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6-30

想要构思新的系列文了

想要构思新的系列文了,
今天在去上班的路上突然有的想法。
之前的错位、二和文两个系列都已经很久没有写了。
最近爱上了短篇文,所以想要有一个新的系列文。
初步的想法今天在车上的时候已经想好了呢。
决定写一个龟主的文。
CP什么的,决定每一篇都不一样。觉得想要尝试下除了AK、PK以外的CP。
也许还会有无CP的出来。但主要是写龟。
每一篇在内容上都不会有联系。
只是共同使用一个名字或者主题而已。
初步的名字已经想好了,
“看”
我想要看到不同的东西出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6-25

[PK]家族荣耀VOL.7

VOL.7
啊~啊~啊~
我是好久不见的牢底小11~~~~(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的人,给我爬回去看前面!)
话说~~~~~~上个月!更新了6以后就一直没有再更新了~(怨念的小UP出现:是上上个月= =)
= =好吧,自从上上个月更新了6以后就一直没有再更新了~
非常之对不起大家~
所以,良心发现的我决定好好的更文了~~~~

“龟梨先生!龟梨先生!你不能出去!”山下昨天轮休,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了一天以后,一返回“软禁”龟梨的别墅就见到几个人在玄关处拉扯。
仔细一看,主角们正是目前住在这个别墅中的人,被保护者龟梨,保护者内、小山、手越以及加藤,好命的锦户亮在这个任务开始之前就因为受伤住院,目前正在老家休假中。
“让开!”龟梨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虽然当初是有和警方签订过一个所谓的无重大事件不出门的协议。但是这并不表示自己要完全的遵从,因为现在就已经发生了重大事件。是一件龟梨不去不行的事。
柴源彻失踪了。或者,将之称为绑架更为合适。
柴源彻,龟梨从孤儿院领回来的孩子,今年只有17岁。是一个鬼机灵的小孩。当初收养这个孩子完全是因为这孩子母亲。
柴源星子,是一个好女人,作为堂本组旗下最大酒吧的老板娘,无论是领导能力还是经商头脑都受人称赞。尤其是以一个女性的角色带给龟梨的关爱。
认识柴源星子的时候龟梨13岁,柴源33岁, 因为春药而崩溃的孩子痛苦的在床上翻滚,是柴源星子女性的身体带给其平静。而后龟梨虽然依旧和柴源保持着身体上的联系,但两个人相处起来与其说是男女关系,还不如说是母子来得更为贴切。
柴源一直喜欢在每个与龟梨高潮后的夜晚轻轻的抚摸着龟梨如丝的短发,唱着儿歌看着龟梨入睡。喜欢在每个与龟梨共眠后的早晨温柔的叫醒有起床气的龟梨,然后温柔的看着他吃下自己煮的早餐。更加喜欢将龟梨抱在怀里,小声的与他讲着各种故事,这些故事里有她听来的,有她编,也有她亲身经历过的。那个时候的柴源完全的将怀里的人当成了她小龟梨3岁的儿子柴源彻,宠溺着。
关于柴源彻的父亲,柴源星子从来都不肯说,她只说这孩子不喜欢自己,不想和自己生活,宁愿住在孤儿院也不愿意住到她这里来。她知道这孩子的想法,他不喜欢看到各种男人出入自己母亲的房间,不喜欢听到自己母亲在各种男人身下妩媚的呻吟声。打从5岁那年见识到一个有性虐待倾向的男人将一只手机塞入母亲的阴道后,他便拒绝自己唯一的亲人的接触。他觉得肮脏。虽然那个时候他只有5岁。
虽然柴源星子从来没有拜托过龟梨,但是龟梨还是做了。他去到孤儿院,告诉柴源彻,自己是他母亲现在的男人,要收养他。然后对那个吃惊的孩子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柴源彻后来在日记里写到:“那个笑容,让我爱上了哥哥。”

终于摆脱警方的纠缠回本家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情。安静的大宅里,柴源星子静静的坐在客厅的一角。静静的沉寂。一如柴源彻每个生日的夜晚,安静一个人孤单的坐在那里。
“星子。”龟梨从后面抱住柴源,将头深深的埋在柴源的肩头。
“宝贝,你回来了啊。”柴源温柔的抚摸着龟梨的头发,淡淡的笑着。“吃饭了没有?宝贝,你好像又瘦了,是不是吃不惯外面的东西啊?”
“星子。”
“宝贝,小彻他很坚强的,所以,你安心的回去吧。现在,你才是最最危险的。”
“星子。”
“那些外卖的东西,不喜欢吃的话,就打个电话回来,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星子。”龟梨更加的加深了拥抱,“想哭就哭吧。”刚才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知道了,他们送了一些照片过来,一些一个男孩被人轮奸的照片。
“为什么要哭呢?小彻是个坚强的孩子。”

“少主,你打算怎么办?”不管身旁是否有警察在,堂本家的各位无所顾忌的聚在了一起。
“啊~气氛好严肃啊。”内博贵小声的感叹着。
“是啊是啊。”一旁的下山等人不住的附和着。
确实是,就算是他们最大的BOSS估计也很难看到这样的场面吧。几乎堂本组所有的领导者都聚到这里。
“那个地址给我吧。”淡定的对上田伸出手,龟梨知道对方要的只是自己。
“不行!”上田坚决的反对着。傻子都知道他们的目的,这个时候让龟梨去,只是去送死。
“给我地址。”眼神阴沉了下来。
龟梨决定了的事情从来都是无法改变的。这一点和他一起长大的上田不是不知道。但是这样做的危险有多大他更加清楚。他绝对不能因为一个柴源彻让堂本组失去它的少主。
“我说不行。”
“龙也!”
“不行!”
两个人就这样尖锐了起来。在场唯一能够阻止他们的中丸静静的看着他们。这样的场面,谁都无法插手。中丸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保持沉默,如果他们需要他的意见自然会问他。
“如果我今天能救他而救不了他,我会内疚一辈子!”
“你不需要内疚,你只需要恨!因为是我不让你去的!”
“上田龙也!”
“今天如果柴源彻他不幸死了,你不需要内疚,因为那是我上田龙也造成的!星子如果你要恨就来恨我吧。他柴源彻就算变成鬼想要报复,报复的对象也只有我。你龟梨和也只要给我好好的保护好你这条小命就可以了!”
“龙也。”中丸担心的扯了扯上田的衣袖。话说到这里就过分了啊。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找不到了吗?”龟梨突然转身走到门口。猛的打开大门:“要我命的人可是时刻都盯着我呢!”
“龟梨先生!”
“小龟!”
众人猛的追了出去。可是除了一直留在外面不愿意进来的山下,其他的人都没能抓住他。因为在出门的一刻龟梨用力的将门关上拿放置在一边的木棍抵住了门。
“和也!”

“你以为我会帮你吗?”开着车,山下斜眼看了看龟梨。
“你当然会,因为你是警察。”自信的笑着,虽然两个人一直斗个不停,但是龟梨知道,无论山下有多讨厌他,他始终是个警察,不会对可能发生的命案不管不理。
“我们应该到那里去找?”认命的开着车,山下可不认为这样就能救到人。
“随便,想往哪里开都可以。”反正那些人肯定在四处都布置了眼线,现在只要等他们找过来就OK了。如此想着,龟梨挪了挪身体,找了舒服的位置,闭上双眼。“我先休息会。”
小彻,你可要坚持住啊。

2007-06-21

做了蠢事= =

如题= =做了蠢事= =
昨天做好的桌面= =
刚才想把它改成签名来用来着,因为懒,
所以直接用编辑来做,结果一保存= =
把原来的弄没了T T
结果好好的桌面变得模糊了= =
毁掉的桌面

= =被毁掉的图= =
泪奔~~~~
智商问题啊!!!!!
修改以后的图

修改以后的图= =
没有原来的舒服= =

2007-06-17

突然想要努力了

突然想要努力了~
从05年开始就叫嚣着说,我要学习日语!
学习日语!
叫嚣了两年,依旧连最最简单的东西都没有记下来= =
最近突然想要好好的安静下来仔细的学习了。

突然想到学习日语,是因为前两天去拿邮件的时候,看到一个函授的邮件。西课。
手下的小崽子里有人在学习英语。
然后,突然的就想要报名了。
最近一直在和家里的人讨论这个事情。
研究生想考,但实际情况不让考。
司法考试,已经决定要考了,也在努力了。
然后,现在,想要好好的学习日语了。
想要认真的掌握一门外语。当初的英语,没有良好的基础,我现在撑死了也就是个四级的水平。而且,对于英语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
反正已经决定了,所以,现在只要确认到底怎么学。
希望不久的将来,
能够听得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2007-06-16

下一周写作计划

从这一周开始,准备在每个周末写一个下一周的写作计划。
因为啊,这样的话,就算没有人来看我的东西,我也有继续写下去的动力了。因为我是个一旦把计划写出来了的人,就会想要实现的人。
之前拖文已经拖了很久了,生病这段时间是一个字都没动,而病愈后的这一个星期,为了弥补之前落下的工作努力的忙碌着,结果文还是没动一个字。所以这个星期是绝对不能拖了,争取明天下午更新文章吧。

下一周写作计划。
1、开始死亡游戏第三部的写作。
2、之前来自二宫的构思产生的问决定开始动手。
3、很久没有写AK文了,想尝试看看。下一周有空余的时间的话就来动手吧。
以上、

2007-06-10

活着

呐~我还活着哦~
呵呵~
真的还活着呢~感觉终于是活过来了。
病了一个多星期呢= =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这么病过。
住院这个词在我之前的生命里那可是不存在的。
我可是连感冒都很少得的健康宝宝呢。
可是,开始工作的这一年来,似乎经常生病呢。
难道是和那里的建筑物相克?
呵呵,这个说法是妈妈的一位朋友说的= =
不过这次还真是难受啊~
讨厌医院的味道><
总之,虽然还没好完全,舌头现在也还是肿痛着的,
但是至少现在没有发烧了,
明天也可以开始工作了。
加油!

2007-06-03

[金]暗涌

题目有点不知所谓,内容也是。
完全是为了让两只H= =
至于情节= =
还没有想完整,可能随时会停下来。
所以,回帖吧。

标题:暗涌
主角:崎 金田一

“喂!小一!你今天又不来吗?这已经是你这个月第三次爽约了!”喧闹的东京街头,漂亮的女孩嘟着嘴抱怨着。水灵灵的双唇诱惑着暗中窥视着的人们。
“啊~啊~对不起~”断断续续的沙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时不时的还伴有不明显的喘息声。“呵……呵……哈……”
“喂?”女孩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小一?你在干什么?”
“啊!”
突然的尖叫让女孩握着电话愣在原地。“小一?”
“啊……没、没、没事……在看鬼片呢,啊!”
“鬼片?!”女孩吃惊的大声起来,“你居然为了看鬼片而爽约??!”
怕鬼怕得要死的金田一居然为了看鬼片爽女孩子的约???!!!
“啊!对,对不起!就这样了,拜!”匆匆的在奇怪的尖叫和喘息声中结束了通话。
“喂!喂!小一!小一!小一!”用力的对着电话大叫,换来的依旧是挂断时“嘟嘟”的声音。“啊!金田一!你去死吧!”气愤的将手机甩进包里,女孩子一屁股坐在了停在路边的小轿车的车尾。
“小姐?”小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啊?”
“那个,小姐,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很和蔼的老爷爷呢~
“哦,好啊~”甜美的笑容,甜美的笑容,我可是美少女来着。

“恩~啊……呵……慢、慢点~”
靡乱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回响着。
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来自电视。
屏幕里,头发遮挡住脸的女人慢慢的爬动着。
“啊!!!”尖叫声在女人爬出屏幕的时候破空而出。
“喂。”不悦的男声在电视被关掉以后发了出来。伴随着的是一室的光亮。赤裸着的两具身躯紧紧的贴合在一起,站立在电视机前。不远处的大床上一片混乱。寓意着两个人是保持着交合的状态移动到前方来的。
“干吗?”少年保持着双腿夹住男人腰的姿势,一脸妩媚,慵懒的低下头,小手慢慢的摸索着电视的遥控。刚刚看到那东西被男人扔到那边了。
“你刚才的叫声,到底是因为被鬼吓到了,还是爽到了啊?”男人的声音透露出危险的气息,仿佛只要对方的回答不顺自己的意思就要好好的教训他一样。
“呵呵~”少年妖孽的放弃寻找遥控,双手抱住男人,小巧而灵活的舌头细细的舔吻着男人敏感的锁骨。挂在男人身上的身体时不时的晃动着。在感觉到男人停留在自己身体中的部分再次产生了变化之后,露出了好看的笑容。“你说呢?”妩媚的舔了舔嘴唇。
“你个妖精。”咬牙切齿的声音,男人决定将少年就地正法。不过这似乎正和了少年的意。律动重新开始,少年愉悦的呻吟着,随着男人的节奏摆动着身躯。

激情过后,两个人一同躺在浴缸中,身体依旧连接着。男人喜欢置身在少年体内的感觉。少年人独有的柔软身体是他的最爱。还有那扁扁的略带沙哑的声音,呻吟起来让人不能自拔。想着想着,男人的欲望再次高涨起来。
“呐。”感受到男人身体的变化,少年用手肘顶了顶男人的胸膛。
“干吗?”隐忍着的声音。
“做吧。”毫不避讳的开着口。少年的大胆是男人的最爱。得到少年的同意,男人缓慢的动起来。
断断续续的呻吟从浴室里传出,时大时小的回荡在不大的房间里。

“之前是谁给你打电话?”在又做了几次之后,两个终于觉得累了双双躺倒在床上。薄薄的毯子随意的搭在身上,露出大量的肌肤。
“小一?”轻轻的揉着金田一细软的头发,崎低头在露出的肩膀上印上一个吻。香香的味道让他忍不住又蹭了蹭。
“呵呵。”被崎的动作逗弄着,金田一扭动着身体钻入崎的怀抱中,撒娇的看着崎。“小在吃醋吗?”
“你认为呢?”学着金田一之前的话语,崎随手拿起摆放在一边的香烟。
暗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小小的点一闪一闪的舞动着。
“没意思。”扔下这么一句话,金田一在崎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渐渐的进入梦乡。
崎拥着金田一,直到抽完烟才改变姿势。将金田一移到胸前的位置,轻轻的换住。浅浅的吻着睡着的孩子可爱的发顶。崎满足的比上双眼。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