔬菜口味的饼干。而根据岩濑健家保姆提供的消息,岩濑家的人从来都只吃巧克力口味的饼干的。所以,这个饼干绝对不是被困在车内的三个人吃的。
在到超市调出当天的录像后,山下全组除了正在照顾柴源彻的龟梨还有负责保护他们的锦户外,其他的人都凑在录像前,终于是找到了目标。

2007-08-13

[PK]家族荣耀 VOL.8

呵呵,北京时间2007年8月11日16点10分,现在是在山上的山庄里,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其他的人都去附近的植物园采水果去了,对此没什么兴趣,其实最最主要的是昨天4个小时的压马路把人给走疲倦了。因此现在一个人很潇洒的窝在房间里,玩笔记本!因此,我很有良心的开始更新运动。

家族荣耀

“喂,你说如果现在是不是应该配合他们一下,停下来?”从堂本大宅出来后不久山下就发现后面有车子跟着他们。
龟梨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嘴边露出了笑容。“果然是等不及啊!喂,你带枪了吧。”如此说着的同时掏出了腰间的枪支。
为了确保自身的安全,所以即使是在有警察的保护下,龟梨还是将枪带在了身上。对于警察,似乎大家总是不能完全的给予信赖。
当车子开进一个空旷地带的时候对方肆无忌惮的使用起了武器。
“喂!我说,这是我的新车啊!!!”停到子弹打到车身上的声音,山下很是气愤的加快了车速,“我说,龟梨大少爷!回头记得赔我的车啊!”
话还没有说完,一颗子弹打近右后侧车轮,山下努力的使车子避开那些看上去危险的地带,然后停下来。

昏暗的仓库里,靡乱的声音此起彼伏,身材瘦弱的孩子被几个男人用力的压制在地上,裸露的美丽身体因为几处淤血而平添了另一种性感。男孩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无论压在他身体上的男人们如何的挑逗,如何的暴力的进入,快速的抽动,男孩始终没有发出声音,无论的难受的呻吟还是痛苦的求饶,他没有给男人们任何的身体以外的征服的满足感。紧涩的身体一阵抽搐,一直坚持着的男孩终于是昏了过去。置身在男孩身体中的男人几下用力的顶撞之后射了出来。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的淫秽语句依然持续着。
“爽死了,这小鬼的身体干起来要命。”
“到我了!”刚才一直舔啃着男孩身体的男人迫不及待的将压在男孩身上的男人推了下去,急急的架起男孩的双腿露出到刚才为止一直都被男人抽插的小穴,一个挺身进入。
但在下一秒就被人拖了出来。
“别把人玩死了,等下还有用的。”冷酷的中年人由始至终都冷冷的看着发生在这个空间里面淫乱的事情。
“大哥,这身体真的很棒。”一尤未尽的男人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做到这个地方就可以了,留着点力气,龟梨和也可不是好对付的人,不要把老大交代的事情搞砸了。解决不了龟梨和也,死的就是我们这些人。”
“是。”

又一发子弹准确的射入最后一位衣杀手的大腿。战斗漂亮的结束。
“带我去那里。”用力的踩在对方的伤口上,龟梨不管对方叫得有多惨烈,他关心的只有在哪里可以找到柴源彻。

“他们来了。”站在高处张望的男人迅速的回到仓库内,“那群蠢货并没有杀了他。”
“早知道会这样,喂,你,把小鬼吊起来。”中年男人冷酷的指挥着,“其他人跟我来。”

站在仓库外面,龟梨确认了一遍手枪里面的子弹数,然后对山下说,“到这里就可以了,警察先生。”
“嗨~利用完了就打算这样离开吗?”山下阻止的拉住了龟梨的手,“要知道已经有几个人死于之前的枪战了,我还有报告要写。”
“随便你。”确认了山下的决定后,龟梨甩开被山下拉住的手,“死了也别来找我。”

仓库里面很暗。四周的窗户被人用报纸蒙上,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天窗,透出一点点的光线。
然后那光线指射的地方,那个少年被留在那里。
“彻。”虽然知道,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应该轻易出声而暴露自己的位置,但龟梨还是没能忍住。
迅速的向柴源彻的方位奔跑过去。跟在他身后的山下暗骂了声白痴,谨慎的观察着四周。
“小彻。”托起柴源彻完全无力的身体,冰冷的感觉。龟梨的心停顿了一下。慢慢的用手拍着柴源的脸颊
,“彻?醒醒,彻。”少年人没有任何的反映。双眼依旧禁闭。呼吸微弱。
“小心!”突然的枪击声,山下及时的冲过来将龟梨扑到一边。
“彻!”尖叫着,龟梨被山下死死的护在身下,肩膀上,腿上留着血,但感觉不到一点的疼痛。
狠狠的刺激着他的眼球的是不远处的柴源彻。
即使是全身布满淫秽的痕迹,那孩子依旧那么美好。美好到让人心疼。
或许是突来的疼痛刺激了他的神经,到刚才为止都紧闭着的双眼突然的睁开。
“彻!”随着龟梨一声声的叫喊,那孩子将头转向龟梨所在的方位,茫然的双眼寻找着。
“彻!”龟梨奋力的挣扎着,他想要靠过去。但是山下不允许,山下知道,那个孩子,谁都救不了了,他不能再让身下人死去。他只能用力的压着他。用很大很大的力气,大到他仿佛听到身下的人骨头断裂的声音。
听到龟梨的声音,柴源彻的双眼终于是找到了焦距,他看着龟梨,看着他最最爱的哥哥,然后留给龟梨他这一辈子最漂亮的笑容。

哥哥,我爱你。

“不要!彻!”疯狂的叫喊着,挣脱山下的压制,用力的向柴源爬过去,他的小腿留着血,在刚刚的枪战中被击中。“彻。”

“和也!”不属于山下的声音,从仓库的入口处穿来。是上田。
“他们在上面!”山下用力的叫喊着,将拥着柴源的龟梨拼命的拖进暗处。两个人的重量,即使是两个瘦得让人心疼的孩子的重量。那对山下来说,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拖着奔跑的重量。所以山下只能用枪对着上方胡乱的射击。
“他已经死了!”用力的拉扯着龟梨,山下想要让龟梨从突然的悲痛中清醒过来。

因为上田带来的强力后援,躲在仓库二层的枪手很快的被制服住。
还留有一口气的枪手被带到上田的面前。
“上田先生,这个人怎么处理?”
冷冷的看着对方,上田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在等,等龟梨来做决定。
而龟梨只是静静的抱着那渐渐冷去的躯体。

美丽的孩子,面带着微笑,双眼紧闭。
赤裸的身体上,裹着龟梨的灰色格子衬衣。
耀眼的血色,有龟梨的,有他的。
为着压抑的地方平添另一种悲烈的色彩。

“能交给我来处理吗?”山下走了过来,他是警察,即使这家伙再该死他也有义务让法律来制裁他。
上田看了看身后的龟梨,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谁都不应该去打扰他。
应该给他时间来抚平他的伤痛。
毕竟,那孩子是他亲手带回来的。他最疼爱的孩子。

哥哥,教我棒球吧。
哥哥,周末我们去打棒球吧。
哥哥,我们球队赢了哦,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奖励啊?
那个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的亲人只有哥哥你。
哥哥,其实这个是她做的吧。
哥哥,能和你聊聊吗?
最喜欢哥哥了!
哥!你又迟到了!
哥,你要快点回来啊。


“砰砰砰砰!”连续的枪声从仓库中传出。
偶尔经过这个地方的一家人因为车内的热闹并没有注意到车外发生的一切。
落在河水中的树叶随波漂流,被枪声惊动的小鸟惊恐的飞上天空。
不久之后一切回归平静。
没有其他的人知道发生在这个仓库中的一切。
没有人知道,这里结束了怎样一个美好的孩子。




“听说,凶手找到了?”冒着雨回到警局后,山下还没有来得及将湿透的衣服换下来,就有了拜访者。
堂本光一。
“你打算怎么办?”询问着,将手中的干毛巾递给山下。
“谢谢。”山下接过毛巾用力的擦拭头发上的雨水,“你认为呢?”
“我不是你。”
“一场车祸意外,驾车者过渡饮酒结果将车开下山崖。仅此而已。”
得到答案堂本光一笑了笑,转身离开。
“啊~差点忘了,刚说叫你回家吃饭。”
“我不会去的。”
“和也还在医院。”
“我知道,但是我有报告要写。”
“P。”叫着孩子的昵称,堂本光一走到山下的身边,拿过山下手中的毛巾帮忙擦拭。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必须这样解决。这个世界,法律能够做到的很有限。”
“我知道。”
“把衣服换了,我走了。”
“你告诉他,我喜欢吃肉!”
“知道了。你其实可以试试吃些素食。”
“那是我到你这个年纪以后考虑的问题,老头子。”

2007-08-11

长大了

最近一直在被人用这样的词句来形容。
和一年没见的大学同学见了面
见面的时候,
两女人很吃惊的看着我
然后感叹着说
连这孩子都长大了 居然一个人出来都不会迷路了

好吧,我承认我是路痴。
可是
离开你们那么久
我总是要学着长大的

你们喜欢用孩子来形容我
我知道
除了年龄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对你们的依赖
其实你们好放心的
任何的孩子都会长大的

当初毕业典礼的最后
你们说
我们不说再见
孩子你也不要长大
那个时候我很认真的回答过你们
就算我长大了 我依旧是我

现在我还是我
只是没有你们在
我开始慢慢的学会买上一本地图去了解我生活的城市
慢慢的学会一个人逛街
一个人生活

今天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们
我会做饭了
是很好吃很好吃
得到爸爸妈妈表扬的那种
所以 你们真的不需要为我担心的

你们啊只要好好的和你们最爱的人过好你们甜蜜得要死的日子就好了

我这个孩子已经长大了
各位“妈妈”们
不需要为我担心的

2007-08-08

俺写作时间最早的日志

呵呵~写作时间最早的日志啊~
为什么这个时候我还在家里???
因为奉领导叔叔老大的命令去买鼠标。
其实,没有鼠标,电脑那东西我也能搞定的。
可是啊~大叔们可怜啊~
其实蛤蟆并不怎么好玩的啊,
不知道叔叔们为什么对那小小的球那么痴迷。

昨天“钱老板”来所里了。
财政厅啊~
不知道能带来多少票子。

说句老实话,
所门口的那两颗树真的是傻透了。
光秃秃的两根杆子= =
据说1万多一棵呢。
T T那可是两台本本啊~~~

昨天摆脱别人帮带了个新的MP4,
结果从昨天弄到今天,
还是不知道那该死的东西的视频支持的到底是什么鬼格式= =
AVI?说文件格式不对= =
AMV?它根本读不到那文件= =
所以我才讨厌国产的MP3、MP4
说明书和机子完全对不上= =
泪奔,
今天找他去。

2007-08-07

[PK]死亡游戏 第三部 VOL.21

VOL.21
类似家人

“诶?~~~~~~?!”一大早的,刑事科头头的办公室里就传来颇为惊讶的声音。
“诶什么诶啊。”坐在哪里一脸头疼样子的是现任的头头泷泽秀明。
而在他对面,明显傻掉了的是二组的组长,山下智久,泷泽的前任床伴现任弟夫。
“为什么啊~”难以致信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学长,要不是因为进门前还看到自己爱人的哥哥红着脸匆匆离开办公室,山下一定会把那张脸皮撕下来,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泷泽。
“破案压力啊破案压力!”念叨着,泷泽持续的头疼着。
从上个星期爆发的流行性感冒开始就不舒服的身体,即使是有爱人精心的照顾,还是没能如他所愿的迅速好起来。
“你快点给我破案啊~你破案了我就可以安心的去向老头子要休假了。快熄火了的说。”
“你现在也可以休假啊~”
“放你们在这里破案,老头会说,案子压力啊~我肩膀上压力很重啊,泷泽,帮帮我老头子的忙吧,没几年我就退休了,快点把案子破了吧。”惟妙惟肖的模仿,泷泽充沛的精力在下一秒钟迅速熄火,改为趴在桌子上与山下对话,“所以,你们不破案我就没休假。欺负人啊~”
满头线的看着自己因为生病而智能低下的学长趴在桌子上装死人,山下有一种莫名的寒意,难道我以后也会这样?
“可是,破案就破案吧,为什么要我们去搞什么模拟家人啊?你以为是在玩模拟人生吗?可是好像还没有出和警察有关的系列啊。”这个才是问题的关键。保护案件中唯一幸存的证人而已,为什么要去假扮他的家人啊?
“因为那孩子失忆了。= =啊~~~为什么我不失忆呢?”烦恼死了,都是那个破烂医生。上辈子一定和他有仇。

“啊~这孩子啊~”本来张得挺忠厚的一张脸,大大的鼻子给人绝对的安心的感觉的医生,为什么说起话来差那么多啊,“失忆了呢。”
在医院里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泷泽有一种想要立刻得失忆症的冲动。本来流感还没好,现在更加好了,一个大大的麻烦扔到自己的眼前。为什么我不发烧昏倒,然后把脑子烧坏掉啊。这样就不用破案了。
“或许,你们能试试看类似家人这样的课题呢。韩国有成功的案例哦。”那个名叫中丸的医生晃了晃手中的DVD碟片,然后泷泽有了天旋地转的感觉。这样的医生到底是从哪个星球来的啊?韩国垃圾电影里的内容能相信吗?

“所以?”听完泷泽的叙述,山下愣了许久,“你决定用那个脱线医生的方法了?”你不会也脱线了吧。
“老头信啊T T”脱线的是老头和那个鬼中丸雄一医生。
“然后呢?”山下关心的是最最本质的问题,谁来扮演那小麻烦的家人。既然改变不了那就接受,山下是很实在的人。
“都把你叫来了,你说呢?”
“诶?????!!!!!!!!!!!!!!!!!!!!!”又是一声惊叫从办公室传出。

“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任务?”龟梨愣愣的看着山下,显然没有从刚才的打击中缓过来。
“对。”
“可是为什么是我们两个?”想破头都想不通的龟梨问出了和山下之前在泷泽办公室里一样的问题。
“因为收养那个小鬼的人是对同性恋。”
“这个办公室里的,好像都是吧= =。”虽然不想要讲明,但是这个办公室里出现的生物全部都是同性成对的。成对的男性恋人,成对的雄性宠物龟。所以,这个就是理由也太勉强了。
“那对同性恋中,有一个是B牌的超级粉丝。”无奈的答案,龟梨和也你个倒霉孩子,喜欢什么不好,偏偏喜欢B牌的东西。
||||||||||||
所有人都满头线的看着已经慢慢的灵魂脱壳的龟梨。
孩子,果然有人和你一样趣味啊~~~
“保重吧。”所有人都只给出这样的话语便匆匆逃离了。
被众人无情抛弃的两人默默的坐在办公室里。
“P”窝在角落里的小小的身体,突然蹭到山下的身边。
“?”
“你每次看我买B牌是不是都想打我啊?”
“没有啊,就是觉得钱包疼。”
“P。”
“?”
“我以后都不买B牌了的话,这个任务会不会消失啊?”
“已经开始了的事情,你认为呢?”
“……我去看资料了。”
柴源彻,12岁,某个连环杀人案的目击证人,因为养父们的死亡而丧失记忆。
据说智商是180。
180的智商啊,要和一个智商180的12岁小孩生活,生活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真是大麻烦啊!!!~~~

“那么,我就带这孩子回家了。”礼貌的和那个和蔼可亲的医生主治医生作了道别,龟梨在带着小孩子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他眼前那个笑得温柔的大鼻子医生就是那个提出这个脱线方案的中丸医生。不然一定把他狠狠教训顿。
“真是可爱的孩子呢。”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穿着格子衣服的人慢慢的走出自己的视线,中丸雄一很老头的赞叹了起来。
“医生是说小彻吗?虽然失去记忆很可怜,但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一旁照顾了那孩子有段时间的护士感叹着。
“啊?哦,那也是个可爱的孩子。”意义不明的微笑印刻在中丸的脸上,不被任何人说察觉。

“饿了吗?小彻想吃什么?爸爸买给你吃。”从进到这家蛋糕店到现在已经有5分钟了,小小的孩子沉默不语,只是默默的牵着龟梨的手。
“怎么了?想吃那个蛋糕吗?”注意到那个孩子盯着那个有着皮卡丘外表的蛋糕有一小段时间,龟梨试探性的蹲下身子用手指了指那个黄色可爱的小蛋糕。
摇摇头,小小的孩子抱住龟梨的脖子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交托给龟梨。
“小彻?”不明白这个孩子到底怎么了,龟梨无奈的抱起孩子,向店员们表示了歉意后便带着这个孩子回到了车上。
“没有卖吗?”山下坐在车里,在看到龟梨抱着小孩子过来的时候,迅速将手中的香烟掐灭。
“恩,似乎并不想吃。”点了点头,龟梨将孩子放到后座,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回去吧。”
“恩,好。”

拥有流线型车身的车子慢慢离开蛋糕店时,小小的孩子的目光哀伤的透过质感极好的玻璃死死的看着渐渐后退的蛋糕店。那个小小的可爱的黄色小蛋糕深深的印刻在小小的心灵中。

啊~最喜欢皮卡丘了~~
小彻喜欢皮卡丘吗?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