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7-30

我讨厌痱子

我讨厌痱子= =
痒痒的 一流汗还会刺刺的疼
所以我讨厌夏天
夏天会很热很热
南昌是出了名的火炉
今天把温度计拿到外面去测
结果户外温度瞬间飙到49= =
要不是我领导叔叔叫我把东西拿进来
估计温度计就爆了

今天很努力的在中午的时候把工作做完了
是在领导的位置上做的
那个地方正好在空调下方
把空调开到16度
对着吹
真凉快啊~~~~
所以现在有点鼻塞

湖姑娘
俺对你绝对没有讨厌的
主要是暗涌那文我太久没写了
忘记到底要写什么了
等过两天痱子好了
就给你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30

[金]梦 1END 栀子正牌生贺

暗中,
温柔的注视,
动人的笑容。
那个人的嘴一直在动,
好像没有声音,
但是很奇怪,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说,
“小一,小一的身体真漂亮,皮肤真嫩啊,滑滑的,手感真好。我喜欢不穿衣服的小一。”
身上很冷,估计衣服被脱掉了。
然后那个人炙热的双手抚摸了上来。
身体一阵燥热,被抚摸过的地方仿佛有一个炉子放在上面烧烤着一样。
“小一的乳头很可爱,小小的,象小葡萄。”
胸前敏感的部分被突然的湿热包围住。有一点点胀痛。
“真想吃掉。”
那个人好像说了这么句话,然后我觉得那个地方凉凉的。难道他真的吃掉了?为什么不觉得疼呢?是做梦吧。
可是如果是做梦,为什么会觉得兴奋?
“小一的肚脐小小的,也很可爱呢。”
舌头有在那个地方舔过。湿热的感觉过后,那个地方也凉凉的。
喂,我不是糕点啊,你别吧我吃掉了。
“呵呵,小一真聪明啊,我是要把你吃掉啊~要吃得光光的,不留给任何人!”
我不出声你也知道我在说什么?果然这个是梦啊!
你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家伙,在我的梦里也这么没有节制。
= =衣冠禽兽= =昨天做了那么多次,你现在居然还有力气= =就不怕精尽人亡吗?
“小一不乖哦,居然说脏话。有惩罚的必要。”
自顾自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听取他人意见的打算。
突然的插入,很难受,平时被照顾得很好的地方觉得很难过。
里面干干的,那个东西每动一下都觉得是一种煎熬。
“里面很干呢,小一不喜欢吗?平时都很湿的。”
平时你没有这么急好不好= =
“对不起呢,太喜欢小一了,所以想快快的把小一吃下去。等会儿就会湿湿的了。”
在说些什么啊?
为什么我的四肢凉凉的?
诶?手呢?
“对不起,把小一的手脚吃掉了,虽然很可怜,但这样的话小一就不会离开我了。”
我只不过是想跟队伍去传说的岛上看看而已。
“好喜欢留在小一身体里面的感觉呢。不能让别人感受到!”
胸以下都没有了感觉,不对,脖子以下都没有了感觉。
这个真的是梦啊,整个身体被吃得只剩下头了,居然都不觉得疼。
“小一,我喜欢你的眼睛,亮晶晶的真有神。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呢。所以眼睛给我吧。”
是谁把灯关了吗?
不对啊?刚才好像是没有开灯的。果然是梦。
“小一的嘴也很好看,我要了哦。”
嘴巴凉凉的,估计只剩下个窟窿了吧。
崎,你在我的梦里面能不能不要那么变态啊= =
“耳朵耳朵!”
= =耳朵耳朵,喜欢的话就拿去吧。反正一早就被你吃干摸净了。整个人都吃掉算了,省得麻烦。

“小一,小一,醒醒哦,吃早饭了哦。”一早被人叫起床是很让人生气的一件事。翻个身继续睡。
“小一,小一,居然不理人家,人家要生气了!”真是的,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在这里装可爱。
“小一,起床了!”昨天被你折腾了那么久,你就放过我吧。
“恩,有惩罚的必要!”
“喂!你在干什么啊!”
“惩罚你!”
拜托,你个二三十岁的老头,不要模仿可爱的美少女战士的动作好不好= =
果然,这个男人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都是BT的代名词。
居然就这样开始做活塞运动了。
“啊~好喜欢小一的身体,吃下去好了~吃下去好了~”
“不是早就被你吃干净了吗?”
“是真的吃下去哦~我的小一~只能是我的!”暧昧的光线中,好看的男人,古怪的笑容。真不知道,当初是怎样和这男人在一起的。
本来应该是作为对手而存在的人,现在却成为了和自己的身体最最亲密的人。而且每一次的结合感觉都那么好。果然,越是社会所不能容许的,兴奋度就越高。
“小一不专心哦!我要把小一的心脏挖出来看看,你在想什么?!!!”装小孩的男人,微笑着将手比划成刀的样子,在胸口徘徊。
拜托你,就算要看也是开脑子好不好,心脏只会跳动的。
“小一的心脏真漂亮呢~血红血红,还噗咚噗咚的跳动着,真可爱。”
原本乖巧的躺在床上的金田一,瞪大着双眼看着眼前的情景,先前被情欲控制的面容,这一刻剩下的只有恐惧。
“很可爱的心脏哦,那么小一我就不客气了。”始终保持着微笑的男人,慢慢的将那颗跳动着的红色物体放入自己的嘴中。
吞下。
血红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下。
“啊!!!”尖叫着,只能尖叫。

“啊!!!!!”
“小一!小一!醒醒,你做恶梦了!”担心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身体被另一具身体紧紧的包裹住。金田一本能的抱住身前的救命草,拼命的往那个怀里钻。
“小一,小一。”男人抚摸着那孩子的后背,温柔、缓慢。
“崎。”清醒过来的孩子,依旧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腰肢。
“能告诉我,梦见什么了吗?”温柔的声音,有蛊惑人的作用。
“梦见你把我的心脏挖出来吃掉了。我被你吃掉了。”
“傻孩子。”
“还好,还好,只是梦而已。”安心的声音,孩子在男人的怀里渐渐的有了想睡的意思。
“只是梦而已,亲爱的,你又怎么确定,现在不是梦呢?”诡异的笑容,少年人所看不到的血色。

“啊~~~~~~~~~~~~~~~~~~~~~~~~~~~!”

2007-07-29

[金]凝望 1END 栀子生贺~

崎有一种习惯。
每天早早的起床,简单的将自己收拾妥当后便离开家。
步行30分钟到达几个街区以外的一个公车站。
在车站附近的早餐店里斯文的解决掉一天中的第一餐。
7点钟的时候准时结账,坐上这个时候开过这条街的小巴。
崎每次上车后都会坐在右手靠窗户的最后一排。
那个地方的窗子,有一半是被大大的宣传画报覆盖住的。
透过窗子,只能看到一半的街景,所以总是没什么人会坐在那里。
小巴刚刚启动的20分钟内,崎总是会闭上他深邃的双眼。
在其他人开来,这个人是在小憩。
小巴开出去21分钟的时候,崎一定会睁开双眼,透过半边的窗户看向车子的右前方。
那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马路。有定时开关的路灯,有种下不知多少年岁的大树,还有熙熙攘攘的路人。
在这个地方,崎会下车。
然后从路边卖报的老人手里买下一份报纸。
通常这个时候他会坐在卖报老人左手边第五棵树下的长凳上,翻开报纸。
崎看报纸的速度很慢,总是要隔上很久的时间才会翻上一次。
然后时间在他的阅读中慢慢前进。
当耳中传来少年人上学的声音的时候,崎会时不时的抬抬头,看看这些从他身边走过的少年。仿佛他们的朝气打扰到了他的宁静。
接近第一节课上课的时候,崎会放下手中的报纸,专心的看着街道。
然后会有三五个因为各种原因,注定要迟到的学生飞快的踩着单车从眼前闪过。
这个时候,崎总是会露出宠溺的笑容。那是他一天中笑容最最灿烂的时刻。
当街道上再也看不到飞驰而过的单车后,崎会慢慢的起身离开这条街道。
慢慢的按照来时的线路返回自己的住处。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
久到早餐店的服务员全部认识他,在他一进门还不用开口就会为他端上早餐。
久到小巴的驾驶员无论换了多少次,每次在经过这个站台的时候都会停留得久一点。
久到路边卖报纸的老人变成中年人再变成老年人。
久到第五棵树长成大树。
然后有一天。
早餐店员再也等不到那个口味从来不改变的人。
小巴的驾驶员无论停留多久,右手靠窗户最后一排都不会再出现同一个身影。
卖报纸的人无论再怎么变,那个总是来卖报纸,看完后又留下报纸的人都不会再有了。
第五棵大树再怎么长大,那个总是坐在它脚下的人都不会回来。

然后有一天。
那张灿烂的但寂寞了多年的照片边上终于有了一个伴。
那块冰冷的石碑也终于是再也阻挡不住温暖的侵袭。

小,要好好的活着。
小一,我爱你。

爱一个人
凝望一生。

2007-07-23

换了新地板啊~

换了新地板了啊~想了许久的,今天终于是换了。
OYE~撒花~庆祝~

2007-07-08

[PK]死亡游戏 第三部 VOL.20

第三部
VOL.20
我喜欢背对着阳光 看我们一起拉长的影子 交错着 这样幸福下去

接近中午的太阳,温柔的洒进房间里,给冬天的气氛添了一份温暖。大大的双人床上,一个小小的拱起,轻微的呼吸声。在这样的一个时刻沉睡,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不过似乎有人并不这样认为。
“喂?”懒洋洋的声音。被电话吵醒的人在摸索了许久之后终于使喧闹的铃声停了下来。
“你还在睡觉?”试探着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伴随一点点小小的吃惊。
“恩?几点了?”睡得迷糊的人慵懒的伸了伸懒腰。因为感觉到有些冷又再次将手缩回被窝。被子把整个头都包裹住。
“已经11点了。”你难道都不觉得饿吗?
“恩?才11点啊。”如此说着,讲着电话的人挪了挪枕头。软绵绵的枕头,真舒服。
“什么叫才11点?”对方似乎有点生气了,“你不是答应了过来和我吃午饭的?”
“吃午饭?”才睡醒的脑子明显的处于短暂性失忆党中,迷惑了许久之后终于想起了睡着前发生在这张床上的事情。

“恩~哈~慢点。”呻吟,喘息,身体撞击的声音。小小的卧室里,大大的双人床上。交好的两具身躯,年轻美好到让人感动。
“明天一起吃饭吧。”继续着律动,山下在百忙之中冒出这么一句话。让被他贯穿的龟梨愣了愣。
“诶?”
“明天一起吃饭~真紧。”
“啊~哈~为什么?”
“我们很久没在一起了。”如此说着加快了速度,爆发的前兆。
“啊!”尖叫着咬上山下的肩头,在炙热的液体进入身体的同时,湿润了两人的下腹。
“难道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吗?”喘息着慵懒的趴在山下的身上,身体依旧紧密的连接着。
听到龟梨的话,山下透过放在另一边的镜子看了看两人现在的样子。
因为激情而潮红的皮肤。交叠在一起的身体。如果有一个下方的镜子,还能看到自己的分身填满龟梨后穴的情景。
山下笑了笑,将龟梨压倒在床上。“是在一起呢~”重新开始动作。
“明天一起吃饭吧,很久没与和也一起吃饭了呢。”

因为之前被借调到另一个组工作,龟梨已经整整忙了一个月。所以在结束掉那边的案子后,很心安理得的从山下那里要来了整整一个星期的休假。所以最近这几天龟梨一直都是在山下的抱怨声中很美好的窝在床上度过的。
“吃什么呢?”拎着电话站在衣橱前,龟梨随手翻着自己的衣服。
“迷彩的。”糯糯的声音突然的提出这样的建议。
“诶?”
“你在选衣服吧。快点把那件迷彩的穿上。不然要感冒了。”那件比较厚,这么冷的天你出来才不会感冒。“我们中午去吃火锅吧,大冬天的吃点热东西比较好。”
“知道了,知道了!”你啊,越来越罗唆了。
“你快点下来,我已经到楼下了。”急不可耐的声音。
“= =你翘班。我要打电话告诉泷泽哥哥。”
“你打吧,他和你哥哥在外面吃饭呢~~”
= =上梁不正下梁歪
“快点下来。”
“啊呀,知道了知道了。”一边说着,龟梨一边迅速的将衣服套上。向浴室走去。
“你真是慢死了。”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在龟梨回过身之前将龟梨拦腰抱起。“我等得不耐烦了。”
“你啊。”好笑的任由山下抱着自己,龟梨无奈的拍了拍山下的后颈。“放我下来吧。刷牙洗脸,要出去吃饭总规要把自己打理干净吧。”
“我改变主意了。”将龟梨放坐在客厅沙发的扶手上,山下底下头吻住想要开口说话的双唇。
“在家里吃好了,我买了材料回来。”宠溺的吻着龟梨的前额,山下晃了晃自己手中的购物袋。
“下午不用上班?”顺着山下的手臂,龟梨将自己的身体陷入沙发中。
“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再次亲吻上龟梨的双唇。山下将手中的购物袋随手放在一边的地上。双手试探性的摸进龟梨的衣服中。
“恩。”短暂的呻吟后,龟梨用力的将山下推离他的身体。“我饿了。”
“我也饿了。”喃喃的说着,山下再次将身体覆盖上龟梨。转眼间龟梨不久前才传上身的衣服就被拉扯开了。
“喂!”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可是在他身上忙碌的男人自动的将抗议视为无效,继续的动作着。亲吻着身体的双唇已经慢慢的覆盖上了平坦的小腹。
“叽咕~”突然的声音,让龟梨的抵抗和山下的亲吻都停了下来。
山下略有吃惊的抬起头看向龟梨,后者面色潮红的将漂亮的脸蛋转向了另一边。
“所以我说我饿了。”
“哈哈!”爆笑声瞬间填满整个客厅。
“山下智久!”

“别不好意思了,快点去漱洗。”山下在厨房中忙碌着,时不时的抬起头往外瞧瞧,发现龟梨还窝在沙发上,于是放下手中的东西洗了洗手走了过来。
“快点起来,这么大一人了,还这么害羞。”拉扯的将龟梨推进浴室。“喏,牙膏,毛巾。乖乖的。”奖励似的亲吻,立刻换来龟梨看似用力其实轻柔的一拳。
“我们今天吃蛋包饭吧,前两天从电视里看到,说加点苏打水会非常的软。今天试试看吧。”如此说着,山下熟练的操作起来。
龟梨洗好脸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的便是山下熟练的做饭的动作。
谁能相信这个男人在之前一直有着料理食材恐惧症。
说到山下克服这个心理疾病,主要的原因还是龟梨。
当初龟梨去到岚组卧底回来后,虽然毒瘾很好的戒掉了,但是他的身体一直没能很好的恢复过来。甚至曾经严重到打营养针的地步。而不管是医生还是今井翼给出的都是同样的答案——毒品对身体造成的损伤太大。
为了能更好的照顾到龟梨的身体,一直奉行罐头主义、外卖主义的山下很用心刻苦的开始了料理之旅。也许是因为之前一直以来的心理治疗起到了作用。也许是因为挂念心爱的人的身体状况。多年来一直无法克服料理食材恐惧的山下在努力了2个月后,终于第一次没有发生任何恶心症状的做出了一道料理。
参加过那次“料理表演”的人在看到山下站在厨房中专心的身影的时候都曾发出过这样的感叹:“山下智久料理时的背影真是帅到了极点。”

“和也!可以吃饭了哦!”献宝似的将龟梨从电视前拉到餐桌前。在山下讨好的注视下,龟梨用调羹挖起了一勺饭放入嘴里。
“怎么样?怎么样?”着急的眼神。仿佛是急于得到主人爱抚的宠物。而龟梨也确实这样做了。
伸手摸了摸山下凑到自己面前的脑袋,打趣的说:“你可以出嫁了。”
“和也!”
就这样玩闹起来的两人在客厅里开始了最近每天必做的功课。

“别用这么大的力,衣服要坏掉的。”
“坏了就买过。”
“我饿了还没吃完饭呢。”
“你吃你的啊,我做我的就是了。”
“啊~你别动,别动。”
“宝贝,你里面真热。”
“恩,慢点。”
“宝贝,怎么不吃了?不是饿了吗?”
“你……哈~在我身体里~恩~动这么厉害你叫我怎么吃啊~啊!”
“那我喂你好了。”
“呜。”
满室春光
一场源于蛋包饭的性爱如同蛋包饭一般美味幸福。

2007-07-02

贝影

大卫 贝克汉姆
我以为我已经忘却的名字
我以为我已经逝去的青葱岁月
我以为我已经平息的激情
因为一个影片而复苏
我才发现
那些我以为我已经忘却的东西
其实他从来没有离开过
就像天下足球中说的
——他在离开时已经没有离开

大大的足球海报
帅气的红色球衣
99年 贝克汉姆带给我的足球世界
我与足球最最接近的一年

我喜欢天下足球中对贝克汉姆的评价
——他是一个动人的球员
我被他感动
因为他是贝克汉姆

《贝影》
这是我看过的所有的对于贝克汉姆的评价中
给出的最最高的评价
那些完美,那些精准
贝克汉姆当之无愧
他和他的弧线对得起所有观看他比赛的人们
他对足球的执着对得起所有热爱他的人们
背影虽然会远去
但记忆会永远留藏
若干年后
蓦然回首
我会庆幸
我曾经为这个贝影疯狂过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