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3-29

【彰修】死亡计时 第一章 第三节 死亡前五天

第三节 死亡前五天 暴毙的狱友

连绵着下了几天的雨,当天空终于放晴的时候,所有人的心情都跟着灿烂的阳光一起快乐了起来。
早上6:00起床,7:00早餐,8:00开始劳动,12:00午餐,15:00放风,18:00晚餐,21:00休息。
监狱的作息,简单枯燥。
每天下午3点的时候是所有人的最爱。
老监狱长喜欢在这个时候在小瞭台上喝茶,喜欢运动的狱警会和狱友一起打篮球,年老的狱友会窝在操场的一个角落里面下棋,下到兴起的时候一边的狱警还会参进一脚,或者起哄。
桐谷修二自来到这里以后最喜欢在这个时间段里坐在台阶上看小说,恐怖小说。这些小说在监狱的图书馆里是借不到的,都是今井托人专门送进来的。
每当桐谷沉浸在小说的紧张情节中的时候,草野彰都舒服的坐在会客室里悠哉的看着泷泽秀明现场跳脚表扬。
“你到底说不说!”虽然口气很是凶狠,泷泽本人还是温文尔雅的。
“这个问题这个月来你已经问过很多遍了。”无所谓的挖挖自己的耳朵表示自己对这类问题已经听出了老茧,草野彰永远知道人类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最容易被激怒。
“草野彰!”泷泽将手中的案卷狠狠的摔在桌子上,如果不是一边的狱警拉着,估计他都有可能将桌子掀翻。
“又是这些东西,你偶尔也换点不一样的过来啊。”不用动手翻动,草野就知道眼前这本厚厚的案卷就是这个月来泷泽一直拿来烦他的东西。今天天气不错,等会找修二一起打球好了。

明知道结果的会面,在泷泽气愤的甩门离开后介绍。草野回到小操场的时候并没有在熟悉的位置上看到桐谷。
“桐谷到哪里去了?”抓住从身边经过的狱友,草野好看的眉毛皱在了一起。
“刚刚有个家伙昏倒了,桐谷和狱警一起送他去医务室了。”
医务室不是随便能到达的地方,知道在这个监狱里面狱警因为有泷泽等人的招呼不会对桐谷怎么样,草野安心的拿起桐谷遗落在台阶上的小说,随意的翻动起来。桐谷修二看书的习惯是看到喜欢的句子会用笔将句子圈起来,对此草野彰完全无法想像,他能在恐怖小说中看到什么可以读出韵味的句子来。
等待了近20分钟,桐谷才再次出现在小操场。
“怎么了?”拉过桐谷,草野仔细的为他整理着因为帮忙搬动昏倒的人而弄乱的发丝。
“有胖子昏倒了。”乖乖的让草野整理自己的头发,桐谷自己则时不时的揉揉自己有点酸痛的肩膀,“那家伙太重了。”
“谁叫你自不量力的去帮忙的?”好笑的刮了刮桐谷的鼻子,草野将桐谷的身体扳过去背对着自己,修长的双手及富技巧性的在那单薄的肩上揉捏。
“没办法,其他人都在兴头上,而且那家伙离我最近。”闭上眼睛,桐谷一边享受着恋人的温柔,一边回想着在医务室的情景。

倒下去的胖子叫中岛,是个强奸犯,进来以前是某公司的行政主管,因为体型的关系一直都交不到女朋友,渐渐的心态失衡,于是犯下了强奸同公司新进女职员的案子。性格有点孤僻,没有什么其他的怪癖。他倒下去的时候,桐谷正好在活动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看书而有些酸痛的脖子。
“死了?!”听到医生给出这样的结论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和桐谷一样吃惊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硕大身躯。好好的一个人,没有任何重大疾病的人居然就这样死了。
“应该是中毒,具体的要等到法医解剖化验才能有结论。”看惯了生死的医生无所谓的将口罩等物品一一退除、扔掉。动作一气呵成。在监狱犯人本来就没有什么被尊重的地方。更何况这位医官大人是出了名的厌恶性犯罪者。
“我建议你们最好暂时不要对外宣布,会造成恐慌。”很专业的处理手段。

“那么,桐谷君,这件事情就请你暂时保密吧。”虽然同样是这个监狱的犯人,桐谷修二因为本身的警员身份以及泷泽当初的拜托,让所有的狱警都认为桐谷是当局派来保护重要证人的。所以对他说起话的时候很是客气,毕竟桐谷在入狱前肩膀上的豆子可是多出他们很多的。
“是,但是有最新的结果,能不能告诉我?这有利于我的工作。”虽然入狱的事实与对方理解的不一样,但为了有方便的生活,桐谷还是乐于见到他们这样的误解的。
更何况,这场突然而来的死亡显得是那么的诡异。

和约定的一样,桐谷并没有将中岛的死亡告诉任何人,所有人知道的只是强奸犯中岛因为隐性心脏病的突发被转入市立医院接受治疗。

“中岛是被一种无色无味的剧毒谋杀的。”三天以后,泷泽一脸铁青的在会客室会见了桐谷。
“混在什么里面?”食物?饮水?还是什么?如果能混入这些东西里面,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身边的人已经不安全了?
“暂时还不确定,已经通知监狱方面将他的所有物品送去检验了。”
“……和彰有关系?”中岛没有任何怪癖,应该不会招惹到里面的人对他进行报复,而且宣布他因病转出治疗后,里面也没有任何的变化。所有人都按着以往的步调过着每一天。难道是想要给彰一点警告?
“不确定,但是你们最近一定要小心。”
“知道了。”
离开前,泷泽突然的叫住了桐谷。
“修二,龙也要我带话给你,他不值得你为他奉献。”
“……”龙也哥哥,值不值得只有我自己知道。别人不能替我做决定。
“还有,如果你死了……龙也说,他不会去看你。”
……



桐谷修二死亡前五天,狱友中毒身亡。

第一章END

下章预告~
第二章 第一节 不被允许的爱 桐谷修二与草野彰的一见钟情。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2-28

【彰修】死亡计时 第一章 第二节 死亡前三天

死亡计时

第一章

第二节 死亡前三天 中毒的桐谷修二

每天都会在六、七十年代的歌谣中清醒,老旧的胶唱片是老监狱长的最爱,一首首那个年代的经典代表,老监狱长用这样的声音追溯着自己已然逝去的青春年华。
每个下午,老监狱长都会坐在小瞭台上品位老友从中国寄来的茶叶。他生于中国,在那个古老的东方国度一直待到二十岁。每个品茶的下午他都会小声的哼上一两首记忆模糊的中国歌谣。他说,他的初恋在那里,早年中国的动乱让他不得不离开他深爱的那个她。如今当年生活过的地方早已被高楼大厦代替,当年心里的那个她也早在十几年前便因车祸去世,他甚至连她的一张照片都没有,记忆中姑娘的面容随着时间越来越模糊。
“如果有一天我们分离了,那么请你一定要幸福的活下去。”桐谷修二埋首在草野彰的怀里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头一天刚刚听完老监狱长的爱情故事。那个被历史分割的爱情,那个因为时间被模糊了的爱情,桐谷修二很简单,希望自己爱的人能幸福下去。
“傻瓜,我们怎么会分离?”这样笑着揉乱桐谷的头发,草野立下这样的誓言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与老监狱长一样,在那个午后与爱人立下不分离的誓言,但迎接来的却是永别。
因为今天是参观日,晚饭的时候大家难得的吃上了上好的牛肉咖喱。热腾腾的牛肉咖喱浇在在米饭上,香浓的味道吃进嘴里可以回味上几天。于是这晚两个人的性爱之间总是脱离不了牛肉咖喱的味道。
“有咖喱的味道~修二真香~让人食指大动~”
“= =你不会把我当成牛肉了吧~恩~轻点~”
“咖喱牛肉,你让我想把你整个吞下去~”
“啊~……恩~这里……你小心把……舌头吞了~啊~”
“为了你,值得~真棒!”
两人的监号春色无边。

夜晚的时候,草野在桐谷痛苦的呻吟中惊醒过来。纤瘦的人儿紧紧的将身体缩成一团,平日里白皙的面容此刻一片苍白,死咬住的嘴唇沿着嘴角缓缓的留下一丝血痕。
“修二!”惊慌的大叫着,面对痛苦的恋人,草野失去应有的冷静,与那个平日里冷静的草野彰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不知所措的只会抱着恋人大声的叫着救命,除了这个,他根本不知道他还能够干些什么。
“救命啊!”

“草野君,请放手,让我们送他去医院。”
“草野君!”
狱警带着医生过来的时候,桐谷已然昏死过去,草野紧紧的将他抱在怀中,仿佛这样就能减轻他的痛苦。
桐谷被送上救护车的时候,草野死死的扒住牢门,用仿佛要将铁栏栅拉开的力度用力的抓着铁栏栅。因为监狱该死的规定,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恋人离去,而不能陪伴在他的身边。
“我要见监狱长!”直到再也看不到桐谷的身影后,草野提出这样的要求。
“带我去见泷泽秀明!我同意与他合作!”

草野彰,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终身监禁。
桐谷修二,因抢劫银行被判处5年监禁。
在判刑前,草野彰是东京帮的高层,桐谷修二是暴力团对策课的警员。
因为草野手上掌握有东京某政府要员贩卖海洛因的重要证据,警方对于草野的看管一直非常的严格,同时也在不断的与他交涉,希望他能够出面指出该位要员的犯罪行为。但是不知道是出于帮道义的考虑,还是草野有什么把柄在对方的手中,即使是在被陷害因故意杀人罪判处终身监禁后,草野一直都没有对此事开口。
桐谷修二,作为暴力团对策课的警员,一直以来都和草野打交道。因抢劫银行被判处监禁,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东京警方放入监狱内保护重要证人的,很少人知道,桐谷与草野是恋人。泷泽秀明是知情人之一。
接到监狱的电话,泷泽立刻带着今井了过来。
“修二,他怎们样了?”明明是昨天才见过的人,现下却憔悴的厉害,见到草野的瞬间,泷泽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以前那个神采飞扬的草野,是那个到昨天为止还在和他谈笑风生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与自己合作,与自己斗智斗勇的草野彰。
“接到电话我们就直接过来了,医院那边,通知龙也过去了。”上田龙也,最疼爱桐谷的哥哥。也是所有知道两人恋情的人中唯一反对的人。
“爱上你,他迟早有一天会惨死街头。”
桐谷刚刚的入狱的时候,上田曾经过来探监,那个时候看到草野,如果不是有钢化玻璃阻隔着,草野相信上田一定会将他的鼻子打歪。
“为了你,他居然去抢劫银行,你自己考虑!”那个时候面对上田的愤怒,桐谷笑嘻嘻的安抚着,“哥哥,哥哥,别气,别气。”
“我不希望,有一天因为这个人,我要为你收尸!”从那一天开始,上田就再也没有来过。但是桐谷知道,这是哥哥对他的爱。
“哥哥,只是在吃醋。”趴在草野的怀里,桐谷玩弄着上田探监送来的水果,笑嘻嘻的说着,“你看,这个是我最喜欢吃的。你不知道哥哥越是对谁生气证明他越是关心这个人。当初他喜欢上丸子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天天的对着丸子生气呢。”

“好的,我知道了。”轻轻的推开谈话室的门,今井默默的走到泷泽的身后。正在谈话的两人因为他的进入而停下交谈,草野急切的看着他,“修二?”
“是龙也的电话,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我想去看看他。”
“等明天吧,今天是办不了相关手续的,而且你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会的。”

开庭前三天,警方重要证人终于答应出庭作证。

2008-12-21

【彰修】死亡计时 第一章 第一节 开庭之日

死亡计时
第一章
第一节 开庭之日
太阳出来的时候,这一段时间以来的阴霾都被那金色的光芒一扫而光。透过车子的窗户可以看到因为天气好转而出来的人群。绿油油的草地上,孩子们嬉嬉欢闹着,主妇们坐在一旁互相道着家长里短。上班族们依旧忙碌的前进着,偶尔停留下来驻足也只是因为某个来电通知与顾客的会面地点进行改变,或者老板需要自己去某地拿某项东西。年轻的女孩们,穿着时尚的相约在街头,评论着店铺的装修、店内的货物以及路过自己身旁的男生那有意无意的目光是不是因为自己惹火的装扮。圣诞节的来临,使得很多店家都在自己的门口放上灯光眩目的圣诞树以期吸引更多的顾客逗留。因为临近中午,准备要营业的餐馆将候餐位整齐的摆放在门口,并挂上今日店长推荐菜肴的牌子,林氏盖饭啊、咖喱牛肉啊等等拍摄漂亮的图片让人食指大动。
路过市区医院的时候,草野彰一脸依恋的望着临街的某个窗户,直到车子开过去依旧没有将目光撤回。坐在前座了解情况的警务人员透过后视镜看到草野的动静随口说了句,等庭审结束了再来看也不迟。
“没关系的,我就这样看看就好了。”喃喃自语着,草野将目光收回,“快到了吧。真希望能快点结束。”
“我们也等了很久。”短暂的对话过后,警车内又再一次陷入沉静,这样的气氛与这样的天气一点也不相配。

“会紧张吗?”主控在临上庭前再一次询问草野。坐在大大的候审厅,草野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他有多久没有看过这样绿油的草地了?有多久没有看过这样多的高楼了?他已经不记得了。记得的只有那短暂的相拥。
“有什么好紧张的。”这样的场面在一年多以前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经历得他都有些麻木。“该来的总该要来。”淡然的面对,是他这一年多以来学会的东西。
“再等一会儿,到时间他们会过来接你的。”看看时间主控拿着案卷离开了候审厅。
“能给我一杯咖啡吗?”很久没有喝过的东西,很想再尝尝,虽然那种廉价的贩卖机中的东西一定不能与纯手工磨制的精品咖啡相媲美。但是长期没有品尝的强烈愿望不会计较在口感上的差异。
“稍等。”第一天上任的女庭警很是热情的跑去了贩卖机前,“要咖啡还是卡布奇诺?”还特意加上了女孩子对卡布奇诺的喜好。“我觉得贩卖机里的卡布奇诺的味道还可以。”
“咖啡好了,谢谢。”彬彬有礼的表示感谢,对于卡布奇诺,那种女孩子喜欢的东西草野没有什么很大的兴趣,虽然那孩子强力推荐着。
“再给你罐卡布奇诺吧,等待的时间比较长,你如果觉得无聊了可以喝喝看,很不错的。”女孩子的执着。
“传唤证人草野彰上庭作证。”
“到你了。”
“谢谢你的咖啡。”草野推了推面前还未开封的卡布奇诺,将剩下一半的咖啡一口喝干,“很美味的咖啡,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试试卡布奇诺的。”
……
“辩方律师可以对证人提问。”
法庭审问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草野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看着被告席上的人,没有多于的动作。
“证人……请作答。”辩方律师的话语朦朦胧胧的从脑子中划过。
“证人?证人?”草野突然的沉默让本来低头记录这什么的主控抬起头来看向他。
两眼空洞的看着被告,在庭警上去提醒他的时候突然的就那样瘫倒在桌面上。
“证人?!证人!”法官担心的叫着。
“草野君!草野君!”主控担心的叫着。
所有的声音都在草野的耳边回响着。
“彰~彰!”
熟悉的声音从大脑的深处传出,草野茫然的睁大着眼睛,模糊的面容在脑海中渐行渐远。
“彰!彰!”
修二……

“大夫!怎们样?”急症的大门一打开一直负责案件的泷泽秀明便急急的上前询问。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忙碌了近半个小时的急症科医师疲惫的将口罩摘下,“毒素对心脏的伤害速度很快,我们已经将毒素的样本送去检验了,估计与前几天送来的另一死者体内所含毒素一样。“
本来倍感泄气的泷泽在听到医生的话立刻像看到了希望一样的迅速转身离开,一边拨打着电话,一边给身边的人交代着接下来的工作。
“龙也去跟检验结果!”
“丸子去一趟监狱,了解一下桐谷修二中毒的经过!”
“喂?小翼!是我,今天负责押送草野的人在哪里?……我现在就回来……对,仔细询问整个押送的过程,包括在候审大厅的情况。还有所有能拿到的监控都带回去!”


开庭之日,警方重要证人在作证过程中死亡!

2008-10-25

【PK】杯 END

龟梨和也喜欢收集杯子,喜欢到变态的地步。他的家里有整整一面的墙的壁橱是专门用来放他那些杯子的。还有部分杯子在装修的时候用在了家里的装饰上,比如他的茶几的底座是用25个杯子粘叠的,比如吧台上的水晶灯是用1000个小酒杯摆放出来的,再比如那用木质茶杯改造出来的CD架。总之龟梨和也对于杯子的喜爱已经达到了痴迷的地步。
赤西仁经常都说,龟梨和也那疯狂的爱好完全是被山下智久给培养出来的。
山下智久是一个自由摄影师,经常性的去到世界各地拍摄,每次回来他给龟梨和也的礼物永远都是杯子。
去中国瓷都的时候,带回来的是青花瓷杯;
去法国的时候,带回来的是水晶杯;
去国的时候,带回来的据说是世界上最大号的啤酒杯,然后现在这个杯子里养着一群漂亮的热带鱼。
其他的还有什么用动物的头骨打磨成的杯子,用火山灰融合成的杯子,用报纸压制出的杯子,用冰块雕刻出的杯子等等等等稀奇古怪的杯子。其中最最古怪的是用山下的牙齿钻成的杯子,那个所谓的杯子现在挂在龟梨的脖子上。
认识龟梨的人都知道,去到龟梨的家进门前最好买上一瓶水,因为虽然龟梨和也家有那么多的杯子,但是永远都没有你的那一个。
他能够在喝牛奶的时候用光滑的直筒杯,喝咖啡的时候用金边的咖啡杯,喝红酒的时候用质地良好的高脚杯,甚至于他专门为了每一种茶准备了一个相对应的茶杯。但他就是没有准备给他以外的人用的杯子。就连山下在每个休息日回到自己与龟梨的家的时候都不得不买上大量的纸杯供自己使用,因为在龟梨的理念里,出现在他家范围内的只要不是一次性的纸杯的杯子都是属于他的杯子。而山下也热于支持恋人这小小的执着。
最近龟梨迷上了陶艺,整天整天的泡在陶吧里,完全的把自己的酒吧扔给了上田龙也等人,惹得上田总是嗷嗷,“迟早这酒吧得姓上田。”
结果人家根本不在乎,而且完全把这日进斗金的酒吧当成了烫手的山芋,“你要喜欢你拿去好了。”依旧故我的每天钉在陶吧里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
因为身体不好,龟梨总是小心的被人照顾着。山下在家的时候山下照顾,山下不在的时候上田照顾。结果当上田被酒吧的生意绊住脚步的时候,龟梨在陶吧里发起了高烧。医院一住就是一个星期,完全让山下上了来接他出院。
处理山下的坏脸色,龟梨的办法永远只有一个,也永远都有效。小脑袋在山下并不是很宽阔但绝对温暖的怀里一下一下的蹭着,像一只可爱的吉娃娃一样瞅着恋人的眼睛,直到那双眼睛变成月牙状。
“和也为什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
“为什么要不好好的休息?”
“……”
“为什么不乖乖的呆在酒吧里?”
“……”
“为什么要去做什么陶艺?”
“因为想要做一个杯子。
我想要做一个杯子,送给最爱的智久。
智久给了我那么多的一辈子,我想要把我最最用心的一辈子送给智久。”
原来,我的和也一直都知道。那些杯子的含义,原来你都知道。
恩,一辈子,你给了我那么多一辈子。把你可能会有的那么多的一辈子都给了我。所以我也想要将我最最用心的一辈子送给你。下辈子的事我不知道,这辈子我很用心的活着,所以我想将这辈子送给你。
不过,智久啊,那么多的一辈子,你能不能考虑让我压一次啊?你不会想要压我那么多辈子吧?
……你永远都只能是被压的那个!

一杯子,一辈子,请珍爱你收到的杯子吧。

2008-07-21

[PK]VHK系列文之龟梨和也的另类恋人 1

1
结束工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龟梨习惯性的在暗中将自己甩向沙发,然后不无意外的听到某声闷哼。
“宝贝,你回来了。”意料中的怀抱,意料中的亲吻,意料中的柔和灯光。
“今天比较早呢。”
“只是例行的会议而已。”对于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龟梨向来不喜欢,能不参加就不参加的。今天如果不是正好上中丸的生日,龟梨是一定不会过去。有这个空去见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还不如到街上晃晃,指不定能碰上一两个欠收的小鬼。
“不满意了?连我都被你收服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怀抱的主人用自己的獠牙蹭了蹭龟梨粉嫩的颈脖。
“又没把领带解开,不是说不喜欢被勒着吗?”说话间勒在颈项上的色领带如有生命般松散开来,随意的滑落在米色的地毯上。
『烦死了,老头子!』
“宝贝,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向我撒娇吗?”舔着龟梨的脖子,男人妩媚的笑着。
“山下智久!说了很多次,不要对我读心!”本来还老实的窝在山下怀里的龟梨在听到山下的话后很生气的挣扎出来。
无奈的看着自己瞬间空荡荡的怀抱,山下踱步到浴室门口靠在门边,“宝贝,不要每次恼了就把自己关进浴室。”
“我讨厌你这样。”突然在背后出现的龟梨用不知道从哪边拿过来的凳子死死的将山下按在墙上,“非常讨厌。”
“好了,宝贝,你今天怎么了,脾气很暴躁哦。”柔声的安抚着龟梨的情绪,“你看,我们必须要好好的沟通一下。我保证,一定不对你用读心,但是,作为交换,你也必须保证不用瞬移,OK?”
身后的凳子放了下来,山下顺势将龟梨搂进怀中,转移回沙发。
“宝贝,告诉我怎么了?今天发生什么事了?”缓缓亲吻着龟梨的发顶,这是自两人在龟梨5岁那年相遇开始就有的动作,是最能安抚龟梨情绪的动作。
“恶心。”将自己埋在山下怀里,龟梨只是吐出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但是山下立刻就明白了。
“又遇到他们了?”
沉默代表回答。
人类总是这样,和自己不同的就视之为异类,就想要将之控制,如果控制不了就想要毁灭。圣战士,一个专门捕捉心灵传输者的组织。虽然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却是一个充满罪恶的组织。从来不听从他人声音的组织,只要能够进行心灵传输就是他们捕捉的对象,只要和心灵传输者有关系的人,就是他们手中的砝码。
作为心灵传输者,龟梨深深的厌恶者他们,因为他的父母就是在圣战士所谓的保护中去世的。如果不是遇上山下,年仅5岁的龟梨必将在痛苦的电击中死去。
“交手了?”担心的审视着龟梨的全身,虽然知道作为吸血鬼猎人的龟梨身手好到那些战士绝对触碰不到他,但是关心则乱是自然的道理。
“没有。”因为没有交手,所以才更加恶心。
作为吸血鬼猎人,龟梨的身手即使是在圣战士当中都十分有名。年少成名后,圣战士看到他就会选择绕道而行,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个新人,想要借由抓住龟梨来提升自己在业界的名望,往往是落魄而逃。
因为这样的原因,总是会有些较为弱小的传输者想要自龟梨处得到庇护。因而近年来在日本聚集的传输者越来越多。据说有数十人。当这些人在日本得到安宁后,人类贪婪的本性又再一次爆发出来。不想要工作,不想用自己的劳动去换得生活的需要。凭借着传输者的特性,这些人成为专门进行偷窃的集团。
忍无可忍的失主们在通过猎人组织与龟梨达成协议后,从欧洲重金聘请圣战士来日本。
安静了仅仅5年的日本,又一次充斥着让人心烦的电击声。
“不谈这个了,过两天和我回去一趟吧。”不想让龟梨继续烦躁下去,山下适时的调换话题,不过似乎这个话题并不能改变龟梨今天的心情。
“不去。”懒懒的果断的拒绝,龟梨瞬移到冰箱旁寻找着可以用来填饱肚子的东西。说实话上田做的东西真的不是人类可以接受的味道。
“微波炉里面有披萨。”意料之中的答案,山下没有过多的去纠缠,转身到酒窖中拿出前段时间从古堡中带回来的红酒,给自己和龟梨各倒了一杯。
“喝点红酒,有利于睡眠。”将红酒递给龟梨,山下低头咬了口龟梨手中的披萨,“不好吃了,叫外卖吧。”
“无所谓,能吃就行了。”与山下在吃方面的绝对要求不同,只要能够入口的东西,龟梨都不会拒绝。当然上田的料理以及番茄、青椒、梅干除外。

翻滚完床单,龟梨在山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中渐渐有了睡意。
“真的不和我回去?”就在龟梨即将入梦的时候,山下再一次提到了之前的话题。
“我可不想每天对着那些老古董。”
“宝宝,你好像忘了,我也已经有近千岁了。”
“烦死了,睡觉。”转过身,霸道的将山下的左手按在自己的腰间,背对着山下,龟梨沉沉的睡去。
“晚安,我的小王子。”
关于墓主

10o01(妖妖)

Author:10o01(妖妖)
出生年月:80年代散步的诡异摩羯座

关于学历:大街上随便一抓就一把的那一种

关于职业:勤奋的小公务员

关于喜好:喝着咖啡,吃着提拉米苏,听着小歌,挖坑不填坑。

关于偶像:喜欢KATTUN的各位,尤其是小K同学,长达4年多,已经超出以往对偶像的喜欢年限。希望能继续喜欢下去……

关于CP:一般情况下只要小K同学万寿无疆就OK,大雷AP、PA、KA、KP。

我の分类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伝言板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